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虾仁猪心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太阳照常升起。

    南江专案组的失败通知提交到了幻想监测局,至此,前置条件全部达成,在变动率尚未1%的情况下,李和的通缉等级升至三星。

    昆仑。

    昆仑乃云中之城,始终保持离地20000米的高度,在地球上空巡游,它作为404机关驻地的同时,还是炎帝国最强的战争堡垒。

    另外……

    这里还收录了有史以来的所有幻想作品,小说、电影、游戏、动漫……

    七号资料室中。

    一个娃娃脸的少年正津津有味的看着旧时代的动漫《海贼王》,手上则是一大包薯片,身旁的家政机器人则时不时喂来可乐。

    生活,再逍遥不过……

    只是。

    凭空出现的对话框打断了他的悠闲,他慢慢的将口中的薯片吞咽下去,瞪大了眼睛看着新任务:“南江又有三星通缉了?”

    “咦……”

    “变动率才0.401982%。”

    “人才啊,不过,现在去时不时太无聊了点?等他1%再说?也不太好,算了,先去看看吧,说不定会挺好玩的。”

    自言自语说了一翻,穿着睡衣的少年就这么出门了。

    在前往要塞出口的路上,少年碰到了一个冷傲无比的帅气男子,立马夸张的站好敬礼,嬉笑道:“参见长官!”

    蔺文贞看了眼少年,并未答话,脚步亦不曾停留。

    可就在擦肩而过的时候。

    少年笑道:“这次依旧是南江的事件。”

    蔺文贞停下脚步,但并未说话,少年却嬉笑道:“请长官放心,保证不伤及咱家妹夫。”

    轰——

    少年整个被轰在了墙上,脖子被死死掐住,蔺文贞冰冷无比的眼睛里透着深不见底的杀意,一字一顿的问道:“你再说一遍?”

    “咳咳……”

    少年剧烈的咳了咳,倒也没太多难受,依旧嬉笑道:“这次的特异点叫李和,资料里面显示,蔺文萱有全程陪同哦,以前可没见咱家妹妹对哪个男人这么上心呢。”

    咔——

    蔺文贞直接捏断了少年的脖子,少年旧的皮囊消散,一旁重新出现新的皮囊,他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大门走去,只是摸着脖子说道:“诶呀呀,又是个棘手的任务呢……”

    轰!

    少年再死一次,重新复活的少年不敢再开口,连忙跑出大门,然后从昆仑之上一跃而下……

    ……

    太阳出来了,早饭吃过了,都到中午了……

    404专员依旧没来。

    确信通缉等级已经三星的李和有些蒙圈,革命军的大伙是没有经验的,所以,只能问蔺文萱了,毕竟她去年才遇到过。

    蔺文萱还未回答。

    李玥就满脸愤怒的说道:“那是一个超级超级超级恶劣的家伙!”

    对此,蔺文萱摇摇头,对李和说道:“如果404机关还没有换防的话,处理我们南江事务的依旧会是那个人,你现在可以放心的推进变动率。”

    李和疑惑道:“养肥了宰?”

    他知道404专员如果消灭特异点的话,可以夺取一半的变动率,所以,404专员迟迟不出现,可能是嫌弃他这头猪不够肥的缘故?

    “不是。”

    蔺文萱组织了一下语言,才说道:“那个家伙叫白泽,如果是他的话……相比于杀人,他更喜欢诛心。”

    “虾仁还要猪心?”

    “嗯……”

    似乎有什么不好的回忆,蔺文萱不是很愿意想起那个家伙,李玥则气呼呼的说道:“天妖之乱中,主角和妖精一直致力于调节妖精和人类的矛盾,希望家乡被毁灭的妖精们能够在地球和人类共存。”

    “但是!”

    “那个混蛋设局让主角做了后悔不已的错事,成为了人类一网打尽妖精的元凶,挑起矛盾之后,再次设局让妖精们怀着恨意击杀了主角……”

    “小希望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自杀了!啊,啊,好气!!!”

    李玥是气,李和听着却是心沉了下去。

    他知道《长歌行》的缺陷,知道的存在会引发什么,所以,他已经做出了决定,在发书后的一个月自杀,避免世人因为争取长生而导致不忍闻的事情发生。

    但是……

    ……

    ……

    江城,在一家米粉店吃着早饭的白泽手上正翻看着《长歌行》,一连吃了五碗米粉,将所有的味道都试过之后,他才满意的结账。

    然后漫无目的的在城市内走着,翻看着手中的书籍。

    因为已经到了三星通缉,警方和炎武卫都不管了,所以也没有必要保留内容了,今天早上开始最新印刷的《长歌行》是四合一的,20万字的版本。

    白泽一口气将书看完。

    而他也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城北的老城区,看到一个温柔漂亮的妈妈牵着可爱的小女孩正在买菜,小女孩一边拿起个胡萝卜,一边拿起个黄瓜,十分雀跃的问道:“妈妈,快猜快猜,哪个是胡萝卜!”

    陈依娴知道答案,但却故意指着黄瓜说道:“这个?”

    “哈哈,妈妈猜错了,这个才是胡萝卜!”

    胡萝卜表皮光滑,而黄瓜表皮有刺,哪怕她曾经看不到这个世界,又如何会猜错呢?但是女孩的开心,让她很乐意去犯这种错误。

    “妈妈,妈妈……墨镜!”

    陈思柔拉着妈妈到一家小超市,从门口的饰品架上取下一个墨镜戴上,粉红色外光的墨镜有些大,小女孩比着yeah的手势更加可爱。

    看着女儿的高兴,陈依娴眼中是无尽的满足和感激。

    真好。

    她能够看见女儿,能够看见这个世界,她终于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了,以后,这些都在她的记忆里,永远也不会忘……

    看到这一幕。

    白泽咧嘴一笑,然后,他拍了拍手中的《长歌行》,一瓶金色的,居然就从书中“倒”了出来……

    “那么。”

    “会有人拒绝不老和永远的光明么?”

    “那么。”

    “你所谓的一月之期,到最后,有多少人会肯让你履约呢?”

    “我……很想知道啊。”

    白泽的那张娃娃脸上,扬起了人畜无害的笑容……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