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7章 不适应的人,必然被抛弃
一本读|WwんW.『yb→du→.co
    ……

    东环的春天已经不算是特别清冷了,吕落几人一边吃着午夜的烧烤,一边思考着他们的未来。

    事到如今,吕落也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理想,比如娶几个老婆,生20几个孩子。

    当然了,实现这个理想挺难的,因为他的几个老婆身份实在太特殊了。

    他要过教会那关,议会那关,还有审判长那关,最后是整个废土联盟规则的那关。

    除非有一天他真的强大到毫无阻碍。

    不然的话,想要实现这个简单的理想还是很困难的。

    比起吕落,古方一的心思就纯净了许多。

    他想要快点变强,修炼。

    属性的大幅度提升,让他有了更多的野心。

    原本和内环超凡者,尤其是教会超凡者之间的差距,这次已经被完全弥补,甚至有所超越了。

    如今的他,已经可以帮到吕落,可以守护圆环了!

    周凯就更简单了,如果以前的圆环还会考虑全面发展。

    但现在的策略方针就更直接了,暗灵石!稀有金属!暗蚀物品。

    圆环所有的资源都要朝着这三个方向倾斜,尤其是暗灵石,目前的缺口非常大。

    因为100颗有毒的糖果,就需要消耗掉接近4-5公斤暗灵石。

    他们需要更多的钱,才能够发展得更壮大。

    不过这种壮大也是值得的,他们很快就会拥有一支非常强悍的队伍了。

    齐心竹和白月瞳的想法有些相似。

    她们都在担忧,吕落20多天之后前往内环时,会不会遭到阻碍。

    他们的家人会不会喜欢吕落?

    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虽然说他们都已经成年了,成年人也可以左右自己的生活。

    但她们的身份是不同的,她们太特殊了。

    齐心竹也在担心,自己的失身会不会给吕落带来麻烦。

    教会虽然是信仰光明的地方,但是教会里面的疯子也不少。

    自己和吕落在一起的事情,如果在教会里传开。

    有些比较年轻和疯狂的教徒,很有可能轮番排队对吕落发起挑衅。

    吕落的脾气,齐心竹是知道的。

    他虽然看起来嘻嘻哈哈,但却是个不愿意吃亏的人。

    “哎!希望一切顺利吧。”

    齐心竹纠结的时候,白月瞳也有着类似的纠结。

    其实罗家方面的压力还好,她虽然不跟着罗学民姓罗,但罗学民对她非常疼爱。

    她想要的东西,事情,罗学民都会尽力地满足。

    所以有自己的父亲在,议会方面的压力,白月瞳并不是特别担心。

    但她的母亲不同,白青霜实在是太强势了。

    她的身份,地位,还有实力,都会给人一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

    从她一直和罗学民生活,但名字却被改成了白月瞳就可以看出。

    白青霜是一个掌控欲非常强烈的人。

    她不会允许别人的忤逆,哪怕是自己的女儿。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白月瞳才有些着急,她想和吕落尽快地走到最后一步。

    白月瞳觉得,只有两人之间发生了确实的关系之后,自己的母亲才会认可吕落。

    五个年轻人带着各自的心思,一茬一茬地吃着桌上的烤肉。

    天空依然阴霾,但他们全都满怀希望!

    ……

    第二天,吕落收拾好行李,从自己的床上爬了起来。

    虽然他也有心和白月瞳更进一步,但总不能当着齐心竹的面吧。

    那样太过分了,所以只能回来自己睡!

    今天应该就是卢小甜所说的日子,吕落决定自己去安全局附近等待。

    7阶高手的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他也是没有见过的。

    如果这次可以见识一下7阶高手的特殊,对他未来的实力发展也会有非常切实的帮助。

    “我走了!”

    “小心点。”呆毛和齐心竹一起出来送他。

    她们昨天也都听了吕落今天要外出的事情,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时候自然很听话,一点都不想给吕落添乱。

    “嗯,没问题的。”

    而吕落也乐意见得两个女人和睦相处,这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

    不过齐心竹很明显是不想单纯留在基地里的。

    她也是超凡者,她也有自己的追求。

    “吕落,我和你一起去吧!我也想看看属于7阶的战斗。”

    这样的战斗,就算是内环也不容易看到。

    因为7阶的特殊性,很多时候7阶高手是不会出手的,现在有机会,她自然也想去看看。

    “落哥,我也想去。”

    在齐心竹开口之后,古方一也站了出来。

    不过他有守卫基地的责任,如果吕落不让他去的话,他也没什么话说。

    但这次吕落出乎意料地好说话。

    “行,一起去吧。”

    因为他也知道,对于超凡者来说,7阶的战斗真是不容错过。

    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并不多,他们三个主力离开,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而且就算出了问题,白蛇他们还在呢,足够防御基地了。

    “是!”

    齐心竹和古方一见吕落同意,两人都很兴奋。

    这是千载难得的机会,一定要仔细看好了。

    ……

    清晨的时候,吕落三人已经使用喷气腰带,来到了安全局北部的一座高楼上。

    这里的位置足够高,是这一片区域最高的建筑。

    在这里对周围进行观察,可以将战斗的过程尽收眼底。

    吕落有观察者,古方一有鹰眼,所以两人根本不需要带什么辅助装备。

    只有齐心竹这边带了望远镜,没办法,她没有侦察类的序列,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用物品辅助。

    当他们踏上高楼的一瞬间,吕落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里,有其他人!

    “谁?出来吧!”

    古方一和齐心竹立刻拿出了武器,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而楼顶背后出现的人,也不算出乎吕落的意料。

    童梦,童艳,童怨,还有秦碗鱼。

    梦魇的四个仆从。

    这四个仆从,吕落已经接触过多次,她们四个,确实是卢小甜最为理想的班底了。

    也许她们四个的实力不是梦魇阵营中最为强大的。

    不说别的,就算是老蜥蜴人苦丁,恐怕都要比这几个强上一筹。

    但她们四个也有自己特殊的优势,那就是她们绝对是梦魇阵营中,和人类最为相近的几个异种。

    秦碗鱼不说,她本身就是人类。

    童怨,童梦,童艳三女,也是有着人类完整的外表与体型的。

    其中除了童怨还有些猫妖的表现性特质外,童艳和童梦,完全就是正常的女人。

    吕落如果不是知道对方是异种,也不使用观察者的话,根本分辨不出来这几个人的身份。

    这就是梦魇一直带着她们几个的原因。

    秦碗鱼和吕落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不过一旁的白狐童艳却先开了口。

    “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吕落先生。”

    对于卢小甜的这几个仆从,吕落现在也不能确定自己对他们的态度和关系。

    说是敌人的话,以他现在和卢小甜的关系来说,不太合适。

    卢小甜接下来如果赢了,那她有很大的概率直接从杨丽雅这边入手,接管狩猎人。

    到时候,卢小甜阵营就是真正的东四环屏障。

    吕落需要在卢小甜的羽翼下,默默地发展自己的势力才行。

    可如果说是朋友的话,双方之前还有过各种各样的恩怨。

    包括抓走齐心竹,秦碗鱼对他的看护等等,很复杂,但吕落并不认为她们几个是朋友。

    所以两拨人在见面的时候,气氛还是比较僵硬的。

    “是你们的主人让我来的,如果你们不想发生战斗,节外生枝。

    导致你们主人计划失败的话,最好就在这里闭嘴吧,狐狸。”

    白狐童艳是吕落最为讨厌的一个。

    他讨厌童艳的原因也很简单,之前在红白城堡外,虽然是童怨出手。

    但观察者的信息却告诉他,陈默就是从童艳这里获得力量的。

    而且出手救陈默这件事情,也是童艳所主导的。

    这个时候童艳先开口,吕落当然不会给她好脸色。

    经过吕落的威胁,童艳的表情也很难看。

    吕落说的没有错,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这个时候的他们是不可能在这里发生战斗的。

    万一他们的战斗吸引了内环高手的注意,从而导致卢小甜的计划失败。

    那以卢小甜的性格,绝对会把她们全部杀光。

    别看卢小甜平时笑眯眯的,真动起手来,她绝对不会手软。

    因为梦魇本身,就是痛苦与怨恨的源泉,8阶灾厄的力量,可不是开玩笑的。

    “看来吕落先生非常不喜欢我们啊,秦碗鱼!

    既然对方都不喜欢我们,那我们留在这里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走吧,换一个地方吧,继续留在这里,只会徒留尴尬。”

    童艳说完话之后,抚摸了一把自己长长的白色尾巴,便转身离开了。

    但她走了之后,其他三女没有走。

    吕落咪咪眼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对面的童怨、童梦和秦碗鱼。

    童怨看着吕落,下意识的就开始舔舐自己的手掌。

    不过这个动作自然也引起了吕落的注意,2个多月的时间了,这样的习惯居然还没有改掉。

    “黑猫小姐,你的这个行为,可不是太像是人类。

    你们现在所处的环境,需要适应的身份,应该都不允许你做这种事情吧?”

    吕落的提示让童怨有些不满,她凶凶地说道:

    “我怎么做关你屁事?”

    “童怨!”

    一旁的秦碗鱼也提醒了一下黑猫,黑猫这才把自己的手掌收起来。

    童怨的问题之前秦碗鱼也提醒过她很多次了。

    如果改变不了作为异种的习惯,那么童怨注定会被卢小甜抛弃。

    这是必然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秦碗鱼一直都是跟童怨一起行动。

    有她在的话,多多少少可以约束一下童怨的行为。

    “秦碗鱼,你就会向着他。”

    “我没有!”

    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好,秦碗鱼对着吕落微微点头。

    此时的秦碗鱼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强势,面对吕落,她显得很平静。

    “抱歉,我们现在离开。”

    吕落看了一眼齐心竹,见齐心竹非但没说话,也没有产生特别的敌意还朝着他点点头之后。

    吕落明白了齐心竹的意思,他出声叫住了秦碗鱼和黑猫。

    “秦碗鱼,虽然我们之间谈不上朋友,但也不算是敌人。

    关于异种动作的事情,我觉得你们还是放在心上比较好。

    今天的战斗结束之后,如果梦魇赢了,那她大概率会顺势接管狩猎人。

    你们作为她的异种部下和心腹,很有可能就要彻底进入人类的视野。

    到时候,卢小甜甚至有可能会去和内环人类打交道。

    一旦你们异种的身份被发现,那不仅仅是你们自己有巨大的危险,就连卢小甜本人也会有麻烦。

    所以,不管是为了你们自己,还是为了你们的主人。

    异种的形态,最好都不要再去暴露了。

    因为从今天之后,梦魇绝对不会允许异种身份的暴露。

    如果再暴露,尤其是你,黑猫小姐,你绝对会被梦魇抛弃,甚至杀死。

    我的话,你们当是说教也好,当是劝慰也罢,都随你们,我只言尽于此。”

    这一次的吕落没有表现出什么敌意,黑猫童怨也逐渐放下了自己已经伸出来的爪子。

    她看了看秦碗鱼,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秦碗鱼,他说的是真的吗?

    如果我再这样下去的话,主人会抛弃我?”

    黑猫和梦魇之间的感情非常特殊。

    不止是她,三童和梦魇之间的关系都非常特殊。

    它们本身就是由普通的动物种和梦魇的三个儿时寄托结合之后产生的。

    童年的怨恨,童年的梦想,童年的爱慕。

    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关系,所以童怨才有些肆无忌惮。

    其实她也感觉到了梦魇在来到墙内之后和自己的疏远,只不过她一直都不愿意承认罢了。

    秦碗鱼看着童怨的眼睛,最终点点头。

    “他说的……是真的。”

    秦碗鱼这么一说,童怨身上的猫毛马上竖立起来。

    但过了一会之后,她又放松下来,不再说话,有些伤感地离开了这里。

    看样子,应该是听进去了。

    “吕落,谢了。”

    秦碗鱼对吕落道谢,但吕落只是微微点头。

    在三女全部离开之后,最后的童艳微微昂头,用自己狭长的绿色眼睛看着古方一。

    “古方一,你如果还是个男人的话,就跟我过来。”

    吕落刚想说点什么,但这次却是齐心竹拦住了他。

    “古哥和对方有故事,你这个时候最好别阻拦他。”

    齐心竹的提醒还是有些作用的,吕落在思考了一阵之后,点了点头。

    “算了,让他自己选吧。”

    吕落看向古方一,古方一这个时候也正好看向吕落。

    “落哥……”

    “古哥,我知道你有故事,有故事就去解决故事。

    我相信你,他们也都相信你。”

    古方一用力点头,有些感慨吕落这个好兄弟的贴心。

    不过接下来,吕落又十分不合时宜地给了他一刀。

    “古哥,和妹子聊天的时候,一定要忘了新希望,忘了那碗粉啊!

    现在新希望已经没了,那碗粉也不在了!”

    “爬!滚!!!”

    在吕落的汪汪大笑之下,古方一带着童梦离开了。

    齐心竹有些奇怪吕落为什么要说这种刺激古方一的话。

    “吕落,你为什么要刺激他啊?”

    “我只是想让古哥放下罢了,古哥是个专一的人。

    那碗粉,他一直都放不下!”

    齐心竹看着吕落认真的表情,有些感慨古方一的深情。

    一碗粉记那么久,真是一个了不起的男人,值得信赖。

    不过观察者这边已经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嘿嘿……”

    吕落的笑声戛然而止,扭头看向内环的方向!

    “来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