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王家堡
一本读|WwんW.『yb→du→.co
    甘凉道位在河西走廊,是武周的西北边陲,平沙茫茫,横亘千里,杳无人迹……

    在甘凉道的深山中有着一个名叫王家堡的村子,这是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

    夕阳西下,深山中的小村子沐浴的落日的余晖下显得安静祥和,突然远处响起一阵清脆的马蹄声,几匹马和一辆马车沿着山路飞驰而来,马车上的车夫猛的一勒缰绳,随着马的一声嘶鸣一行人停了下来。

    呼啸的山风掀起车夫的风帽,车夫正是下人打扮的阿成。身后的几骑马也停了下来,马车里传来一道问询的声音,“阿成,怎么停下了?”

    “老主人,你看,前面有个村子。”阿成下了马对着马车里的老者笑道。

    马车里的人掀起帘子一看,果然前面有一个小村子,马车里的老者环视四周,只见村子前面有块个石碑,上面写着王家堡三个字,笑着点点头:“看来今晚我们不用露宿野外了。”

    说着老者就下了马车,当先走进了这个名叫王家堡的小村中,阿成把竹篮中的婴儿抱起急忙跟上。

    “老主人,到了!”阿成下了马对着马车中的老者说道。

    “阿成啊,孩子给我,你去敲开一家门问一下!”老者说道。

    “是。”说着阿成把竹篮中的婴儿递给老者,走到村子中一家人的门前敲了敲门,大声喊道:“有人在家吗?”

    过了不久,门里传来一个声音,问道:“你们是?”老者走上前去,和蔼着笑道:“院公啊,我们是行路之人,因错过了宿头,误投到了这深山之中,还望借贵处歇息一宿!”

    院公听明白了,只见一个面相普通的中年汉子打开了门,迟疑道:“这……”老者接着给阿成使了一个眼色道:“不敢白住,川资奉上!”说着阿成就从怀中取出一两银子,递给院公,院公见此对着老者一行人说道:“算了,山里人家借宿是常事,你们进来吧!”

    突然,院公注意到老者怀中抱着的一个婴儿,奇怪的问道:“这是?”

    老者笑道:“哦,这是我们在路上捡到的一个弃婴,我见之不忍,就带上了!”汉子听闻,赞道:“老人家慈悲!”

    说着就领着老者一行人进入了院子中,只见院子中有一个菜园,周围有几间房舍,汉子领着老者进入了其中一间房,汉子说道:“房屋简陋,你们将就一下吧!”老者笑着道:“不碍事,这已经很好了,还未请教院公大名?”汉子面色憨厚地挠挠头道,“我叫王三,村里人都叫我三儿,老先生贵姓?”

    老者笑道:“我姓袁,名天罡,你叫我袁老就行了,这几位是我的仆人鲁成还有几个家丁。”

    王三看着老者说道:“你们还有什么需要的吗?”袁天罡看着怀里的孩子说道:“不知村子里哪家有乳娘,还望院公指点一二。”王三一听笑道:“还真是巧了,我家婆娘刚生了一女,正在坐月子,这孩子就先让我家婆娘照料吧。”

    阿成一听大喜:“那就多谢了,这点钱还望院公收下。”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递给王三,王三刚要推辞,只听老者接道:“院公就不要推辞了,贵夫人刚生产,这点钱就当给贵夫人买点补品。”

    王三一听也就不再推辞,接下了来,王三看了看天色,说道:“天色不早了,孩子我让我家婆娘去照料,我去给你们做饭。”

    袁天罡于是对王三说道:“那就叨扰主人家了。”

    深夜,村子中的一间房子中,八位头戴铜面具,身着黑衣黑裤,披着白色披风的神秘人正围在一张石桌前静静肃立,过了一会了,进来了一个和之前八人同样打扮但是头戴黑面具的人,只见之前的八个黑衣人齐齐喊道:“天王!”

    进来的头戴黑面具之人点点头,问道:“摸清楚今天村子里来的那些人是什么来路吗?”

    其中一名戴着铜面具的黑衣人回答道:“是一个叫袁天罡的人和他的仆人鲁成。”

    “是他!”天王声音不由一顿,天王旁边的另一个黑衣人好奇地问道:“天王知道袁天罡,他是谁?”天王见其他八人都是不明所以的样子,沉声道:“他就是朝廷的钦天监监正,武则天上位他可是出了大力的,他来这里干什么?”其他八人惊呼道:“什么!他是皇帝的人。”

    “天王,我们要不要——”说着其中一名头戴铜面具的黑衣人在脖子上作出了一个横切的手势。

    “不,现在武则天刚刚登上帝位,朝廷的注意力不在我们这里,正是我们收信徒的关键时期,决不可轻举妄动,我们先静观其变,看看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之后再做打算。”天王想了想以后说道,“命人密切监视袁天罡一行,一有异动马上来报!”

    “是,天王!”八位铜面具黑衣人齐齐应是。

    天王满意的点点头:“现在正是我们发展的关键时期,绝不可疏忽大意!”

    第二天凌晨,王莽又是被饿醒的,没办法只能使出老招数——哭!

    “哇——”的一声惊醒了旁边睡觉的王三媳妇,王三媳妇无奈只好起来给王莽喂奶,等王莽吃饱之后才发现他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房子里,只见床上放的是前世在影视剧中才会出现的方块枕头,也不知是什么做的,在离床不远处放着一张半旧不新的桌子,在床头旁边竟然还有个铜镜……

    果然吗,我投胎转世到了古代,当时还以为是做梦,有些不敢相信,现在看来是真的到了古代。王莽饶是当时看见身穿道袍的老者和马车时就已经有了些猜测,但现在依然还是有点难以置信,穿越这种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不过自己现在在房子中,这个妇人是谁,那个老者和仆从呢?王莽满腹疑惑……

    过了良久,王莽慢慢回过神来,开始考虑现在的情形,目前看来最重要的是活下去,等再长大一点再慢慢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时代,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老天让我来到这个世界,那我就要好好的活着,活着才有希望!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