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阴谋初现
一本读|WwんW.『yb→du→.co
    长安太极殿。/

    武则天端坐在龙椅之上,武则天突然抬起头道:“什么,明天就要走?”

    底下一个眼神阴鸷、面色阴霾、五旬上下的老者点点头,说道:“正是。始毕说吉利可汗急等回报,因此不敢迁延。”

    武则天慢慢地站起身来,说道:“即使如此,也不必如此匆忙啊。”

    紧接着她从龙椅上走了下来,缓缓踱步。

    忽然,武则天停住了脚步,说道:“他们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老者一愣,想了想,说道:“这个,我想应该不会。否则,他们何必专程前来修好,还献上了部落的圣物。”

    武则天闻言,点点头,说道:“嗯,我想也不至于。”

    老者接着说道:“陛下,会不会是突厥内部又起了内讧,急需始毕回转?而这种事,始毕是绝不会讲出来的。”

    武则天回过头,说道:“嗯,有道理。突厥内乱频发,自相残杀,这是很有可能的,既然如此,咱们也不必强留了。通知礼部,明晨送他们启程,就不必再来辞见了。命翌阳郡主移驾。”

    老者回道:“是!”

    ……

    翌阳郡主府。

    一张美丽而冷漠的脸独对妆镜,没有丝毫的表情。

    她正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慢慢地抚摸着手腕上戴着的一只玉镯。

    突然,一名丫鬟推门进来,说道:“郡主,圣旨下,命你立即移驾!”

    翌阳郡主闻言,说道:“知道了。”

    深夜时分,长安街上空无一人。

    秋风萧萧,随着落叶的沙沙声,街头传来一阵脚步声。

    一队羽林卫簇拥着一顶蓝色大轿,长乐亲王之女翌阳郡主静静地坐在轿子里。

    突然,一条毒蛇不知什么时候钻到了轿子里,翌阳郡主脸色一变,吓着躲在了轿子的角落里。

    “啊!蛇。”

    轿子里传来一声翌阳郡主的惊叫,骑马在前的羽林卫队长闻言,一声大喝:“住轿!”

    轿子停了下来。队长一挥手,众卫士将轿子围了起来,队长快步走到轿前,问道:“郡主,你怎么了?”

    轿子里没有声音。队长刚想说话,忽然“嗖”的一声,一枝狼牙箭穿透了他的前胸,队长睁着大大的双眼,身体慢慢地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羽林卫惊惶失措,发出一阵阵的惊叫。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街道两旁的房顶上有十几条黑影疾驰而至,转眼之间已到眼前。

    接着十几条黑影几个起落,几十名名羽林卫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头就已经飞了出去。

    待十几名训练有素的黑衣蒙面杀手静静地围在轿旁时,骑在马上的羽林卫着才从马上掉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一名幸存的羽林卫慢慢地爬了起来,还未跑远,就见街头尽出,一个青袍面具人飞跃而来。

    这名幸存的羽林卫刚从青袍面具人身边走过,就听见“噌”的一声,青袍面具人手中的剑从剑鞘之中拔起,寒光一闪,这名幸存的羽林卫就一动不动了。

    青袍面具人慢悠悠地从袖中掏出了一张绣有小蛇的白色湖丝手帕,轻轻地开始擦拭宝剑。

    待青袍面具人擦拭完宝剑,紧接着“蹭”的一声,宝剑归鞘,而绣着小蛇的白色湖丝手帕则被青袍面具人随意地丢在了地上。

    这时,这名幸存的羽林卫身上才迸出了鲜血,紧接着“扑通”一声,尸体就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

    深夜,武则天刚出太极殿,准备去休息,突然从殿外的回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紧接着就见一个身材魁梧,浓眉方脸,身着红色铠甲,披着黑色披风的将军走到武则天身前,拱手说道:“陛下,陛下,出事了。”

    武则天见此,安慰道:“敬晖,不要着急,慢慢说。”

    原来此人正是王莽的哥哥,虎敬晖。

    虎敬晖脸色焦急地说道:“今夜土窑失火……”

    武则天闻言,脸色一变,喊道:“什么?土窑失火……那刘金呢?”

    虎敬晖回禀道:“人都烧成焦炭了,无法辨认尸体。”

    武则天倒抽了一口凉气,低头沉思良久,突然抬头问道:“你认为这是意外吗?”

    虎敬晖沉吟片刻,说道:“臣不敢妄言。”

    武则天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是逆党的诡计,刘金一定在他们手上!如果让逆党得到那份名单,天下就要大乱了!传旨,封锁四门,任何人不许出城,下令京中诸卫挨户搜查,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虎敬晖应命退下。

    ……

    几日后,关内道,官道。

    一名驿卒正在骑马向长安飞驰而来。

    不久,就见到这名驿卒进入城内,嘴中大喊:“六百里加急!”

    门下省,莺台。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身着红色官袍、身材消瘦的官员匆匆而来,待进入殿内,这个身材消瘦的官员喊道:“怎么回事?”

    一个早已等候在殿内,看起来有些胖胖的官员双手呈着一个公文说道:“阁老,甘南道刚送来,六百里加急文书。”

    原来这个匆匆赶来身材消瘦的官员正是当朝宰相张谏之。

    张谏之接过文书一看,突然,脸色大变:“必须马上进宫面圣。”

    ……

    太极殿,武则天面色大变,说道:“什么?十日前突厥使团全部被杀……那,我们刚刚送走的是谁?”

    张谏之说道:“陛下,现在看来,这个假使团很可能就是杀死真使团的凶手。”

    武则天猛地站起身来,说道:“什么?!”

    张柬之拱手说道:“陛下容禀。”

    武则天闻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重新坐下,说道:“讲。”

    张柬之说道:“公文中说,突厥使团一行四十六人,以及我甘南道行军大总管麾下一百二十人的护卫队,全部被杀死在戈壁之中。以臣看来,普通的匪帮、马贼,绝没有这样的能力。”

    武则天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张柬之回答道:“内有策应,外有强援。”

    武则天眼中寒光一闪,说道:“内奸?”

    张柬之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公文中讲,使团一行共一百六十六人,但只找到了一百六十五具尸体,护卫队队正李元芳失踪”

    武则天狠狠地一拍桌子,说道:“这个逆贼!立刻下旨通缉此贼!命左右卫连夜整装出城,务将假使团统统生擒,勿使一人漏网!”

    张柬之应道:“臣遵旨。”

    话音刚落,殿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原来是虎敬晖快步走了进来:“陛下,臣刚接到消息,翌阳郡主及其护从卫队全部遇刺身亡,尸体被人藏在了一处民宅中,现在尸体正在宫门之外!”

    “什么!”

    武则天一声惊叫,站起身来,张柬之闻言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虎敬晖声音颤抖地说道:“陛下,臣已请长乐亲王前来辨认,可尸体已遭歹人毁容难以辨清,但是尸身上有一件东西可以证实翌阳郡主的身份。”

    武则天问道:“什么东西?”

    虎敬晖双手将一个玉镯呈到武则天面前,武则天接过来看了看,微微点了点头:“不错,这是今年元夕朕赐给翌阳郡主的。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武则天呆呆地站在殿内,接连传来的噩耗,让她脑子里一片混乱。

    张柬见此,说道:“陛下,突厥使团现在被杀,而郡主又遇刺身亡,一旦这些事情被吉利可汗得知,战火必将重燃,此事已迫在眉睫!”

    武则天回过神来,说道:“那么,依卿之意呢?”

    张柬之回道:“整备边事,以防突厥来犯。再选得力重臣,迅速侦破此案。”

    武则天问道:“谁可当此重任?”

    张柬之答道:“本朝之中只有一人。”

    武则天慢慢地说道:“下旨,召狄仁杰进京!”

    感谢浪迹江湖说书人、醉心特洛、特殊的九、书友20170517212524791、李轼2333等书友的推荐票,北辰在此谢过各位书友的支持,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各位友友们多多收藏,北辰稳定每日两更。也许会有人说怎么不多更一些,北辰也想多多更新。但数量上去了,质量自然就会下来,因此哪怕慢一点,咱们也把质量搞上去。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