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逍遥伯
一本读|WwんW.『yb→du→.co
    此时,小院外的大臣将军们焦急如焚,武三思突然对着虎敬晖说道:“虎将军,陛下进去了已有一个时辰了。/恐怕是出事了,不能再等了,请虎将军率千牛备身随我入内。”

    虎敬晖闻言和张谏之对视了一眼,张谏之微微点了点头,虎敬晖马上拔出腰间的佩刀,喊道:“众军随我入内。”

    正在此时,方丈快步走了出来,喊道:“皇上有旨,召张谏之大人和虎敬晖将军入内。”

    不一会儿,张谏之和虎敬晖进入小院之内,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屋内的狄仁杰,张谏之激动的跑过来,伸出了双手,喊道:“怀英兄!”

    狄仁杰也握着张谏之的手喊道:“谏之。”而虎敬晖则呆立当场。

    “咳!咳!”

    武则天咳嗽了两声,终于让狄仁杰和张谏之回过了神来,张谏之急忙告罪道:“陛下,请恕臣无状。”

    武则天点了点头,说道:“罢了,谏之,有几件事你要记一下。第一,立刻下旨召回西北道行军大总管王孝杰,与突厥开战一事,容后当议。”

    张谏之闻言,看见狄仁杰微微点头,于是躬身回道:“臣遵旨。”

    武则天接着说道:“第二,着吏部拟旨,恢复狄仁杰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加黜置使,即日赴北都太原,代朕祭扫祖祠。”

    张谏之一愣,说道:“陛下,如今局势紧急,如果拖延,很可能引发两国战事。当次危机时刻,狄公应该立刻赶往使团遇害的地方,甘南道石河川啊。而此时命他去北都太原祭扫祖祠似有不妥啊。”

    武则天打断了张谏之的话,说道:“朕意已决,不必再议。”

    张谏之尽管满腹孤疑,但口中只得应是。

    武则天又接着说道:“第三,传旨刑部,撤销对甘南道游击将军李元芳的通缉,销毁各地的海捕文书。”

    张谏之闻言大惊,说道:“李元芳是杀死使团的重犯啊,怎么能……”

    武则天打断了张谏之的话,说道:“突厥使团被杀一案,李元芳虽有失职之责,却无串谋之罪。朕已经和怀英商量过了,命他在狄卿麾下效力,戴罪立功。”

    张谏之被武则天的一连串决定惊的目瞪口呆,狄仁杰对着张谏之笑道:“谏之,我在绛帐遇袭时,正是这个李元芳和一位江湖义士救了我的命。”

    武则天又说道:“第四,江湖义士王敬旸救狄卿有功,但又不愿入朝为官,就封他为逍遥伯吧,见官可不拜。”

    张谏之这时才恍然大悟,说道:“臣遵旨。”

    虎敬晖此时心里翻起了滔天骇浪,他竟然听见了自己弟弟的名字——王敬旸,这是怎么回事?

    武则天想了想,担心狄仁杰刚刚恢复官职,会有人不服,办案时多有不便,接着说道:“怀英,敬晖在朕身边多年,忠正耿直。这次,我把他放在你身边听用。”

    狄仁杰说道:“臣正求之不得。”

    武则天对着虎敬晖说道:“敬晖,回去后交割防务,明日即率二百千牛卫随狄卿北上,他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虎敬晖还沉浸在对王敬旸救狄仁杰的震惊之中,一时之间想了很多。

    “敬晖,敬晖,敬晖。”

    武则天的声音打断了虎敬晖的沉思,武则天不满道:“你在想什么,我的话你听见了吗?”

    虎敬晖这时反应过来说道:“陛下,千牛卫乃是皇家卫率……”

    武则天看着虎敬晖“嗯?”了一声,虎敬晖见此,马上说道:“是,臣遵旨。”

    武则天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说道:“狄卿,即日出发,不可迁延。”

    狄仁杰回道:“是。”

    ……

    虎敬晖魂不守舍着回到了住处,脑海中一直想着敬旸怎么会和狄仁杰碰上。

    不料,虎敬晖回到住处之后竟然发现王敬旸坐在他的房间之中。

    虎敬晖正愁找不到王敬旸呢,于是,怒气冲冲地问道:“王敬旸,你知道你干了什么事情吗?”

    王莽悠闲着坐在椅子上,说道:“我当然知道,哥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事情吗?”

    虎敬晖脸色一变,问道:“你都知道些什么?”

    王莽说道:“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我都知道,哥哥你不要被那个女人利用了,她根本不爱你,他一直在利用你。”

    虎敬晖历声问道:“你忘了自己姓什么了吗?你忘了家仇了吗?你竟然去帮助敌人?”

    王莽反问道:“我当然没忘,敌人?谁是我们的敌人?狄仁杰吗?反而是哥哥你,你如今是千牛卫将军,皇帝的贴身卫士,你要想报仇,谁拦的住你?但你呢,一直帮着那个女人,你被那个女人骗了啊。”

    虎敬晖喊道:“阿兰是爱我的,她不会骗我的,她说过我们要堂堂正正的打败武则天。”

    王莽闻言冷笑一声:“堂堂正正打败武则天?就能引外族入侵了?我看她是想当第二个武则天。”

    虎敬晖说道:“反正不论你怎么说,我都会相信阿兰的。”

    王莽威胁道:“那我就杀了她。”

    虎敬晖怒道:“你想杀她,就必须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没有人能杀的了她。”

    王莽闻言大怒:“哥哥,你为了一个女人难道不顾我们兄弟之情了吗,你清醒一点,你再这样下去会为那个女人送命的。”

    虎敬晖辩解道:“该清醒的是你。”

    王莽慢慢地平静了下来,笑了笑,说道:“哥哥,我是不会看着你为了那个女人送命的,我会去幽州阻止你们的。”

    虎敬晖双眉竖起,脸色一变道:“你敢,现在你哪里都不能去,给我好好着待着。”

    王莽诡异的笑了笑,说道:“哥哥,你试试你现在还有力气吗?”

    虎敬晖一提真气,真气竟然不听使唤了,接着就觉着脚下无力,一下坐在了地上。

    王莽见此,马上把虎敬晖扶了起来,虎敬晖怒骂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王莽笑道:“哥哥,只是一些软骨散,放心吧,没有毒的,过两个时辰自然就能动了,我是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虎敬晖还要再骂,王莽不等他说完,就从窗子里跳了出去,虎敬晖见此只得暗自生着闷气。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