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原委
一本读|WwんW.『yb→du→.co
    狄仁杰听完虎敬晖的一番话后站起来,缓缓踱步着。/

    良久,狄仁杰收住了脚步:“如果我现在杀了你,那是名不正,言不顺。

    可如果我将你押解回京,皇上定会将你千刀万剐,让你受尽折磨。

    你助纣为虐,公然与朝廷作对,虽罪该万死,但其情可悯。

    再加上我还欠着敬旸一个人情,你……走吧。”

    虎敬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大人说什么?”

    李元芳愕然道:“大人,这,这怎么行?”

    狄仁杰笑了笑,说道:“今天,我之所以没召卫士前来,就是留下了一个退步。但是,敬晖,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虎敬晖的惊讶已难以用言语表说,颤声道:“什、什么事?”

    狄仁杰正色道:“你走后,绝不能再协助歹徒,兴风作浪,更不可滥杀无辜,祸害百姓。”

    虎敬晖慢慢地低下了头,沉声道:“我答应。”

    狄仁杰点点头:“就冲这三个字,我放你走。我知道,你是条血性汉子,希望你惜言如金。”

    虎敬晖抬起头,还是难以置信地说道:“您真的要放我走?”

    狄仁杰长叹一声:“你我共事一场,我没有什么可送给你的。只想告诉你一句话:世上有很多比报仇更值得做的事情。你去吧!”

    泪水滚过虎敬晖的面颊,他强忍着疼痛,跪倒在地,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大人,您……珍重!”说着,他站起身来,怅怅地走出门去。

    王莽对着狄仁杰施了一礼,说道:“多谢大人,我去看看哥哥。”

    狄仁杰笑道:“敬旸,我知道你和他们不一样,更何况你还救过老头子呢,你快去看看吧!”

    待王莽走后,狄仁杰长叹一声,徐徐地在凳子上坐下。

    ……

    夜,城外古刹,一个人在雾气中慢慢地走出来,他的身体晃动着,“扑通”一声摔倒在门前。

    黑暗中迅速窜出几个黑衣人,其中一人惊叫道:“是‘蝮蛇’!快去告诉主人!”说着,七手八脚地把他抬到大殿。

    王莽在暗中看着虎敬晖被几个黑衣人带走,缓缓地松了口气,这才离开。

    于风等人赶快围上来,金木兰紧张地问:“怎么了?”

    于风道:“蝮蛇受伤了。”

    金木兰蹲下身轻轻地晃了晃虎敬晖,喊道:“醒醒,醒醒啊!”

    虎敬晖慢慢睁开眼睛,金木兰急促地问道:“怎么样?刘金死了吗?”

    虎敬晖说道:“我失手了。狄公放我回来。”

    金木兰猛吃一惊,腾的一下站起来,厉声喝道:“你怎么能回到这儿来?他们万一跟踪你怎么办?”

    虎敬晖笑了笑,闭上双眼。

    金木兰紧张地挥了挥手,喊道:“快,在周围查看一下,有没有尾巴!”

    于风冲身旁的人一挥手,众人冲了出去。

    殿里只剩下金木兰和虎敬晖,金木兰蹲下身,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虎敬晖摇摇头:“没什么。我们不是狄公的对手,放弃吧!”

    金木兰惊呆了,喝道:“你,狄仁杰给你喝了什么迷魂汤了,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放弃?你忘了家仇了?你忘了是谁杀死你的父母?你,你简直是疯了!”

    虎敬晖冷笑道:“你所做的这一切,并不是想替我报仇,也不是要恢复李唐的天下。你要做第二个武则天!阿兰,我们陷得太深了,不择手段,不问是非,祸害百姓,出卖国家,会、会遭人唾骂的!”

    虎敬晖说得很慢,一字一顿地说着。

    金木兰一伸手,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耳光,骂道:“你这个没骨头的东西!今天这番话,你早就想说了吧?哼,我就知道你是个靠不住的男人。

    算我看错了你!你让我放弃。休想!我绝不会看着我多年的努力付之东流!

    你知道吗,我已经用那份名单联络了几十家同道,大家答应一同举事,现在就等突厥那边的外援一到,我就要举起义旗。

    到那时,这幽云十六州就是我的了!”

    虎敬晖平静地笑了笑:“阿兰,狄公这一关,你就过不去!”

    金木兰霍地站起来,歇斯底里地喊道:“你以为我真的怕他吗?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他吗?把我逼得无路可走,我会杀死狄仁杰,提前举事,攻陷幽州,等待外援到来!我不会让任何人坏了我的大事!谁也不行!”

    虎敬晖闻言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

    金木兰突然跪在地上,一把抓住虎敬晖的手,深情道:“阿晖,阿晖。我在世上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了,别抛弃我好吗?别抛弃我。求求你,待在我身边。答应我。我需要你!”

    虎敬晖缓缓睁开眼睛,他望着金木兰,泪水湿润了眼眶。

    金木兰轻轻靠在虎敬晖的身边,轻声道:“答应我啊!我只有你这么一个依靠。没有你,我什么也做不成!”

    虎敬晖轻轻叹了一声:“我会留在你身边,可再不替你做事。”

    金木兰笑了:“好,只要你在我身边就行。”

    ……

    王莽回到都督府时,就被狄仁杰叫去了。

    待王莽走进二堂后,狄仁杰正坐在椅子上,李元芳护卫在一旁。

    地上跪着一个人,正是刘金。

    狄仁杰看见王莽来了,对着王莽点了点头,接着对刘金说道:“怎么样,要不是我有敬旸配置的解药,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刘金闻言面色变了变,叹了口气,说道:“没想到他们竟然这样对我。”

    狄仁杰问道:“你和方谦是什么关系?”

    刘金闻言苦笑道:“还是让我从头说起吧。

    在越王起事之前,我使用方谦的假名,曾在越州做过县令,后又调到越王府中做了一年的长史,一年后,我因病告假回乡。

    但我并没有告假回乡,而是用回了我刘金的本名,阴潜在越王府中做了越王的贴身记室,所以我就有了参加襄阳大会之人的名单。

    后来,越王死后,我利用自己的关系和那份名单,四处活动,得到了幽州刺史的位子。

    但我并没有用自己的真面目示人,每次联络名单上的人时,都要戴上假面。

    三年前,在与金木兰的密会中被内卫抓住,后来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

    狄仁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名单呢?。”

    刘金指了指自己的背部,说道:“名单就在我的背上,只能用特殊的药水才能显露出来。”

    王莽说道:“看来名单已经被金木兰得到了。”

    狄仁杰问道:“金木兰是谁?”

    刘金说道:“金木兰就是这次使团案的主谋,她的真面目我也没见过。”

    狄仁杰惊道:“金木兰是女的?”

    刘金点点头:“虽然没有见过她的真面目,但是她的声音是女的。”

    狄仁杰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来人,带下去签供画押。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