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四章 太子到来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时,站在门口的王莽一直留意着外面的情况。/

    突然,他脸色一变,转过身对着李元芳轻声喊道:“快点,他们好像发现了。”

    话音刚落,院子中一个声音响起。

    “首领,不好了,值夜的弟兄被杀了!”

    紫衣人听见声音,和刘查礼从正房内走了出去,他一眼就看到了王莽三人正从屋子里出来。

    “什么人?”

    紫衣人喝问道。

    刘查礼惊呼道:“是你们。”

    紫衣人对着刘查礼问道:“是谁?”

    刘查礼赶忙说道:“快杀了他们,他们就是李元芳和王敬旸。”

    紫衣人脸色一变,大喊一声:“杀了他们!”

    王莽刚要拿出无影针,突然想起匣子中的毒针在地洞里就用光了,无奈之下拿出了剩余的一把短剑。

    李元芳从腰后拔出了链子刀,王莽抬头一看,不知何时,院子的房梁上竟然多了许多弓箭手。

    王莽吓了一跳,他可架不住这么多弓箭,急忙对着李元芳说道:“快走!”

    话音刚落,黑衣人就围了上来,李元芳在前面开路,莹玉夹在中间,王莽断后。

    不一会儿,面对这些不入流的黑衣人,二人很快就杀出了一条血路。

    紫衣人脸色一变,朝着弓箭手喊道:“放箭!”

    王莽三人急忙找掩体掩蔽,趁着弓箭手一个不注意,三人跃出墙去。

    紫衣人气急败坏地喊了声:“给我追!”

    ……

    刘庄门前,静夜中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十几匹快马飞奔而来。

    守门的卫士大喝一声:“什么人?”

    “是我,狄春!”

    狄春勒住了马缰,身后的马队纷纷停住。

    狄春翻身下马,快步走到门前。

    守门的卫士松了口气:“是狄春呀!”

    狄仁杰对着守门的卫士问道:“大人在吗?”

    卫士回道:“在正堂。”

    狄春点点头,冲马上的骑士一挥手,众人跳下马来,为首穿着套头黑斗篷的人快步向庄里走去。

    卫士一愣,赶忙伸手拦住了他。

    “放肆!”

    身后的骑士大喝一声。

    卫士吃了一惊,狄春急忙上前一步,对着卫士低语几句,卫士狐疑地看了看身穿套头黑斗篷的人一眼,点了点头。

    正堂里。

    狄仁杰正坐在书案之后怔怔出神。

    一阵脚步声传来,曾泰走了进来,他慢慢地走到狄仁杰面前,低声道:“阁老。”

    狄仁杰没有动,好像没有听见。

    曾泰又喊了一声:“阁老。”

    狄仁杰浑身一抖,回过神来:“啊,哦,是你呀。坐吧。”

    曾泰坐了下来,关心道:“阁老,您怎么了。”

    狄仁杰说道:“啊,没什么,想起了一些往事。”

    曾泰担心地说道:“您的脸色可不太好啊!”

    狄仁杰长叹一声:“真想不到,在这里竟然又见到了那朵梅花!”

    曾泰疑惑地问道:“什么梅花?”

    狄仁杰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不提它了,刘大呢?”

    曾泰说道:“已押在西跨院,由钦差卫队看守。”

    狄仁杰点点头:“明日一早提审,很多事情还要着落在他的身上。”

    曾泰点点头。

    这时,门前传来一阵脚步声,狄春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喊道:“老爷。”

    狄仁杰抬眼一看:“是狄春啊,有事吗?”

    狄春没有回答,三步并两步,走到了狄仁杰面前,低声说了什么。

    突然,狄仁杰面色大变,说道:“在哪里?”

    狄春低声道:“就在门外。”

    狄仁杰赶忙起身:“快,有请!”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套头黑色斗篷的人走了进来,狄仁杰赶忙迎了上去。

    这人把头套一脱,露出了头,原来是个年轻人,年轻人长得眉清目秀,只是一张略带病容的脸使得年轻人看起来有些柔弱。

    狄仁杰下意识地就要跪倒在地,嘴里喊道:“殿……”

    只喊出了一个字,狄仁杰反应过来,对着身旁的曾泰说道:“你马上到门外去,任何人都不许进来!”

    曾泰点点头,快步走出门去,回身关上了房门。

    待屋中只剩下狄仁杰和年轻人时,狄仁杰缓缓地下拜道:“臣狄仁杰叩见太子殿下!”

    来人正是太子李显,他上前两步,伸手搀起狄仁杰:“阁老请起。”

    狄仁杰站了起来,惊道:“殿下,您怎么跑到湖州来了。万一让武三思等人得知,那可就大祸临头了!”

    太子长叹一声:“一言难尽啊!如今的形势是万分危急,我是不得不来呀。”

    狄仁杰看了看四下,说道:“殿下,咱们到里屋说吧!”

    太子点点头。

    待狄仁杰和太子在里屋坐定之后,狄仁杰问道:“殿下,您为什么要冒险来到湖州?”

    太子叹息一声:“一言难尽啊!阁老,你还记得十年前的那场内乱吗?”

    狄仁杰说道:“殿下指的是越王之乱?”

    太子点点头:“是的。阁老还记得越王的结局吗?”

    狄仁杰说道:“当然记得!城破之时,越王服毒自尽,他的儿子李规和女婿裴守德自缢身亡。”

    太子叹了口气:“然而,李规并没有死。”

    “什么!”

    狄仁杰脸色一变。

    太子说道:“当时,李规手下的一名幕僚与他形容相仿,自愿替主赴死。就这样,李规便趁乱潜出城去,流落江湖。两年前,他化装成道士闯进了太子宫……”

    说着太子脑海中闪过这样的一幅画面。

    太子宫内。

    太子正坐在书案后看书。

    卫士们押着一个道士打扮的年轻人走进了殿内。

    一名卫士上前一步,禀道:“殿下,此人装疯卖傻在太子宫门前大呼宫内有鬼,手持桃木剑硬闯宫门,被卑职等拿下。”

    太子抬起了头:“哦?有这等事!”

    说完,他放下了手中的书,对着道士说道:“抬起头来。”

    年轻的道士抬起了头,太子一惊:“你,你怎么如此面熟?”

    道士笑道:“太子可还记得江南之事?”

    太子浑身一抖,惊道:“你,你是……”

    道士回道:“李规。”

    “是你!”

    太子倒吸了一口冷气,脱口而出。

    话一出口,他反应了过来,对着卫士们说道:“哦,这个出家人是我的旧友,你们出去吧。”

    卫士们放开了李规,退了下去。

    待卫士们走后,太子一把抓住了李规的手,惊诧道:“你,你没死?”

    李规点点头:“罪臣之所以冒死前来,就是有事要回禀殿下。”

    这时,太子转过头,对着近侍们说道:“守住宫门,任何人都不得进来。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