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七章 雷雨
一本读|WwんW.『yb→du→.co
    神都洛阳。/

    夜。

    “轰隆隆!”

    一道闪电划破了天际,发出了巨响。

    漫漫雨幕笼罩着这座雄伟的都城。

    上阳宫提象门,雨箭密集地射在宫内的青石地面上,发出巨大的“哗哗”声。

    一盏灯笼由远而近,内班宿卫们冒雨巡查各处宫门。

    宫内早已下灯,一片漆黑,只有提象门西侧的一座殿宇中,隐隐透出一点闪烁不定的灯火。

    一名年轻的侍卫手指殿宇,大声喊道:“队长,你看,那边好像有灯火!”

    队长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忽然,他的脸色一变,叹了口气:“上阳宫又闹鬼了!”

    年轻侍卫说道:“我们过去看看吧!”

    队长扭过头来,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大声呵斥道:“你不要命了!那是上阳宫内的绝对禁地——宝成殿,任何人私自踏进宝成殿一步,杀无赦!”

    年轻侍卫赶忙低下了头,吐了吐舌头。

    队长最后望了一眼宝成殿,回过头来,冲身后的侍卫们大声喊道:“向东巡行!”

    ……

    宝成殿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阵急雨飘了进来。

    大殿内高烧红烛,低垂帐幔。

    令人诧异的是,大殿内的摆设竟然是普通家庭的格局。

    一张低矮桌案放在地面上,后面铺着两张榻席。

    而后,分左右陈设两排桌案,后面也都铺着榻席。

    桌案上碗筷齐备,似乎是一家人正准备用饭。

    大殿正中央挂着一副横匾,上书:勇冠三军。

    下排最末的一张榻席上坐着一个人,只是在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脸。

    只见她慢慢地端起空碗,举着筷子笑道:“父亲、母亲、二位兄长、姐姐,大家别客气,吃呀!”

    一声惊雷响起,照在了她的脸上,她竟然是武周皇帝武则天!

    她望着外面的大雨,长长地叹了口气:“好大的雨呀!”

    “好大的雨呀!”

    突然,殿内传出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

    武则天大惊失色,猛一回头,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

    没有人!

    武则天慢慢地回过头来。

    “轰隆!”

    雷声轰鸣,一道闪电在门前亮起,一张女人的脸映入眼帘。

    这本是一张雍容富贵的脸,但此时她的眼角和嘴角却挂着一丝丝血迹,脸上毫无表情,双眼直视前方,在这凄厉的雨夜中显得异常恐怖。

    “轰隆!”

    又是一道闪电亮起。

    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此人竟然没有双臂!

    她慢慢地抬起头来,她的双眼直愣愣地望着武则天,木然不动。

    “啊!”

    武则天吓得魂不附体,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晕倒在地。

    ……

    “陛下!陛下!你醒醒!”

    灯火通明的大殿里,几名宫女和宦官吓得手忙脚乱,不停地摇晃着武则天的身体,大声喊叫着。

    “啊!”

    武则天猛地一声大叫,她忽然从床上弹了起来。

    宫女和内侍们急忙退到一旁。

    “朕在哪儿?”

    武则天惊恐地喊道。

    站在一旁一名看起来有些机灵的宫女赶忙说道:“陛下是在寝宫中。”

    武则天长长地舒了口气,浑身不停地颤抖着:“朕这是怎么了?”

    那名宫女说道:“陛下又做噩梦了吧?”

    武则天咽了口唾沫:“春香,你是说,朕在做梦?”

    春香点了点头:“是啊。刚才陛下一直大叫‘有鬼!’奴婢等这才斗胆将陛下唤醒。”

    武则天深吸一口气,喃喃道:“又是一个噩梦!奇怪呀!可,这梦为什么如此清晰?为什么,为什么?”

    说着,她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无力地靠在床头边,对春香等人说道:“好了,你们下去吧。”

    春香躬身道:“陛下,要不要请太医来看看?”

    武则天略一沉吟,点了点头:“叫风春来。”

    此时,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宝灵堂。

    “好大的雨啊!”

    王莽看着外面的大雨感叹了一声。

    “少爷,您的茶!”

    王莽身后传来一道糯糯的女声。

    他转过身来,看着眼前八九岁的小女孩笑了笑:“锦娘啊,这些事情让下人来就好了,你还小,有时间应该多读一点书!”

    锦娘笑了笑:“少爷,这都是我自愿的,要不是您把我从莳花馆里带出来,我还伺候别人呢!”

    王莽叹了口气:“你一个女孩子总在那种地方也不好,听说你爹马上就要参加科举了?”

    听到“爹”这个词,锦娘的脸色黯然了下来:“是啊!”

    不过很快她又强笑起来:“少爷,您总说让我多读书,可是我爹为什么说认识几个字就行了?”

    王莽摸了摸锦娘的小脑袋:“别听你爹的,跟着少爷好好认字!多读些书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锦娘疑惑道:“可我是女孩啊!女孩读书有什么用?”

    王莽笑了笑:“女子怎么了,古时还有木兰代父从军呢,而今咱们的皇帝不就是女的吗?”

    “哦!”

    锦娘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

    狄府,狄春端着茶,打着油纸伞,快步向正堂走去。

    “狄春!”

    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叫声。

    狄春站住了,他转过头来。

    狄春看着眼前之人笑道:“李将军,是您呀!怎么,您还没休息?”

    李元芳说道:“睡不着啊。想去和大人聊聊。好了,你去歇着吧,我去给大人送茶。”

    狄春点点头。

    说着,李元芳就接过了狄春手中的托盘。

    书房里,桌案上堆满了各州的公文,狄仁杰坐在桌案后,静静地看着。

    良久,他轻轻地敲了下桌子,喃喃道:“怪哉!”

    李元芳推门走了进来,将茶放在狄仁杰面前。

    狄仁杰没有抬头,说道:“狄春啊,你去看看李将军睡了没?”

    李元芳笑道:“卑职还不曾睡!”

    狄仁杰一愣,抬起头来,这才发现,站在面前的正是李元芳。

    “是你呀!”

    他笑了起来。

    李元芳也笑道:“卑职冒昧,不请自来。”

    狄仁杰站起身来,笑道:“好,来得好啊,我正要让狄春去叫你呢。”

    他缓缓地走到窗前,指了指屋外:“你看看,这洛阳的雷电之月到了。”

    李元芳叹了口气:“这雨一下就是十几天,真是恼人啊!”

    狄仁杰拿起桌上的几份公文递了过去:“元芳,这是剑南道益州、陇右道鄯州、河东道蒲州送来的公文。你拿去看一看。”

    李元芳一愣:“大人,此乃阁批公文,卑职看是否妥当?”

    狄仁杰笑着摇了摇头:“无妨!你看吧!”

    李元芳拿起公文看了一遍,抬起头来,诧异道:“滴血雄鹰?”

    狄仁杰缓缓地点了点头:“剑南、陇右、河东三道,远隔千里,竟然同时发生如此恶性的凶杀案。死了七八十条人命,却没有人看到凶手。除了滴血雄鹰之外,各地官府在勘查现场时,没有发现任何有力的线索。这中间的缘由耐人寻味呀!”

    李元芳说道:“公文中说,所有凶案中的死者都是没有身份户籍的流人,这是怎么回事?”

    狄仁杰眼中闪过一道精芒:“这内中定有蹊跷。是什么原因令这些流人聚到一起?又是什么原因致使他们惨遭屠杀?这只‘滴血雄鹰’到底代表了什么?”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