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一章 鬼怪之说
一本读|WwんW.『yb→du→.co
    寝宫内。/

    武则天神态安详地躺在床上,狄仁杰和王莽在一旁静静地望着她。

    此时,天边已经泛起了一丝亮光。

    忽然,狄仁杰的目光落在了武则天枕旁的一件东西上,正是那只差点儿要了风春来性命的翠蟾!

    狄仁杰伸出手,轻轻拿起翠蟾看了看,而后翻了过来,只见翠蟾的底部赫然刻着几个字:“给太子贤。”

    狄仁杰登时惊呆了。

    “这是我亲手赐给章怀太子李贤的。”

    狄仁杰一惊,抬起头来,武则天正望着他。

    狄仁杰赶忙放下翠蟾,站起身来:“陛下,恕微臣不敬。”

    王莽也马上起身:“草民王敬旸参见陛下!”

    武则天思索片刻,问道:“莫非你就是救过怀英性命的王敬旸?”

    王莽回道:“正是草民!”

    武则天摇了摇头:“起来吧!你也不用自称草民,虽然朕给你封的逍遥伯有名无实,但你也不是平民了!”

    王莽回道:“微臣还未谢过陛下的赏赐,怎么还敢嫌弃呢!”

    武则天问道:“你们刚才的话我也听到了一些,你来说说我的病是怎么回事?”

    王莽为难地看了看四周的内侍。

    武则天摆了摆手:“你们下去吧!”

    “是!”

    内侍们应了一声。

    待内侍们走后,武则天对着狄仁杰说道:“扶我起来!”

    “是!”

    狄仁杰扶起了武则天,王莽急忙拿过了一旁的靠枕,放在了武则天的身后,武则天靠了下来。

    武则天对着狄仁杰和王莽说道:“坐吧。”

    狄仁杰和王莽这才道了声“谢”,重新坐了下来,狄仁杰说道:“太平公主一直在陛下身旁伺候,刚刚臣才请她到偏殿略事休息。”

    武则天长叹一声,点点头:“难为她了。怀英啊,这次又是你救了朕的命。”

    狄仁杰躬身道:“臣不敢贪功。太医风春来厥功甚伟,要不是他在陛下百会穴上下的一针,恐怕臣也无能为力。没有王敬旸的诊断,臣也不会如此快速地确定了病情!”

    武则天微微点点头:“是朕冤枉他了。风春来现在何处?”

    狄仁杰说道:“他在太医院下方,为陛下煎药。”

    “哦!”

    武则天应了一声。

    紧接着,武则天问道:“王敬旸,你来说说朕的病是怎么回事?”

    王莽回道:“陛下是不是最近时常噩梦连连?”

    武则天眼睛一亮:“哦?你怎么知道?”

    王莽说道:“是陛下的脉象和这寝宫内的阴气告诉我的。”

    “阴气?”

    武则天问道。

    王莽点点头:“正是,天地分阴阳,人体亦分阴阳,阴阳相济,人才会健康,而此时这大殿内却充满着阴气。阴气过多,陛下自然会噩梦连连。”

    狄仁杰皱了皱眉,却没有说话。

    武则天仔细地听着。

    王莽接着说道:“陛下的疾病是由实病和虚病互相构成,从陛下的脉象看来,风太医并没有说错,皇上您并无大病,只是您的龙体羸弱,心神不定而已。而虚病却并不是没有疾病,它是由外界引起的!”

    武则天皱了皱眉:“外界?”

    王莽点点头:“正是,外界的原因包括很多种,比如说风水布局,外力刺激等等,不一而足。”

    武则天问道:“你的意思是这殿内的风水有问题?”

    王莽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风水不仅仅是包括殿内的布置,而且还包括皇上您身边的人。”

    “人?”

    武则天若有所思。

    王莽点点头:“不知陛下有没有注意到过,有时候两个人的手指偶而碰在一起,有时两人会感到手指麻木。这是因为每个人的体质不同,体内所携带的气自然也会不同,平时倒是没什么,只是如今皇上您的龙体羸弱,而这时您最是容易被他人体内的气所影响。”

    王莽转过头来:“大人,我知道您向来是不相信鬼怪之说的,其实那些鬼怪也是阴气构成的,只是如今皇上的龙体羸弱,心神不定,那些阴气最是容易进入皇帝的体内。这样,皇上才会噩梦连连。”

    “不错!不错”

    武则天不住地点头。

    她转过头来:“王敬旸说的有道理,怀英,朕也知道你向来是不信鬼神的,只是这次……”

    说着,武则天拿起了那只翠蟾。

    狄仁杰说道:“陛下,臣听内侍说,这只翠蟾是风春来带入宫中的?”

    武则天苦笑着摇了摇头:“李贤已经死了十好几年了,当时风春来还没有进入太医院中,他怎么会有此物呢?”

    狄仁杰说道:“是啊,此事确实有些奇怪。那么,此物怎么会出现在宫中?”

    武则天看了看二人,神经兮兮地说道:“王敬旸说的没错,是鬼,是鬼呀!”

    狄仁杰迟疑道:“鬼?”

    武则天点点头:“是李贤的鬼魂,他不肯放过朕!几个月了,朕几乎时时为恶鬼所缠,恐怕这就是冥间的信号吧。朕将不久于人世了。”

    王莽安慰道:“陛下,以臣来看,您的寿命还长着呢!这些鬼怪不足为虑,不过是一团阴气罢了。”

    狄仁杰笑了笑:“臣还记得,太宗朝时,宫中也曾传闻闹鬼,这才有了秦叔宝、尉迟敬德二公守门一事。当时,敬德公曾说过一句话:‘创立江山,杀人无数,岂有鬼哉!’太宗皇帝大加赞赏。那是何等的豪气!而今,陛下身为君上,堂堂天子,竟会去怕这些鬼怪邪说,这恐怕会令天下齿冷啊。”

    武则天问道:“如果不是阴鬼作祟,那这只翠蟾怎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昨天夜里,朕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应该说,不像是梦,好像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可是朕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却躺在床上!”

    狄仁杰问:“哦,什么梦?”

    武则天说道:“朕看见蟒氏那个贱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狄仁杰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王莽,问道:“陛下说的是王皇后?”

    王莽面色不变地认真地听着。

    武则天点点头:“是啊,她没有双臂,站在朕面前,一言不发……”

    说着,她的身体又开始颤抖起来。

    狄仁杰劝道:“常言道梦由心生,陛下恐怕是忧思过度,故生异梦吧?”

    武则天摇摇头:“不,朕知道,那绝不单单是一个梦,那是幽冥鬼怪在向朕讨命。”

    狄仁杰微微摇了摇头。

    武则天道:“怀英,你好像从来都不相信幽冥之事。”

    狄仁杰道:“以臣愚见,那都是妄人讹传,不足为信。哪怕依敬旸所说,那些鬼怪不过是阴气罢了。”

    武则天叹了口气:“朕记得处死皇后蟒氏和淑妃枭氏之后,连续几年,梦中皆出现蟒、枭二人浑身沥血、长发披面站在朕的面前,向朕索命。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