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章 疑神疑鬼
一本读|WwんW.『yb→du→.co
    待九叔三人走后,狄仁杰站起身来,在屋内缓缓地踱着步。/

    很久,他回过头来,望着王莽几人。

    狄仁杰问道:“觉得怎么样?”

    王莽看了看发呆的李元芳,笑了笑:“还是让元芳兄先说说吧!”

    狄仁杰问道:“元芳。”

    李元芳一动不动。

    王莽提高了声音:“元芳兄,大人叫你呢!”

    李元芳猛醒过来:“啊,大人,恕元芳无礼。”

    狄仁杰问道:“元芳,你有什么想法?”

    李元芳叹了口气:“可怜的宇文承都,一代名将,竟惨死在这等宵小之手!”

    狄仁杰一愣:“这就是你对案子的看法?”

    李元芳赶忙道:“啊,大人是问这案子?”

    王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狄仁杰感到奇怪,看了他一眼:“元芳,你今天是怎么了?”

    李元芳说道:“没什么,想到了一些往事。”

    说着,他长叹一声:“大人,事到如今,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人做的,敬旸,幽冥确实是存在的,鬼怪就在我们身边!”

    曾泰也说道:“恩师,伯爷,李将军言之有理呀!事到如今,恐怕只有这一种解释了。”

    狄仁杰摇了摇头,他看向了王莽,笑了笑:“敬旸,说说你的看法!”

    王莽说道:“刚刚曾兄说到昨晚那些人是躲避大雨才进入江家大院的,但是我想他们不一定是躲避大雨才进去的吧!”

    “哦?”

    狄仁杰抬起了头来:“敬旸,你说什么?”

    王莽微微一笑:“我们都知道里面死的那些人是内卫,那么第一个问题来了:内卫们为什么要去江家大院呢?”

    狄仁杰点点头:“敬旸,那你认为呢?”

    王莽说道:“我还是那句话,这是有人假借鬼神,实则是消灭内卫!”

    “消灭内卫?”

    曾泰惊呼一声。

    李元芳皱了皱眉:“可是,内卫的数量那么庞大,而且他们的行踪隐秘,又有谁有能力消灭内卫呢?”

    狄仁杰摇了摇头:“我想,敬旸你的意思是说凶手消灭的是一部分内卫。”

    王莽笑了笑:“知我者,大人也!”

    狄仁杰问道:“敬旸,第二个问题呢?”

    王莽说道:“第二个问题就更简单了,这些内卫是不是和孙殿臣一样,都属于这一部分内卫?”

    狄仁杰点点头:“是啊,刚刚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敬旸你的判断呢?”

    王莽说道:“我想他们很有可能是和孙殿臣一伙的,孙殿臣回去报信,被人杀死在了官道上,这些人不知什么原因来到了江家大院,而后被人杀死,让我们以为是厉鬼作祟!如此一来,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除掉这些内卫!”

    狄仁杰的脸色凝重了起来:“和我所想一致,难道……”

    说着,狄仁杰摇了摇头。

    “大人,您想到了什么?”

    李元芳问道。

    狄仁杰缓缓地说道:“现在还不好说啊!”

    忽然,一个衙役冲了进来:“大人,那个方根生醒了!”

    厢房中,方根生一声大叫,从炕上坐起身来,两眼惊恐地四下看着,不停地喘着粗气。

    狄仁杰、王莽等人听到方根生的惊叫声,赶忙打着雨伞走到门前,推门而入。

    王莽抬眼望去,此时方根生坐在炕上,吓得浑身乱颤,向墙角缩去。

    狄仁杰和颜悦色地说道:“别害怕,我们只是来看看你。这位就是永昌县县令,曾大人。”

    方根生浑身颤抖着望着眼前几人,点了点头。

    狄仁杰在炕沿上坐下,王莽回手关上了房门。

    曾泰走到方根生面前,面带笑容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方根生哆哩哆嗦地说道:“小,小人方根生。”

    曾泰点了点头:“哪里人氏?”

    方根生说道:“江南东道,颖州人氏。”

    曾泰问道:“来永昌县做什么?”

    方根生说道:“到隔壁的来庭县杨家庄投亲。”

    曾泰皱了皱眉,问道:“既然是到来庭县,应该走官道才对,怎么走到了这里?”

    方根生颤声道:“小人听说穿过恩济庄背后的邙山,就到了来庭县。小人贪图近路,这才走到这里。”

    曾泰点了点头,目光转向了狄仁杰。

    狄仁杰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方根生,昨天夜里,你在村西头的江家大院里看到了什么?”

    “轰隆隆!”

    一声霹雳在门前响起,方根生一声惊叫,登时脸色煞白,浑身不停地颤栗。

    狄仁杰安慰他:“不要害怕,你现在非常安全。把你看到的都说出来。”

    方根生的牙关不停地击打着,哆哩哆嗦地说道:“鬼,鬼,无头厉鬼……”

    狄仁杰惊呆了,望着王莽、李元芳和曾泰三人。

    王莽面无表情,李元芳和曾泰一惊。

    狄仁杰问道:“你真的看到鬼了?”

    方根生点点头。

    狄仁杰又问道:“鬼是什么样的?”

    方根生说道:“没有头颅,穿着铠甲……”

    说着,他讲述了昨夜亲历的一幕。

    黑夜,大雨倾盆。

    江家大院正房内一片漆黑,方根生摸黑走了进去。

    忽然,他的脚下一绊,身体摔在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

    一道闪电亮起,他发现手上竟满是鲜血。

    又是一道闪电亮起,他身下竟是一具无头尸体!

    “啊!”

    方根生发出一声惨叫。

    “轰隆!”

    一声炸雷,屋内的油灯竟然亮了起来。

    方根生颤抖着回过头,忽见对面墙壁上用鲜血画着一只巨大的雄鹰。

    方根生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浑身扑簌簌地颤抖着,结结巴巴地说道:“小人方根生,路过此地,是、是、是前来借宿的,老爷饶命,饶命啊……”

    屋中响起了一阵铁甲磕地的“喀喀”声。

    方根生慢慢抬起头来,展现在他眼前的是:老式的虎头镔铁护脚甲、老式的锁叶连环护腿、三层镔铁重铠、老式青铜护心镜……

    “轰隆隆!”

    一道闪电划过,方根生看到此人的脖颈上空空如也,没有头颅!

    方根生吓得魂飞魄散,瞳孔完全散乱。

    那无头厉鬼静静地站在他面前,手提一柄长大的奇形兵刃。

    “轰隆!”

    又是一声惊雷响起。

    “啊!”

    方根生双手抱头,一阵凄厉的惨叫,双眼翻白,昏死过去。

    ……

    狄仁杰听了方根生的叙述后,不胜惊讶,呆呆地站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方根生轻轻地抽泣着:“小人当场昏死过去,后来,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李元芳叹了口气,提起桌案上的毛笔,在纸上不停地画着。

    曾泰纳闷道:“你在画什么?”

    王莽看着李元芳的动作若有所思。

    李元芳没有回答。

    不一会儿,他放下笔,将纸递到方根生面前,说道:“你看看这个。”

    方根生伸手接了过来,突然一声惊叫,跪在炕上,不停地抖动着。

    狄仁杰拿起那张纸,只见上面画着一只老式虎头镔铁护脚甲和一柄奇形兵刃。

    狄仁杰轻声问道:“元芳,这是什么?”

    李元芳说道:“那是在南北乱世和前隋时代流行在军中的老式虎头镔铁护脚甲。那件兵刃就是骁果军中郎将宇文承都的成名利器——凤翅锍金镋!大人,您现在明白了吧,这个无头厉鬼,就是宇文承都!”

    “轰隆!”

    屋外一声霹雳,狄仁杰惊呆了,手中的纸徐徐地飘落在地上。

    王莽走上前去捡了起来。

    ……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