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九章 杀良冒功
一本读|WwんW.『yb→du→.co
    朱风浑身颤抖起来,良久,才结结巴巴地道:“小、小的不明白。/”

    狄仁杰一声猛喝:“你们是官军!是王孝杰派来追剿李楷固的官军!”

    朱风一声惊叫。

    “什么?”

    王莽呆住了。

    曾泰也傻了:“恩师,您是说,他、他们是崇州的右威卫官军?”

    狄仁杰点点头:“不错,这个朱风就是右威卫麾下的军官!”

    曾泰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这不可能吧,官军为什么要杀老百姓!”

    直到这时,王莽也明白了,他冷笑一声,双眼紧逼朱风:“杀良冒功!”

    朱风一屁股坐在地下,浑身不停地颤抖。

    狄仁杰逼问道:“怎么样,你是实话实呢,还是要我现在就杀了你!”

    朱风叩下头去:“我说,我全说!”

    狄仁杰说道:“说!”

    朱风咽了口唾沫,说道:“这位先生,我虽不知您的身份,可您定然对崇州的事非常熟悉。前些日子大军惨败,王孝杰将军率我们逃了回来。本来我们心想,总算是活着回来了,终于能过几天安稳日子。可没想到李楷固又反了……”

    狄仁杰问道:“李楷固为什么造反?”

    朱风说道:“听说他私率官军截杀千牛卫,救走了钦犯,大将军派人侦讯,他看到事情败露,就反水了。”

    狄仁杰点了点头:“你继续说吧。”

    朱风说道:“李楷固反后,大将军非常震怒,派我们前营出城追剿,可是那李楷固是好对付的?

    连契丹人见了他都哆嗦。哎,我们进入贺兰山后,接连两次被李楷固伏击,打得我们晕头转向,等明白过来,人家早就不见了。

    在大山里转了十多天,可连李楷固的影子都没摸着。

    这个时候,大将军派人来催,我们前营的宋将军没有办法,只得命我们、命我们……”

    狄仁杰重重地哼了一声:“命你们屠杀当地百姓,用他们的首级冒充叛党,在王孝杰面前邀功请赏!”

    曾泰终于明白了,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朱风跪爬两步:“可、可先生,派出的三路追兵都是一样,不光是我们这样做。”

    狄仁杰一声怒吼:“你给我住口!”

    朱风浑身一抖。

    狄仁杰指着他的鼻子喝道:“你们身为朝廷威卫,本应是守土保家,卫护百姓免遭荼毒,然尔等这班恶贼,为了贪功邀赏,谄媚上官,拿着朝廷给你们的饷银,吃着百姓给你们的军粮,竟然丧尽天良,灭绝人性,手挥屠刀,虐杀我治下良民,以无辜百姓的人头冒领军功,真是禽兽不如,歹毒之极!”

    朱风连连叩头:“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呀!可、可是先生,这是上官的命令,的也不敢不从啊!”

    狄仁杰冷笑一声:“上官的命令?昨夜,尔等在山中摆酒庆功,大放厥词,什么踏平东柳林镇,杀光全镇百姓,真是痛快之极;什么既抢得了钱财又得到了女人。

    还说什么做土匪比做官军来得痛快。难道,这也是上官的命令!”

    朱风一声惊叫,瘫倒在地:“这、这,怎么这个你也知道?”

    狄仁杰喝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尔等做这样残忍卑劣的勾当,以为能掩天下人耳目吗!”

    朱风浑身颤抖,一句话也不出来。

    狄仁杰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你的上官是谁?”

    朱风哆哩哆嗦地道:“前营将军宋无极。”

    狄仁杰狠狠一拍桌子:“什么将军,衣冠禽兽!”

    朱风俯伏在地,四体乱颤,不敢抬头。

    狄仁杰看了他一眼:“宋无极命你血洗东柳林镇,除了杀良冒功,还有什么目的?”

    朱风答道:“他、他只是一定要杀尽全镇的百姓,绝不能有一个漏网,别的就没了。”

    狄仁杰问道:“哦?他是这样的?”

    朱风点点头:“正是。”

    狄仁杰点点头:“让他签供画押!”

    王莽拿起笔录供状,放在朱风面前,朱风签供。

    狄仁杰一摆手:“把他带下去,严加看管!”

    杨方一声答应,押着朱风快步走了下去。

    狄仁杰狠狠一拳捶在桌上:“这班人面兽心的畜生,不将他们绳之以法,我狄仁杰有何面目见崇州百姓!有何面目面对皇帝的信任重托!”

    王莽叹了口气:“真没想到咱们竟然遇到了杀良冒功这样的事情,大人,我明白了,在东柳林镇的时候,您就已经想到,杀人的不是土匪而是官军。”

    狄仁杰点了点头:“当时我只是怀疑,为什么土匪杀人后,还要将人头割下。

    然而,当我们在山中遇到这些假土匪时,这个朱风的一句话,点醒了我。

    当时,他大笑着:‘弟兄们,明天的目标是下窑洼村,大家多砍几个脑袋,回去也好交差!’你们还记得吗?”

    曾泰点点头:“是的,我记得。”

    狄仁杰接着说道:“听他完这两句话,我彻底明白了,这些土匪是官军假冒。你知道,本朝计算军功的方式全靠斩获敌军首级的数量。

    当年,我为幽州刺史时,河北道行军大总管,宰相张光辅杀良冒功,残害出城投奔我们的百姓,将他们的首级呈给皇帝,以展示军功。

    我曾当着他的面:‘如有尚方斩马剑,愿取你项上人头!’”

    王莽点点头:“这件事我曾听人说起过。回朝后,张光辅在皇帝面前参奏,说您是州将轻慢元帅,您也因此被贬到了剑南道。”

    狄仁杰点点头:“真想不到,十几年前发生在张光辅身上的事情,今天竟又发生在这里!”

    曾泰恨恨地道:“都是那个前营将军宋无极太可恶了!”

    王莽也是咬牙切齿地骂道:“真是一帮畜生!”

    狄仁杰淡然一笑:“宋无极在这件事中只是个角色,刚刚朱风的话你们也听到了吧?”

    曾泰点了点头。

    王莽看着狄仁杰思索的样子,沉吟道:“这里面还有蹊跷。”

    曾泰一惊:“哦?”

    狄仁杰也抬起头来:“敬旸,你说说看?”

    王莽微微点头,缓缓地说道:“大人,曾兄你们想一想,就算是这些官军要杀良冒功,那也不必将全镇所有的人都杀光呀。

    而且,如果只是为了邀功,他们只杀男人这就足够了,为什么要连妇女和孩子都要杀掉呢?”

    曾泰轻声道:“敬旸,你的意思是……”

    王莽微微摇了摇头:“现在还不好说啊!”

    狄仁杰长长地出了口气,说道:“敬旸说的对,崇州的水还很深呀!曾泰,你立刻写信,命权善才暗中出兵,包围并逮捕宋无极以及其他两路进剿李楷固的军队,而后封锁消息,等我回去!”

    曾泰道“是”。

    狄仁杰说道:“这封信让狄春送回去。”

    曾泰微微点头,快步走出门去。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