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章 弃暗投明
一本读|WwんW.『yb→du→.co
    李元芳点点头,叹了口气:“其实,那辆马车是空的,一个人也没有。/”

    如燕顿时惊呆了:“哦,那些尸体?”

    李元芳笑道:“赶车的车夫是大人从凤雏苑请来的马术高手,他在山道上甩掉你们后,就将马车赶到预订地点,自己跳车逃走。

    马车失去控制撞下山崖,而此时,悬崖底下也早有人等候,将事先准备好的尸体放在马车的残骸旁。

    而你们呢,绕道山下,来到谷底需要一天的时间,做这个假现场,时间已经足够了。”

    如燕一吐舌头,摇了摇头:“狄大人太可怕了!”

    李元芳笑了笑:“不止你一个人这样说。”

    如燕问道:“后来呢?”

    李元芳说道:“后来吗,假狄春告诉了大人,你即将到达洛阳。

    大人立刻就明白了,狄春是假的。

    这个身份判定后,大人马上想到的是内卫将真狄春换掉了。

    你知道,大人对内卫相当忌惮,他不明白内卫卧底在他身旁想得到什么。

    后来虽然大人从敬旸口中得知了肖清芳的身份,但他还是没有揭穿你们的身份。

    为了化被动为主动,他将计就计,将你们留到身边,时时观察你们,判定对方的动向。

    于是,他才会那么快地破解疑点,找到事情的真相。”

    如燕一股脑地摇了摇头:“真是难以想象,狄仁杰的脑子是怎么长的!那今天又是怎么回事呢?”

    李元芳笑道:“到突厥之前,我曾问他,要不要揭穿你的身份。他说非但不要,还要请你和我们一起去。

    用他的话说,必要时你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到达石国后,我们在客栈下榻。

    八大军头早就得到大人的指示,我们刚一离开,他们便都撤了出来。

    果然,你的属下接到消息,来到客店,却扑了个空。”

    如燕点点头:“我说在被俘的人里面,怎么没有看到八大军头,原来早就躲开了!”

    李元芳说道:“是的。当你露出真面目,我们就将计就计,跟随你来到老巢。

    其实你们身后不远处,张环等人一直在暗中跟随,发现了这里。

    于是马上向吉利可汗禀报,而可汗早已得到了通知……”

    如燕大惑不解:“可,你们并没有见到吉利可汗呀?”

    李元芳笑道:“大人在包戒指的红包上写明,请吉利可汗等张环的消息。”

    到此,燕方才茅塞顿开,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

    说罢,她长叹一声:“可叹我们还在自鸣得意,以为骗过了狄仁杰。谁料想,他竟然早就发现了我们的身份!哎,我们可真蠢!”

    李元芳说道:“如燕,我还以这样称呼你吗?”

    如燕抬起头:“当然可以。”

    李元芳叹了一口气:“你今日的行动证明,你的良心未泯,真希望你能改邪归正。”

    如燕的一双眼睛就顿时充满了泪水。

    ……

    此时,在那座唐式大院的正房里,狄仁杰正向吉利可汗禀报前因后果。

    吉利可汗听了,他倒抽了一空冷气:“是哈日勒?”

    狄仁杰点点头,说道:“正是。这个哈日勒受命于太子默啜,私率鹰师秘密潜入契丹境内,化装成契丹军队,袭击了赵文翙部!”

    听到这里,吉利可汗满脸茫然,问道:“狄公,赵文翙部借道突厥,怎么会走到契丹境内?”

    狄仁杰长长吐了口气:“这也正是我百思不得其解之处。”

    吉利迟疑着:“难道,真是默啜?”

    狄仁杰说道:“哦,对了,我给你带来几个人。”

    吉利双眉一扬,问道:“哦?什么人?”

    狄仁杰说道:“哈日勒鹰师的统军将领,乌骑施。”

    说着,他冲张环一摆手:“带上来!”

    张环高声答应着,快步跑了出去,不一会,八大军头七手八脚抬进一个大筐,打开大筐,乌骑施全身五花大绑,口中塞着白布,坐在箩筐之中。

    吉利望着五花大绑的乌骑施满脸愕然。

    张环拿掉他的塞嘴布。

    乌骑施喊道:“你们这些蛮子,假扮吉利可汗的使者……”

    猛地,他闭上了嘴。

    吉利可汗正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死死盯着他。

    乌骑施登时傻了,结结巴巴地道:“可……可汗陛下。”

    吉利可汗霍地站起来,命令卫队长道:“立刻回牙帐,命人将前日从哈日勒鹰师回来报信的那个巡防队长带来!”

    下站的卫队长躬身答“是!”

    ……

    与此同时,在那座唐式大院的另一间厢房里,王莽静静地听着小桃给自己说暗夜的事情。

    王莽问道:“你是说,你们和张环他们是分别找到吉利可汗的?”

    小桃点了点头:“是啊,当时我们到处找张环他们,可是没有找到,后来我们就按照你之前的吩咐找了吉利可汗过来,没想到在牙帐见到了张环他们,之后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

    王莽长出了一口气:“我明白了,对了,小桃,现在没什么事了,你先带着暗夜回崇州吧!”

    小桃撇了撇嘴:“哪里还有暗夜啊,他们都被上官姐姐带着去找肖清芳了。”

    王莽微微摇了摇头:“肖清芳恐怕早就跑了,这下可麻烦了,恐怕上官才人对皇帝不好交代了。”

    小桃不以为然地说道:“不就一个肖清芳吗?我们都把她的老巢给破了,她还能翻起什么浪?”

    王莽叹了口气:“你可不要忘了,他还是内卫府大阁领,她掌握了很多人的秘密,算了,这些就让皇帝和上官才人去头疼吧,唉!”

    小桃望着王莽,奇怪地问道:“哥哥,你叹什么气啊?”

    王莽叹了口气:“我就怕肖清芳已经知道了老师的关押之地啊!”

    小桃好奇地问道:“莽哥哥,你似乎对你的老师很忌惮?”

    王莽微微点了点头:“知道的越多,你就会发现我的老师真的不似凡人,他太可怕了。”

    说着,王莽回忆起了鲁成在密室李曾经说出的话,他是真的没想到袁天罡竟然能够看出自己的不一般。

    虽然他没有猜出来自己穿越的事情,但这也让王莽毛骨悚然了。

    再加上袁天罡神秘莫测的身手……

    王莽叹了口气:“好了,小桃你先去休息一下吧!我估计大人还有很多事情要问我。”

    小桃点了点头,走出门去。

    王莽望着小桃逐渐远去的背影,眼神逐渐变得深远起来,良久,他悠悠地叹了口气:“大人,您还是不相信我!”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