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章 惊闻噩耗
一本读|WwんW.『yb→du→.co
    狄仁杰听了李元芳的叙述,抬头问道:“柳州的青阳客栈?”

    听到青阳客栈,王莽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李元芳点了点头:“正是。在那里,我和小梅接上了头。”

    狄仁杰问道:“那,后来呢?”

    李元芳说道:“十几天后,我接到一封密信,是小梅派人送来的,信中说,要我到大杨山中的古庙等她。我等了五六天,终于,几天前的夜里,小梅来了,却身负重伤……”

    他把当时在古庙前发生的情况描绘了一遍。

    说罢,李元芳长叹一声:“我解决了那些追杀她的黑衣人,却没能挽救她的生命!她伤得太重了。”

    听到这里,王莽大吃一惊,脱口而出:“什么?小梅死了?”

    霎时间,屋内所有人的目光望向了王莽,狄仁杰惊讶地问道:“怎么,敬旸,你认识小梅?”

    王莽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我小时候在蛇灵中是认识一个叫小梅的女子,只是很久没有联系了,也不知道元芳兄说的小梅是不是我所认识的小梅。”

    狄仁杰和李元芳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哦,对了,元芳,你把小梅的样貌对敬旸说一下,看看是不是敬旸所认识的小梅。”

    忽然,狄仁杰抬起头来。

    王莽的目光望向了李元芳,他的心里颤抖着,生怕听到这个可怕的消息。

    李元芳点了点头,他回忆了起来:“小梅她身着紫衣,一张圆圆的鹅蛋脸,脑后扎着朝天辫,约莫二十岁上下。”

    听到这里,王莽的心渐渐地沉了下去,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一双拳头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狄仁杰、李元芳和如燕看到王莽的样子,三人互望了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

    狄仁杰缓步走上前来,轻轻地拍了拍王莽的肩膀。

    王莽深吸了口气,沉声道:“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良久,狄仁杰深深地吸了口气,点了点头:“真是义女呀!”

    如燕低声抽泣起来:“她是为我,是为了我呀……我害死了她,害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狄仁杰拍了拍她的肩膀:“如燕啊,小梅是为仁侠,为义气,为了国家社稷,她的死可谓是重如泰山呀。比之‘蛇灵’中那些披着人皮的禽兽,苟活于人世之间,不知要强了多少倍!”

    如燕点了点头,抹去脸上的泪水。

    狄仁杰缓缓踱步了起来,忽然,他停住脚步,转身问道:“元芳啊,小梅临终前都说了些什么?”

    李元芳说道:“当时,她已在弥留之际,只是断断续续地说道:‘快,赶、赶回洛、洛阳,闪、闪、寒、寒、寒……’说到这儿,她已气绝身亡。”

    王莽还陷入在小梅身死的噩耗中,没有说话。

    狄仁杰沉思着,缓缓地说道:“我想,她一定是要告诉你‘蛇灵’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只可惜伤势过重,没能把话完。”

    李元芳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可是大人,这些日子,我将这几句话翻来覆去地想了几百遍,仍然参详不出其中的含义。”

    狄仁杰沉思良久,说道:“她让你马上赶回洛阳。”

    李元芳点了点头:“正是。”

    狄仁杰徐徐踱了起来,口中喃喃地道:“这几句话一定非常重要,否则,小梅绝不会在弥留之际,特意说出这几个字。可是……她到底要告诉我们什么呢?”

    李元芳的目光望着狄仁杰。

    忽然,王莽开口了:“大人,我想,我知道了些什么。”

    屋内的三人目光望向了王莽,狄仁杰紧紧地盯着王莽:“敬旸,我刚刚还说你会给我们带来惊喜,没想到……说说吧,敬旸你得到了什么消息?”

    这时,王莽忽然想到了小凤,要知道她们姐妹俩一模一样,难道……

    想到这里,王莽强压下了对小梅之死的悲痛,缓缓地开口说道:“有人要刺驾!”

    “什么?”

    屋内的三人惊呆了。

    ……

    黄昏,深山中的农家院,竹槽穿门而过,将水带进院子里的蓄水池中,发出了“哗哗”的响声,在这个寂静的院落里,这是唯一的一点声响。

    正房内亮着灯,桌上摆满各种奇形怪状的武器,几乎都是机括式的:飞轮弹刀、开花弩、燕子铛、无影针……

    一双手麻利地将武器一一组装完毕。

    此人正是前面出现过的跟肖清芳争论的那个紫袍人,他缓缓地掀开了头上的斗笠,一张熟悉的脸露了出来,他正是王莽哥哥虎敬晖的好朋友,同时他也是小桃的师傅——李文忠!

    此时,他的脸上挂着一丝笑容。

    忽然,他的耳畔仿佛响起了一阵阵铁蹄踏踏之声,金铁交击,伴随着一声声惨叫……

    李文忠痛苦地闭上眼睛,多年前他在黄国公府门前亲身经历的一场杀戮,又浮现在眼前——

    大门前,数十名男子齐齐地跪在府门前,每人身后站着一名手握鬼头大刀的刽子手。

    三声炮响,行刑官一声断喝:“午时三刻已到,行刑!”

    数十名刽子手钢刀齐落,人头翻滚,血流成河。

    后门,官军们将府中的女子驱赶到囚车上。

    一个女孩子哭喊着,躺倒在地,官军们连打带拖。

    这个女子看样貌,正是修真坊内同太子幽会的小慧。

    一骑马飞奔而至,马上人正是李文忠,他翻身下马,连声呼叫:“小慧,小慧!”

    他三拳两脚将官军们打倒在地。

    女孩子“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忠哥!”

    李文忠眼含泪水:“小慧,咱们走!”

    说着,他一把抱起了女孩儿。

    身后马蹄响起,一名官军队长手舞长刀,飞奔而来,寒光一闪,李文忠后背鲜血迸流,重重地倒在血泊中……

    ……

    李文忠慢慢地睁开眼睛,不知何时,他已是满面泪水。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一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桌上的钢刀。

    这是一柄其薄如纸的单刀,中指在刀刃上一弹,“铛”,声音清越、洪亮,刀在油灯的映照下放射出一道寒光。

    李文忠还有个名号,那就是“蛇灵”的六大首领之一的闪灵。

    明天,他将受总坛的派遣,去执行一项极其秘密的特殊任务……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