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四章 滥竽充数
一本读|WwんW.『yb→du→.co
    狄仁杰转过身来,对着静空说道:“静空师傅,这就是寒光寺中人口没有缺失的原因。/这个凶手其实是用自己替换了被杀死的这位僧人,现在你明白了吗?”

    静空张口结舌地说道:“替、替换?这、这……大人,您是说,有人杀了庙中的僧人,扮成他的样子混进众僧之中?”

    狄仁杰点点头道:“正是。”

    静空疑惑地点了点头。

    而桓斌则露出了一脸不以为然的神色:“阁老,这、这是不是太玄了。”

    狄仁杰笑了起来:“大将军,当你看到真相之时,就会觉得此事非但不玄,而且是合情合理,精巧细密。你们说呢,敬旸、元芳?”

    李元芳点了点头:“不错,非常合理。而且,可以是唯一的结论。”

    王莽轻笑一声:“大将军,这样的命案,说句不好听的,我和元芳兄随便一个都可以做的出来,而且能够比他做的更好!”

    狄仁杰微微点头,轻轻地哼了一声,对桓斌和静空说道:“二位,我可以断言,此人现正坐于偏殿之上,与寺中众僧共同诵经!”

    桓斌和静空惊讶得张口结舌。

    站在一旁的如燕问道:“叔父,您说这个凶手会不会就是闪灵?”

    狄仁杰摇了摇头:“这还不敢说呀,只有抓到此人,才能断定他的身份。”

    如燕说道:“可是,现在凶手已扮成了死者的模样,混迹于众僧之中,而我们又不知道死者是谁,要怎样才能把凶手找出来呢?”

    王莽和狄仁杰相视一眼,笑了起来。

    这时,李元芳说道:“大人,敬旸,你们笑什么,依卑职看,我们应当对众僧逐个询问,那个凶手肯定会露出马脚。”

    狄仁杰摇了摇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桓斌轻哼一声:“这好办,将这一干僧侣全部抓起来,等皇上进香后再审!”

    狄仁杰笑了起来:“大将军,那皇上明天要面对的,可就是一座空寺了!”

    桓斌一愣,继而一拍自己的脑袋:“嗨,瞧我这脑子,想的都是什么馊主意呀!可、可阁老,那怎么办呢?”

    如燕望着狄仁杰和王莽二人一脸轻松的样子,脖子一扬:“好了,叔父,看你和侯爷的样子,应该早就想到办法了吧,你们就别卖关子了,快说说吧!”

    王莽看了狄仁杰一眼,狄仁杰转向如燕,说道:“如燕呀,我记得,你曾对我说起过,‘蛇灵’组织的所有成员,身上都会带着一块蛇形木牌?”

    如燕一愣,她不明白,狄仁杰为什么在此时提起木牌,但还是赶忙道:“啊,是呀,小梅那一块现在就在我身上。”

    狄仁杰和王莽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

    偏殿内,众僧仍在诵唱经。

    忽然,殿门打开了,狄仁杰和王莽一行再次走了进来,后面,千牛卫抬着那具无头尸身。

    殿内的方丈以及众僧登时惊呆了,唱经声由强到弱,由弱到无,殿内霎时间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都望着那具无头男尸。

    狄仁杰走到中央,说道:“诸位师傅,今天早晨千牛卫在后园中发现了寺中一位僧人的无头尸身,而杀人凶手现在就坐在你们中间!”

    此言一出,众僧发出一阵惊叫,大家面面相觑。

    方丈也惊呆了,眼睛看着僧值静空。

    狄仁杰望着下面的群僧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知道这个凶手是谁,我甚至知道他坐在什么位置。千万不要以为我是在诈你,因此,为了大家的安全,请你站起身来!”

    王莽望着众僧,没有人动。

    见到没有人动弹,狄仁杰顿时冷笑了一声:“好极了,看来我需要把事情讲得再明确一些。”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说道,“这个凶手是‘蛇灵’属下的杀手,刚刚我们搜查僧房,在他的床上发现了他随身佩带的蛇形木牌!”

    说罢,他将手里的木牌高高举了起来,此时,王莽的一双鹰眼在人群里搜寻着。

    果然,坐在第四排中间的一个僧人,手下意识地向颈口伸了伸,但他立刻醒悟过来,赶忙将手放下。

    此人正是刚才殿上诵经时口不对声的那个僧人。

    王莽和狄仁杰对视一眼,二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而站在那人侧面的李元芳脸上露出了微笑,他转头向狄仁杰和王莽望去,狄仁杰和王莽正在看着他,李元芳对着二人微微点了点头。

    狄仁杰冷冷地说道:“怎么,你还不起立吗?”

    仍然无人回答。

    猛地,狄仁杰的手指指向了第四排中间的僧人:“你,站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向着狄仁杰手指的方向望去。

    那人吃了一惊,赶忙站了起来。

    狄仁杰说道:“请师傅用梵语念诵一段《金刚经》。”

    那人登时傻了眼,嗫嚅着道:“我、我……”

    狄仁杰一声冷笑,转头望向身边的方丈:“方丈大师,想不到此次恭迎皇帝驾临的僧侣之中,竟然有人不会用梵语诵经,这也真算得上是滥竽充数了!”

    方丈赶忙道:“这、这绝不可能!”

    说着,他转身冲那僧人说道,“法能,你平日里用梵语诵经在寺中也算是数一数二,怎的今日如此出丑?”

    “法能”低下了头。

    见到如此一幕,王莽顿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方丈大师,让我来回答你的问题吧,他不是法能,真正的法能在这儿!”

    说着,王莽的手指指向了地上的无头尸体。

    所有人发出一阵惊呼。

    僧值静空难以置信地说道:“大人,不会吧,站在您面前的就、就是法能啊!”

    狄仁杰看了静空一眼,冷笑道:“用佛家的话来说,那只不过是一副皮囊。敬旸,元芳,动手!”

    早已全神戒备的王莽和李元芳二人一声断喝,二人一左一右,纵身向“法能”扑去,“法能”脚跟一旋,身体如陀罗般飞快地向上拔起,双脚在柱子上一点,身形撞破窗户飞出殿外。

    殿中众僧发出一片惊呼,狄仁杰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方丈和僧值静空看到这一幕,顿时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大将军桓斌结结巴巴地道:“大、大人,您还真说对了……”

    狄仁杰拍了拍他的肩膀,向殿外走去。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