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三章 县令
一本读|WwんW.『yb→du→.co
    林永忠怒喝道:“像这等龌龊小人,怎能委之以民,真是将我江州官吏的脸面丧失殆尽!”

    听到这几人说话的语气,县丞心里一惊,隐隐有了些猜测。/

    他抬起头来,眼中含着泪水,委屈地说道:“难道我愿意受这样的侮辱?难道我愿意做缩头乌龟吗?!”

    他回过头来,望向恶仆:“他叫杜二,是平南侯府的管家,平日里为非作歹,无恶不作,真可以说是恶贯满盈,罪该万死!”

    那恶仆愣住了:“你、你、你敢骂我?”

    县丞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望向狄仁杰:“不错,这些我都知道。你们想让我怎么办?

    啊,要我把他抓起来?!好!”

    他一声大喝:“来人,将这无恶不作的侯府恶奴与我拿下!”

    周围的衙役们身体动了动,可没有一个敢上前。

    那恶仆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得意的冷笑。

    县丞转过身对狄仁杰、王莽和林永忠等人说道:“你们看到了吗,你们看到了吗?这就是五平县的衙役!”

    狄仁杰深吸一口气,目光转向身旁的林永忠。

    林永忠倒抽了一口冷气。

    县丞含泪说道:“你们说得对,我懦弱,我无能,我胆怯。可,是我一个人这样吗?这就是黄文越治下的五平!这里早就不是朝廷归治,这里是平南侯府的天下!”

    狄仁杰长叹一声。

    王莽和李元芳对视一眼,二人深深地吸了口气,没有说话。

    县丞指着那恶仆道:“你们都看到了,今天我得罪了他,明天我那一家老小就会在这县城内消失。”

    说着,他轻轻揩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林永忠走到县丞身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从怀里掏出了一封火漆压死的公文,递到他的手里。

    县丞一愣,伸手接了过来。

    林永忠说道:“打开看看。”

    县丞撕开公封,展开一看,登时惊呆了:“您、您、您就是新任五平县令林永忠大人?”

    此言一出,全场惊呆,恶仆顿时呆若木鸡。

    林永忠点点头道:“我就是林永忠。”

    县丞赶忙跪倒在地,叩头道:“卑职不知县令大人驾到,有失迎迓,望乞恕罪!”

    林永忠伸手将他搀起:“如果明天你一家老小真的被杀,那么相信我,尸体中也一定会有我!”

    县丞霍地抬起头来,眼中噙着泪水:“大人!”

    王莽和狄仁杰看着林永忠做法,微微地点了点头。

    这时,林永忠点了点头:“起来,都起来。”

    众人站起身来。

    林永忠的目光望向那恶仆。

    恶仆冷笑一声:“林县令,我奉劝你一句,在五平县做官得罪了平南侯府,是长久不了的!”

    王莽不屑地说道:“哦,是吗?我今天倒要看看,这平南侯府是怎样的强凶霸道,以至于一个恶奴竟敢威胁朝廷的县令!”

    恶仆狞笑道:“不信你们就试一试。你们今天抓了我,明天就得跪着把我送出衙门!”

    王莽说道:“好,那你就等着吧!”

    这时,狄仁杰冷笑一声:“果然是恶仆嘴脸!”

    说着,他对林永忠使了个眼色,林永忠点了点头,快步走到吴四的尸体前问县丞道:“这老汉是怎么死的?”

    县丞长叹一声道:“今天晌午,平南侯府的家奴杜二率人闯进公堂,勒令县衙出差抓捕小蒲村的锦娘。

    卑职还未及问明缘由,这恶奴便看到了前来告状的吴四,他立时命恶仆们拳打脚踢,卑职苦劝之下,这干恶奴才悻悻而去。

    他们走后,衙役们上前查看,这老汉吴四已经七窍流血而亡。”

    狄仁杰的目光望向恶仆:“杜二,就是他?”

    县丞点了点头:“就是他!”

    恶仆冷笑一声,扭过头去。

    狄仁杰重重地哼了一声:“杀死这老汉的凶手原来是你!”

    恶仆有恃无恐地道:“不错,是我!”

    李元芳眼冒火花,双手攥成拳头。

    王莽的内心也是升起了熊熊怒火,他没想到竟然有人这么大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会行凶。

    想到这里,王莽轻叹了口气:放心吧,吴四,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这时,狄仁杰说道:“县丞大人,人既已死,为何不用棺椁盛殓,而要将尸体暴晒于天光之下,这是何道理?”

    县丞惭愧地说道:“这杜二临走时威胁,如果明天午时交不出锦娘,就、就要拆毁县衙。

    是我无能,畏怕平南侯府的势力,因此命人将老汉的尸体放在衙外,引锦娘前来!”

    林永忠轻轻叹了一口气。

    狄仁杰的眼中冒着愤怒的火焰。

    王莽眼中闪过浓浓的怒气,他看了看沉默不语的锦娘。

    猛地,一直沉默着的锦娘扑上前来,狠狠一口咬在杜二的脖子上,鲜血立时流下来,杜二一声惨叫。

    如燕赶忙上前将锦娘拉开。

    杜二捂着脖子叫道:“你、你他妈这个臭娘们,早晚有一天让你死在我手里!”

    “啪”!

    王莽狠狠一掌打在杜二的脸上,血登时顺着他的嘴角淌下来。

    杜二怒道:“你、你他……”

    “啪”!

    又是一记耳光,杜二原地转了一圈倒在地上。

    他望着王莽,吓得心惊肉跳,向后抽了抽身子。

    王莽缓缓走到他身前,一伸手捏住他的脖颈,“咯”的一声,杜二的舌头吐了出来,双眼翻白。

    狄仁杰赶忙说道:“敬旸,放开他。”

    王莽松开了手:“先生,这等恶贼还留他做甚?既然县里的衙役们不敢动手,就让我送他回家吧。”

    杜二一脸恐惧之色,但还要犟嘴:“你、你敢在衙门行凶!”

    王莽笑了笑,说道:“连你这种鼠辈小人都可以在县衙里公然打死告状之人,那就说明这五平县是大周律法管不到的地方,因此,我杀了你也就是很平常的事了。你说呢?”

    王莽的话阴森森的透着杀机,杜二不禁浑身一抖,不敢再犟嘴了。

    这时,狄仁杰给了王莽一个眼色,王莽退到了一边。

    狄仁杰对着一旁的如燕说道:“如燕,照顾锦娘。”

    如燕几步走了过来,将锦娘扶到了一旁。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