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二章 黑斗篷
一本读|WwんW.『yb→du→.co
    平阳客栈客房内一片漆黑。/

    葛斌开门走进来,晃亮火折点着桌上的风灯。

    一条人影缓缓从面前的墙壁上升起,葛斌大惊。

    墙上的影子越升越高,葛斌一脸的惊恐之色,猛地回过身。

    身后,黑斗篷慢慢举起掌中的铁椎。

    葛斌一声惊叫,夺门而逃,“砰”的一声巨响,葛斌的头顶被铁椎砸碎,倒地而死。

    黑斗篷双脚迈过葛斌的尸体,向门外走去。

    再说那狄府正堂上,王莽问温开道:“温大人,你是说黄文越的后脑被重物砸碎?”

    温开点点头:“正是。全身只有这一处伤痕,想是他夺门而逃,被凶手用重物击中后脑而亡。”

    王莽和狄仁杰对视一眼,二人微微点了点头。

    忽然,狄仁杰问道:“还有什么别的发现?”

    温开摇了摇头:“驿丞说,晚上曾经有一个穿黑斗篷的人来馆驿找他,但没有看清那个人的脸。”

    狄仁杰说道:“在黄文越随身的行李中,发现了什么?”

    温开伸手入怀,掏出一张银票递了过去:“这是在黄文越随身行囊中发现的一张银票,票据是江州城中最大的紫小云银号开出的。”

    狄仁杰伸手接过来,不由得惊道:“好家伙,五十万两!”

    温开惊叹道:“数目惊人啊!”

    王莽冷哼一声:“这样的贪官,死不足惜!”

    狄仁杰叹了口气,说道:“一个的县令在任内竟狂敛五十万金,五平百姓的生计之艰,由此可知!”

    温开点点头道:“以卑职想来,这定是黄文越伙同薛青麟搜刮的民脂民膏。”

    王莽说道:“早就听闻他们俩穿一条裤子,没想到……”

    狄仁杰哼了一声:“这等赃官真是死有余辜!”

    温开长叹一声:“薛青麟权势熏天,更有皇帝和朝中的大佬们撑腰,因此,地方官吏趋炎附势、助纣为虐、掠夺生民,中饱私囊也就不足为怪了。”

    狄仁杰点点头道:“温开,这个黄文越平时有没有仇家?”

    温开沉吟道:“黄文越做了十年五平县令,与平南侯薛青麟狼狈为奸,巧取豪夺,搅扰地方,以卑职想来,仇家定然是有的。

    然而,究竟是谁,为了什么样的动机做下此案,却无从寻找端倪。”

    王莽深深地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狄仁杰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踱了起来。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他。

    这时,王莽抬起头来:“温大人,实不相瞒,我刚让仆人准备去江州找你,没想到你竟然就来了。”

    “找我?”

    温开抬起头来。

    狄仁杰等人的目光也望向了王莽和温开二人。

    王莽说道:“其实,我准备让温大人调取一下黄文越的官档,我怀疑这个黄文越和薛青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关系?”

    狄仁杰转过头来。

    王莽点了点头:“大人,您知道,薛青麟是靠着诬陷黄国公一家而上位的,据我了解,当时诬陷黄国公一家的可不止薛青麟一个。”

    狄仁杰问道:“敬旸,你是说……”

    王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在场的众人也明白了过来。

    忽然,狄仁杰停住脚步轻声道:“薛青麟……”

    温开说道:“阁老,您想到了什么?”

    狄仁杰说道:“黄文越与薛青麟的关系如此密切,也许,从薛青麟的身上,可以得到一些端倪。”

    温开一愣:“哦?”

    狄仁杰问道:“温开,这个黄文越是什么出身?”

    温开说道:“哦,近几日,卑职查看了黄文越的所有官档,此人并非进士出身,为五平县令之前吏部也没有任何记录。”

    狄仁杰抬起头来:“哦?这怎么可能?”

    温开说道:“他是十年以前黄国公李霭谋逆案后,由一介平民直擢为五平县令的。”

    王莽眼睛一亮:“果然如此!”

    狄仁杰双眉一扬:“黄国公案?敬旸,你说对了,难怪他和薛青麟的关系如此紧密。”

    温开点了点头:“正是。”

    王莽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温开问道:“阁老,这与黄文越的死有关系吗?”

    狄仁杰转过身来:“现在还不好说。但以我多年断案的经验来判断,此案不简单啊。”

    王莽微微点了点头:“看来现在只剩下薛青麟这一条线索了。”

    ……

    此时,平南侯府一片寂静,只有正堂还亮着灯。

    一条黑影掠到正堂门外,正是小云。

    更远处,一条娇小的人影静静地望着不远处的小云,正是一路紧随而来的锦娘。

    这时,小云飞快地贴到窗旁,点破窗纸,向堂内望去。

    正堂内,薛青麟坐在榻上,手拿一封书信专心地看着。

    有顷,他抬起头,长长叹了口气。

    小云的眼睛亮了起来,紧张地望着薛青麟。

    薛青麟将信纸折好,放进怀中,站起身,吹灭风灯,快步向大门走来。

    站在正堂外的小云纵身而起,跃上了屋檐。

    锦娘也赶忙隐蔽起来。

    “吱呀”一声,正堂门打开,薛青麟探出头朝左右看了看,而后快步走出,回手轻轻掩上房门,向后进院落走去。

    小云从房梁上纵身跳下,尾随薛青麟而去。

    在小云身后,锦娘皱了皱眉,身形一闪,也跟了上去。

    后堂内未烛火,一片漆黑。

    薛青麟快步走进来,回手插上房门。

    小云轻轻一纵来到窗下,透过窗纱向里面望去。

    只见薛青麟将书架上的书搬下来,打开暗室的门走了进去,“咯”的一声,暗室门关闭。

    小云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她腾身而起,几个起落,眨眼之间便消失在夜色中。

    锦娘隐在黑暗之中,微微地皱了皱眉,喃喃自语:“难道她也是为了那件东西?”

    令人惊奇的是,此时,她的声音竟然和平日里所用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这时,“吱呀”一声,后堂的门打开了,薛青麟站在门前,望着小云隐去的方向,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隐藏在黑暗中的锦娘看着薛青麟的表情,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良久,薛青麟向着正堂走去。

    看到这一幕,锦娘深吸了口气,身形一闪,向平南候府外面奔去,很快,她消失在了夜色之中。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