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章 黑暗之山
一本读|WwんW.『yb→du→.co
    相传“黑暗之山”是黑衣天神的居所,它隐匿于凉州以北的群山之中。/

    那里聚集着黑衣神祇,这些神祇掌管甘凉道和大漠中的一切。

    然而没有人知道“黑暗之山”的确切位置,更没有人真正见到过它。

    因为前去寻找它的,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回来……

    黑沉沉的苍山一片混沌,在这天地潜遁形藏之时,遥远的天际却突然亮起了一道奇诡的光束,光束由红而绿,由绿而蓝,慢慢地散延开来。

    猛地,沉寂的苍穹发出一阵低吼,紧接着,一片蓝光陡然亮起,将黯淡的天地彻底点燃。

    在这妖异的蓝光中,一座高达万仞陡峭峻拔的山峰突兀而出,似乎刚从九天落地。

    山峰绝顶之处,一座古堡巍然矗立。

    在天边那片蓝光的映衬下,古堡显得诡异、不祥。

    这就是“黑暗之山”。

    沿着陡峭的山峰有一条蜿蜒盘旋通往古堡的山路,一辆马车正疯狂地奔向古堡。

    月光下,尖顶古堡笼罩在乌蓝色的光芒中显得阴森恐怖,大门静静地敞开着,里面透出点点昏暗的灯光。

    马车疾驰而来,车夫勒住马头,马发出的嘶鸣声仿佛要撕裂长空。

    马车停在了古堡的大门前。

    车门打开,一个身穿绣金黑色外袍,腰悬长剑,头戴青铜面具的人缓缓下车,向古堡内走去。

    圆拱形的大厅显得极其宽敞,四壁悬挂着一些身着绣金黑袍、形状怪异的人像。

    一条冲天向上的异形石柱供奉在中央。

    绣金黑袍走到石柱前,轻轻拍了拍,“吱呀”一声,石柱中央裂开了一道门,绣金黑袍大步走了进去。

    “砰”的一声,石柱门关闭了。

    古堡门前马车夫抖动丝缰,马车缓缓启动。

    忽然,马车的轿厢之下掉出了一件“东西”,那“东西”着地后飞快地向旁边一滚——竟然是个身着丫鬟服色的小姑娘。

    马车加速向山下奔去,小丫鬟飞快地站起身,掩进古堡大厅。

    大厅里一片寂静。

    小丫鬟四下观察了一下,火速来到石柱前,试探着轻轻叩了叩,石柱门又“吱呀”一声打开了,小丫鬟闪身而入。

    古堡下面是一座巨大的地宫,阴森诡谲。

    宽阔的回廊四壁用花岗岩雕凿而成,墙壁上镶嵌着一盏盏三层八碗的骷髅铜灯,灯碗里蓝绿色的火焰幻发出妖异的光芒。

    地面是条石铺成的台阶,盘环曲折不知通向何方。

    绣金黑袍快步沿台阶向下走去。

    椭圆形的地宫大厅中央陈设着一张硕大无比的圆形石台,台面等分为九份,每一份的中心都设有一只青铜扳掣和一道剑槽。

    石台中央安放着一只青铜铸就的碧身红睛张着大口仰面向天的蟾蜍。

    石台的上方,一条青铜铸成的飞龙腾空横亘,青龙口中衔珠,面向下方的蟾蜍。

    石台前有八个人恭敬地站立着,他们统一头戴面具,身着绣银黑袍,腰悬长剑,每人面前都有一道剑槽。

    八人按照各自的等级依次排立,静静地等候在那里。

    脚步声响,绣金黑袍快步走进大厅,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前。

    先来的八人齐齐向他躬身行礼:“天王。”

    绣金黑袍点了点头。

    位于坤位的绣银黑袍说道:“天王,一切准备就绪,只待天王到来便正式开坛。”

    绣金黑袍面无表情地道:“开始吧。”

    说着,他率先伸手握住面前的青铜扳掣,另外八人随后照做。

    九人同时向后用力一拉,只听“咔”的一声,石台中央的蟾蜍缓缓升起,慢慢接近了上方横亘的飞龙,又是一声响,蟾蜍停住了。

    时间仿佛停顿了,一阵寂静。

    突然,铜铸飞龙的身体发出一阵颤动,龙嘴中衔着的珠子啪地落了下来,不偏不倚,正正地落入下方蟾蜍的口中。

    紧跟着大厅内响起了一阵轰鸣,飞龙和蟾蜍同时震动起来,震动中,飞龙上升,蟾蜍落回原来的位置,一切恢复如常。

    位于巽位和坤位的两个绣银黑袍人说道:“龙体正对西北,地动的中央正是甘凉道大漠之中!天王所料丝毫不差。”

    绣金黑袍长长地出了口气,道:“一切都准备停当了吗?”

    坎位的绣银黑袍答道:“按天王吩咐,均已安排妥当。”

    绣金黑袍向他点了点头:“据苍黄之数推断,地动的准确日期应为九月二十四日,还有三天时间。

    诸位,此次行动事关者大,黑衣社能否再续前世荣耀在此一举。

    为前辈天王,为黑衣神社,诸位须同心戮力,务使大功告成!”

    众黑袍人躬身答道:“请天王放心!”

    绣金黑袍说道:“今日约众位前来,就是要将行动计划再详加勘议,务使其万全无虞。”

    众黑袍人颔首答是。

    绣金黑袍伸出手握住腰间长剑的剑柄缓缓拔出,放入面前的剑槽之内。

    其余八人照做。

    九柄长剑呈圆形排列,剑尖指向中央的青铜蟾蜍。

    猛地,石台下发出一声巨响,桌面竟从中央缓缓裂开,分为等份的九个小扇面,露出了藏于石台下面的一条深深的隧道,九条石质台阶通往隧道下面。

    绣金黑衣率先沿自己身前的台阶向下走去,众人相随。

    大厅上方的回廊之侧,一双眼睛盯视着下面发生的一切,正是刚才的小丫鬟卧伏在廊柱旁。

    她一动不敢动,只是静静地观望着。

    下面,九个黑袍人消失在黑沉沉的通道中。

    伴随着一阵轰鸣,石台复合,一切恢复如常。

    小丫鬟长长出了口气,轻轻站起身,蹑手蹑脚地向外面的大厅走去。

    “吱”的一声,石柱暗门打开了,小丫鬟飞快地闪了出来,伸手拍了拍柱旁机关,暗门关闭。

    她机警地四下看了看,迈步向外走去。

    忽然,她脚下传来“咔”的一声轻响,右脚踩中的一块方砖陷了下去。

    小丫鬟猛吃一惊抬起头来,说时迟,那时快,大厅之中响起一片警铃之声。

    小丫鬟飞快地向古堡大门奔去,只听身后“砰”的一声巨响,两旁的几根大石柱从中裂开,数百枝黑色弩箭急雨般向她射来,小丫鬟缩颈藏头就地一滚,弩箭从头顶急掠而过。

    她飞快地长身而起,“扑”“扑”几声,几枝后发的弩箭射中了她的肩胛和后背,小丫鬟的身体晃了晃,随后一咬牙伸手拔下了身上的弩箭。

    就在此时,两旁回廊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紧跟着,古堡沉重的大门轰隆隆地向两边关闭。

    小丫鬟大惊,顾不得身上的伤痛,纵身而起向大门扑去,就在大门即将合拢的一刹那,侧身飞掠而出。

    “轰隆”一声,大门关闭。

    小丫鬟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她挣扎着爬起身,跌跌撞撞地向前冲去,转眼间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