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一章 天降异兆
一本读|WwんW.『yb→du→.co
    宏伟的神都洛阳城,雉堞连云,极尽奢华,城中街市宽阔,建筑雄奇。/

    城西南是武皇居住的上阳宫及三省六部、各寺监台的衙门。

    城西北一座高耸的平台和两旁的黄顶建筑便是掌握天朝历法、天候、水文、节气的司天监。

    宏伟的神都洛阳城,雉堞连云,极尽奢华,城中街市宽阔,建筑雄奇。

    城西南是武皇居住的上阳宫及三省六部、各寺监台的衙门。

    城西北一座高耸的平台和两旁的黄顶建筑便是掌握天朝历法、天候、水文、节气的司天监。

    今天的司天监有些不同寻常,一众百姓围在大墙下向天空中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天空中,一群群飞鸟箭一般向司天监的南衙飞去。

    司天监南衙外,鸟群疾飞而至,毫不停留,直接撞向了南衙的梁柱和墙壁,发出一阵阵哀号,登时颈断翅折,尸体散落满地。

    司天监的官员们从四面八方奔来。

    大家惊诧地议论着:“这是怎么回事?”

    “飞鸟投柱,这是异兆啊!”

    “可从没见过这么多飞鸟触柱,我看是天道不乐,要出事,赶快通报监正大人!”

    话音未落,只听身后有人喊道:“让开,让开,监正大人到了!”

    众官吏赶忙两旁分开,司天监监正严守华率几名掌固飞步而来,一见眼前的景象他登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抬起头,只见群鸟还在不停地飞来,撞击着梁柱和墙壁。

    严守华不知所措,喃喃道:“难道这是大地动的先兆?”

    他猛地回过身,问身旁的掌固道:“后园的鱼池有什么动静?”

    掌固一愣:“回大人,还、还没有查看过。”

    严守华把手一甩:“走,去看看!”

    司天监后园中呈品字形排列着三座鱼池,都是为测量天候而置。

    池中冒着气泡,池鱼大部分已经翻白漂起,一些鱼儿还不停地翻腾跳跃着。

    严守华看见池中景象,登时脸上变色。

    他连忙对身后的掌固道:“果然是地动之兆!快,上天台!”

    天象台分为两层,上层置浑天仪及周天各量具。

    下层按五方:东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西方庚辛金、北方壬癸水、中央戊己土,置五套地动仪,均为东汉张衡制式:龙口衔珠,下蹲蟾蜍。

    严守华快步跑上天象台,就在他的脚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时,西方、北方地动仪龙口内的珠子“啪”的一声掉入了下方蟾蜍的口中,紧跟着中央地动仪龙口内的珠子也掉入了蟾蜍口中。

    严守华猛地停住脚步,脱口喊道:“西北大地动,波及神都!”

    ……

    凉州古镇是中土通往西方各国的必经之地,也是朝廷重兵把守的边塞重镇。

    古城里行走西域的商客行人络绎不绝,阵阵驼铃给这个边陲重镇带来大漠深处才能有的苍凉与凝重。

    虽然这里已经是武周的西北边陲,但凉州城作为它的州城,看起来还是雄伟大气,气势磅礴

    它虽然不能和长安、洛阳等城市相比,但城内还是人来人往,各地的商旅络绎不绝,一幅热闹非凡的景象。

    在凉州城的西北角座落着一座占地几十亩的侯府,侯府门前矗立着两个大狮子,一眼望去,当真是气势不凡!

    再抬眼看去,门匾上写着:逍遥侯府!

    这里正是皇帝赐给王莽的府邸。

    书房里。

    一身紫袍的王莽正坐在书案之后,他手中捧着一本厚厚的书,这本书正是七岁那年王莽离家时,养父王三送给他的。

    王莽仔细地看着书里面的字母,他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时而微笑,时而皱眉。

    良久,他放下了手中的书,微微地叹了口气。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一身粉色宫裙的小桃端着茶走了进来:“相公,你都整整看了一天了,休息会儿吧!”

    王莽接过了小桃手中的茶,笑道:“夫人,怎么改口了?不是一直不愿意叫我相公吗?”

    小桃白了王莽一眼:“小梅和小凤妹妹都叫你相公了,我能不叫吗?”

    “哈哈哈!”

    王莽笑了起来,差点呛住了。

    女人啊!口是心非!

    小桃假装恶狠狠地捶了王莽一拳:“笑,你还有脸笑!”

    王莽赶忙停住了笑声,对这位青梅竹马,他可是了解的颇深,要是惹恼了她,晚上恐怕就只能在书房里睡了。

    什么,去小梅小凤那里,那是不可能的,她们三姐妹早已经结成了战略同盟。

    想到这里,王莽赶忙说道:“好了,小桃,那个西方的先生请来了吗?”

    小桃看到王莽说正事,她停止了打闹,说道:“李叔去请了,应该不日就能请来吧!”

    王莽点了点头:“来凉州也有几天了,我们好长时间没有回王家堡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我们回家看看。”

    小桃点了点头:“嗯,我早就想去了!哦,对了,这是狄大人的信。”

    “哦!”

    王莽挑了挑眉:“又来信了!”

    小桃微微点头,把信递给了王莽。

    王莽伸手接过,很快,拆了开来,良久,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复杂之色。

    小桃看了看王莽的神情:“怎么了?”

    王莽说道:“大人在信中说要回并州老家了。”

    小桃惊讶道:“狄大人不是在江州吗?他怎么突然要回老家了?”

    王莽说道:“大人说他很久没有回家了,一来年纪也大了,想回家看看,二来么,他说在江州用着国库的支出,心中实为不安,这才请辞回并州老家。”

    小桃问道:“那你怎么这幅表情?”

    王莽微微叹了口气:“大人听说曾泰在凉州为官,而且我也在凉州,因此想绕道凉州来看看我们。”

    “什么?”

    小桃顿时吃了一惊:“狄大人要来?”

    王莽点了点头:“是啊,要是大人一来,恐怕我们的计划就要有所改变了。”

    小桃叹了口气:“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王莽苦笑一声:“可能是上天不让我们如此轻易地得手吧!”

    小桃说道:“据我们打入黑衣社内部的人传来消息,黑衣社最近似乎有什么大动作。”

    “哦?”

    王莽看了小桃一眼:“大动作?”

    小桃点了点头:“正是,而且我们已经查清楚了,现在的乾位圣骑士正是薇儿。”

    王莽叹了口气:“还真是她!”

    忽然,小桃抬起头来:“要不要我们提前行动,在狄大人到来之前消灭了她们,现在的黑衣社可没有什么高手。”

    王莽摇了摇头:“山里的好说,但是你忘了城里的那位了吗?”

    “城里的!”

    小桃猛地抬起头来。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