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封信
一本读|WwんW.『yb→du→.co
    王莽径直来到狄仁杰房中,告知狄仁杰刚才的事情。/

    狄仁杰抬头望着王莽:“什么?”

    王莽说道:“正是。夫人请我将这封信送到凉州城西的吉祥巷,交给红姑。”

    狄仁杰诧异道:“和小姑娘临终前所说一模一样。”

    王莽点了点头:“这里面定有文章。”

    狄仁杰喃喃地道:“看起来,这位夫人与死去的小姑娘定有关联。”

    王莽说道:“大人,把信打开看看吧。”

    狄仁杰摇了摇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私自拆看,君子不为。”

    王莽觉得自己刚才的提议有些唐突,略显尴尬道:“倒也是。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

    狄仁杰问道:“她还说了些什么?”

    王莽说道:“哦,对了,她还问起了王家堡的情形。”

    “哦?”

    王莽点了点头。

    狄仁杰沉吟着,良久道:“敬旸啊,我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王莽一惊:“哦,是什么?”

    狄仁杰刚要说话,传来一阵低低的敲门声。

    狄仁杰冲王莽使了个眼色,元芳快步走了过去,打开房门,一名仆佣端着茶盘站在门前。

    王莽说道:“尊驾,有事吗?”

    仆佣微笑道:“奉主人之命,为怀先生及各位送来参汤。”

    王莽谢道:“有劳了。”

    仆佣快步走进房内将参汤放在桌上,退了出去。

    王莽关闭房门,目光望向狄仁杰。

    狄仁杰缓缓点了点头。

    王莽猛地拉开了房门,那名送汤的仆佣一个趔趄摔进门来。

    狄仁杰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走上前去将他扶起:“尊驾,你这是……”

    仆佣尴尬万分地说道:“啊,啊,小的,小的忘了将托盘取走。”

    狄仁杰说道:“哦,请吧。敬旸,让元芳、狄春他们到我这里来一下。”

    说着,他冲王莽使个眼色,王莽会意地转身离去。

    仆佣走到桌边,拿起托盘,赔笑道:“老爷,您趁热喝吧。”

    狄仁杰点了点头:“多承挂怀。”

    仆佣快步走了出去,回手关闭了房门。

    可他并没有离开,而是贼眉鼠眼地向门里看了看。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轻轻地咳嗽,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

    王莽站在不远处的阴影中。

    仆佣赶忙道:“啊,您、您……”

    王莽冷笑道:“怎么,又忘了什么吗?”

    仆佣慌慌张张地说道:“没,没有,没有。”

    说着,讪讪地转身离开。

    狄仁杰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听着门外仆佣离开的脚步声,他缓缓走到桌边,端起参汤,放到了鼻端。

    一声炸雷响起,狄仁杰吃惊地抬起头向窗外望去。

    窗外一点寒星暴起,闪电般直奔自己前胸而来,狄仁杰下意识地一侧身。

    “啪”的一声寒光撞上了狄仁杰手中的汤碗,汤碗落在地上摔得粉碎,碗中汤泼洒出来,地上登时腾起一股轻微的白烟。

    窗外人影一闪,夫人薇儿跃进屋中。

    狄仁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夫人好伶俐的身手,怀某在此谢过夫人相救之德。”

    说着,他躬身一揖。

    薇儿笑了笑道:“怀先生太客气了。有一件事薇儿想当面向怀先生请教。”

    狄仁杰说道:“夫人请讲。”

    薇儿看着狄仁杰一字一句道:“是你们破了王家堡的神庙,对吗?”

    狄仁杰望着薇儿,半晌才道:“看来,王蔷已经得知了此事。”

    薇儿点点头:“不错,怀先生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狄仁杰说道:“夫人说得不错,王家堡神庙的机关确被我等击破。”

    薇儿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狄仁杰沉吟片刻道:“我们的身份并不重要。我想夫人关心的应该是那个小姑娘。”

    薇儿一惊:“梅香,她现在哪里?”

    狄仁杰叹了口气说道:“凉州,吉祥巷,红姑。这就是神庙之中,被我们救下的小姑娘临终前所说的话。”

    薇儿愣住了,良久才缓过神来:“她死了……”

    狄仁杰紧盯着薇儿:“是的,她死了。”

    薇儿轻声道:“她还说了什么?”

    狄仁杰说道:“黑暗之山,大地动,饷银。”

    薇儿猛地抬起头来道:“她提到了黑暗之山?”

    狄仁杰点了点头道:“正是。”

    薇儿试探道:“她临死前,没有交给你们什么东西吗?”

    狄仁杰顿了顿:“一条腰带。”

    薇儿双眉一扬,踏上一步:“给我!”

    狄仁杰笑了笑道:“夫人问了半天,也该容老朽问上一句了吧?”

    薇儿止住脚步点了点头。

    狄仁杰问道:“你认识那个小姑娘?”

    薇儿说道:“是的,她叫梅香。把腰带给我吧。”

    狄仁杰笑道:“不要着急,你们是什么关系?”

    薇儿说道:“你有必要知道这些吗?”

    狄仁杰点了点头道:“当然,这很重要。”

    薇儿说道:“梅香是王蔷的贴身丫鬟。”

    狄仁杰摇了摇头:“我问的是你们的关系。换个问法吧,你们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薇儿拒绝道:“对不起,这一点我不能回答你。”

    狄仁杰笑了:“那么,对不起,腰带不能给你。”

    薇儿笑靥如花,她的目光望向了方几上的腰带:“你能够拦得住我?”

    “他不能,我能。”

    话到人到,眼前一花,王莽站在了薇儿面前。

    薇儿惊呆了:“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王莽笑了笑道:“这一点并不重要。夜已深,夫人请回吧。”

    薇儿望着王莽一字一句地道:“你真的认为能够阻拦我?”

    王莽冷冷地道:“我并不想动手。但如果迫不得已,我会试一试。”

    屋中一时无声。

    薇儿静静地望着王莽,良久,她笑了:“我不是你的对手。罢了,但愿你们能言而有信,将我的书信和腰带交到红姑手中。”

    说着,她身形一纵,跃上窗台转过身道:“王蔷不会放过你们,一切小心。”

    说着,腾身从窗中跃了出去。

    听到响动,李元芳走了进来:“大人,您没事吧?”

    王莽说道:“有我在,大人能出什么事?”

    李元芳说道:“我听到这边有动静,就赶紧过来了,那个夫人是怎么回事?”

    狄仁杰对着王莽说道:“敬旸,你给元芳说说吧!”

    待王莽给李元芳说完之后,他长长地出了口气:“大人,看来王蔷一伙已经知道了是我们击破神庙救出了小姑娘。”

    狄仁杰点了点头:“这古堡中诡异之极,四处暗伏杀机,我们的处境不妙啊!”

    狄仁杰走到桌旁,拿起了那条腰带对王莽说道:“看来,这条腰带非常重要。刚刚夫人说过,那个死去的小姑娘叫梅香,是王蔷的贴身丫鬟。”

    狄仁杰缓缓地说道:“这也就是说,她死前很有可能就是从这座城堡逃走的。”

    忽然,狄仁杰轻声道:“这腰带上的纹路奇怪得很。”

    王莽挑了挑眉道:“哦?”

    狄仁杰指着腰带上的纹绣说道:“你来看,一般腰带上的团绣都是以各种花卉、鸟兽为题,尤其是女孩子的腰带。可你看这一条……”

    王莽和李元芳凑到近前看了看道:“不错,这上面绣的花纹都是勾股图形,不知是什么意思。”

    狄仁杰沉吟着道:“这不是一条普通的腰带,这些花纹也绝非做装饰之用……”

    他抬起头静静地思索着。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