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一十九章 大漠劫饷的真相?(推荐票,加更)
一本读|WwんW.『yb→du→.co
    良久,廖文清靠坐在榻上长叹一声道:“原来事情竟然是这样。/”

    狄仁杰点了点头道:“直到几天前,我们才真正确定了你的身份。”

    廖文清翻身爬起,眼含热泪道:“众位大人救命之恩,末将铭感五内,永生不忘!”

    说着,他重重地叩下头去。

    狄仁杰将他搀扶起来:“好了,好了,你重伤在身就不必多礼了。”

    狄仁杰给王莽使了个眼色,王莽了然地点了点头。

    忽然,王莽深吸了一口气道:“廖副将,我们一直在等你,同时也在等待真相。现在你可以对我们说一说,大漠之中饷银被劫的真实情形了吧!”

    廖文清长叹一声,点了点头道:“那天,大军进入沙漠后不久便遇到了大地动,强风卷起百丈黄沙将众军打得七零八落,人仰马翻……”

    说着,他的眼神中流露出惊惧之色,仿佛又回到了那恐怖的大劫难中……

    大地疯狂地震动着,天空已呈黄雾色。

    暴风嘶吼,肆虐地将地面的黄沙扬起,继而在空中组成一道道沙墙,向房哲率领的三千押运饷银的铁甲军横扫而来。

    大军已乱作一团,人喊马嘶,旗倒车翻,剧烈的震动使人和马都站立不稳。

    迎面一道高达数十丈的沙墙排山倒海般径奔大军扑来。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沙墙以摧枯拉朽之力撞上了大军。

    刹那间,队伍中传出一阵惨叫,数十名军卒连人带马被沙墙撞得腾空飞了出去,人和马的身体在空中连连翻滚,重重地落在数百米开外。

    众军更加混乱,惊恐使人失去理智,转眼之间,人仰马翻,拥挤踩踏,落马的军卒被马蹄踩中前胸后心。

    众军发出一阵阵绝望的惨叫;拴在战马上盛水用的皮袋纷纷落地,被马蹄蹬破,水花四溅,呼号之声响彻大漠……

    良久,廖文清长叹一声道:“那景象真是太恐怖了!末将是凉州人,可以说对大漠相当熟悉,可却从来没见过那种情形。”

    王莽点了点头道:“那,后来呢?”

    廖文清说道:“待地动停止,暴风过去,房将军命末将查看饮水储备的状况,末将点查之下,全军竟只剩下四十袋整水。”

    “只剩下四十袋?”

    “是啊。这还不是最糟的,最糟糕的是通往凉州的官道竟被黄沙掩埋了。

    无奈之下,我们只得使用罗盘和地图硬着头皮向前行进……

    当时大军因缺水已无法继续前进。

    正在山穷水尽之际,大漠中突然出现了奇幻之象……”

    狄仁杰、王莽和曾泰对视一眼,几乎是同声问道:“什么奇幻之象?”

    廖文清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们看到了许多黑衣天神手托银制的水瓶从远处向我们飘来!

    开始大家尚有敌意,房将军还号令众军摆出战斗队形。

    可这些黑衣天神似乎并无恶意,来到近前,他们将银罐中的水倾洒在沙地上,众军一见再也忍耐不住,一拥上前……”

    王莽和狄仁杰对视一眼,问道:“这些黑衣天神是什么样子的?”

    廖文清说道:“身穿黑袍,头戴青铜面具,就像我们小时候看到的黑衣大神庙中的神像一般。”

    狄仁杰问道:“你是哪里人氏?”

    廖文清答道:“末将是凉州城北王家堡人。”

    狄仁杰“哦”了一声:“你是王家堡人?”

    王莽微微吃了一惊。

    廖文清说道:“正是。”

    狄仁杰看向了王莽,王莽知道他的意思,王莽微微摇了摇头,表示并不认识廖文清。

    狄仁杰微微点了点头:“你继续说吧!”

    廖文清说道:“转眼之间,军士们拥上前去,真说得上是鲸吞牛饮。

    当时众军欢声一片,以为真是遇到了救星,可没想到,没想到……”

    说到这里,他说不下去了,泪水涌出了眼眶。

    狄仁杰长叹一声,目光望向王莽和曾泰。

    王莽和曾泰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

    廖文清颤声道:“大,大人,末将,末将……”

    狄仁杰点了点头道:“我能够理解你的感受,不要着急,慢慢说。”

    廖文清抽咽了两声,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道:“当时,房将军对末将说,‘看来这些黑衣天神确实是来救我们的,你也过去喝点水吧’。

    其实,末将早已口渴难忍,可当我看到房将军并没有过去的意思,末将也就只有再忍耐一时。

    当时我想,他之所以没有过去,可能由于身为统军将领不好与军士们抢水,但等军士们喝完了,他总是要去的。

    于是我便留在了他的身旁。

    “军士们喝完了水,又唱又跳,兴奋不已。

    这时房将军说自己不渴,让卑职去喝水。

    说实在的,卑职感觉嗓子就要冒火了,便再也忍不住了。

    却、却突然发现情况有些不对,所有的士兵都是眼神迷乱,狂歌乱舞,这根本不是因为高兴才如此激动的样子。

    我抓住一名军官,命他整队准备出发,可是,他、他却摔倒在地,没有了呼吸……

    “我大惊之下,急忙要找房将军禀告此事,一转身却发现他已经站在了卑职的身后。

    我赶忙告诉他事情不对,他却好整以暇笑着对我说:‘是的。事情当然不对,你以为真的有黑衣天神?

    你以为真的会有人无缘无故地为大军送来清水?’

    听了这几句话,我当时直觉得脑子发蒙,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真是想不到房将军竟然会是勾引歹人前来劫夺饷银、戕害三千弟兄的内贼!

    当时我气血上涌拔出刀准备反抗,身后的几个黑袍人已经出手,将卑职制住。

    “那些黑袍人将末将捆绑起来,放在大车之上,而后驾着装载饷银的马车向西北方向而去。”

    忽然,王莽问道:“西北方向?”

    廖文清说道:“对。”

    狄仁杰和王莽对视一眼,问道:“如此说来,房哲就是隐藏在军中的内奸?”

    廖文清愤愤地道:“末将万万也没有想到,跟随房将军十几年,他,他竟然会……”

    狄仁杰给了王莽一眼眼神,示意不要插话。

    王莽微微点头,心里微微冷笑一声,静静地看着廖文清。

    狄仁杰点了点头道:“你被俘之后的情形又是怎么样的?”

    廖文清说道:“我浑身绑缚跟随车队颠簸了很长时间,穿过沙漠进入大山之中,约摸入夜时分来到了荒山中的一座古堡……”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