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一章 刺客
一本读|WwんW.『yb→du→.co
    蒙面人冷冷地道:“身为黑衣社成员,做出这等背逆之事,竟然还有脸求情!”

    说着他飞快地拔出了钢刀。/

    廖文清浑身战栗着道:“当时在大漠之中,我不过是心存不忍,一时冲动才喊出了那句话……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在荒山中,我已经死过一回,你们就当我死了不成吗……”

    蒙面人轻轻“哼”了一声道:“可你还活着。只有死人才会闭嘴。”

    廖文清赶忙道:“你放心,我绝不会泄露组织的任何秘密。

    刚刚那位狄大人盘问于我,我将责任全部推到了房哲身上,你想一想,说出了大漠中的实情,我也不会有好下场,你就放过我吧……”

    话音未落,窗外响起了几声掌声。

    廖文清吃了一惊,猛抬起头向窗外望望去,只见一个人缓缓走到窗前。

    细看之下,廖文清登时惊呆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刚刚还提到的狄大人,狄仁杰。

    狄仁杰一行推门进屋,廖文清心中暗惊,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目光盯着面前的蒙面人。

    蒙面人拉下脸上的黑布——竟是王莽!

    王莽冷笑一声:“廖将军,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廖文清浑身一软,瘫坐在榻上。

    院子里潜伏待命的千牛卫一拥而入,将西厢房包围,狄仁杰、曾泰缓缓走进里间。

    到了此时,曾泰还是不太相信发生在眼前的事情,他疾步走到榻前,指着廖文清说道:“你、你、真的是你?你是内奸?”

    廖文清双唇颤抖着,泪水夺眶而出,他羞惭的低下了头。

    这时,王莽冷冷地道:“怎么样,廖副将现在该实话实说了吧?”

    廖文清抬起头来:“侯爷,我、我……”

    狄仁杰上前一步:“既然你不知道怎么说,那我就给你开个头儿。

    你是黑衣社隐伏在解运大军之中的内奸,隶属于圣骑士王蔷。

    就是你将解运大军出发时刻及到达凉州大漠的时间提前通告了黑衣社,并暗匿军中以为内应。

    你故意将为大军储备饮水的后军放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当地动发生、强风袭来之时,储水后军首当其冲,损失惨重。

    我说的不错吧?”

    廖文清满面泪痕,点了点头:“是的。”

    狄仁杰说道:“待地动过去之后,大军失去了饮水,更糟糕的是,连官道也被强风掩埋,房哲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命令大军顶着烈日勉强前进,而为大军带路的人,正是你!

    你将大军带进了黑衣社的预定袭击地点,就在大军疲渴交加之时,那些伪装成神仙的黑衣社歹人们出现了……”

    廖文清抬起头来,看着狄仁杰:“大人,我自己说吧!”

    狄仁杰点了点头:“说吧!”

    王莽静静地看着廖文清。

    廖文清点点头,缓缓地说出了当时大漠劫饷的真相……

    当所谓的黑衣天神出现在大漠中时,房哲非常紧张。

    猛地,混乱中有人喊道:“是黑衣天王!”

    房哲的眼中带着疑惑,手缓缓拔起插在沙地中的佩刀。

    一旁的廖文清看了他一眼,说道:“将军,这些人飘行而来,难道真是黑衣天王?”

    房哲低声问道:“黑衣天王是什么?”

    廖文清解释道:“当地老百姓传,附近有座‘黑暗之山’,山里住着黑衣天王。他专管大漠中的一切,从风云气象到行路商旅的生死安慰。

    难道咱们今天真的碰到了?”

    房哲深深的吸了口气,抬眼向前望去。

    黑袍人渐渐飘近。

    房哲拔出腰刀,一旁的廖文清轻声道:“将军,如果真的是黑衣天王,抵抗也是没用的。”

    房哲猛地回过头,双目直视廖文清。

    廖文清说道:“不如静观其变。”

    房哲犹豫了。

    黑袍人已越飘越近。

    房哲猛然举起掌中刀,一声断喝:“准备应战!”

    众军迅速排成战斗队形,无声的向两翼展开,将数百辆装载饷银的马车围在了中央。

    忽然,前面的军卒喊道:“将军,他们拿着水和食物!”

    房哲定睛看去,果然,黑袍人的手中端着巨大的银制器皿,看样子像是水罐,后面的人手中端着银制托盘,上面似乎放着水果和食物。

    房哲愣住了,看了一眼身旁的廖文清。

    廖文清轻声道:“看来,他们没有恶意。”

    房哲没有说话。

    只见黑袍人双脚离地,轻盈灵动,宛如飞行在沙丘之上,转眼间便已经到了近前。

    房哲手中的刀动了动,身旁的廖文清一把按住了他的手:“将军,黑衣天王惹不得呀。

    您看,他们驭风而行,脚不沾地,不是神仙是什么!”

    房哲的手微微颤抖。

    廖文清又说道:“将军,一旦惹怒了天神,咱们可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房哲犹豫了。

    转瞬间,黑袍人已到众军面前。

    领头者将手中的银罐微微一顷,里面的清水‘唰’的一声洒落在干涸的沙地上。

    众军发出一阵欢呼。

    房哲松了口气,将腰刀插回鞘内。

    廖文清也松了口气。

    ……

    廖文清长叹一声:“藏在水里的毒药名叫‘欢乐笑’,是黑衣社经多年研制而成的奇毒,它无色无味,难以辨别。

    人服用之后,极其兴奋,狂呼高唱,不能自已,但只要停下来,药毒便侵入肌里,致人死命。”

    曾泰长叹道:“当时大漠之中的情形我是亲眼见到的,三千军士,不到半个时便力竭吐血而亡,其状真是惨不忍睹啊!”

    王莽冷冷地看着廖文清:“坑杀了这么多泽袍,你可曾后悔过?”

    廖文清双手捂脸,轻轻啜泣着,泪水顺着指缝淌了下来。

    狄仁杰强压下怒火,冷声道:“为了一个歹毒的计划,为了一己之私,为了你们不可告人的目的,竟置数千生命于不顾,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廖文清哭出声来:“大人,当时,我亲眼看着众军喝下了毒水,我心里,我心里……”

    他痛哭失声。

    狄仁杰轻轻摇了摇头:“一失足成千古恨。当时,你良心发现,提醒房哲水中有毒,然而,房哲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身旁的黑衣社歹徒刺伤,而你,自然成了黑衣社的叛徒。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