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二章 三人相遇
一本读|WwんW.『yb→du→.co
    王莽和李元芳对视一眼,二人缓缓地走到那人背后。/

    王莽轻轻抽了抽鼻子,果然,又闻到了熟悉的茉莉花香。

    李元芳舒了口气,和王莽对视一眼,二人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王莽沉吟片刻,然后冲柜台喊道:“伙计,我要打尖儿!”

    伙计一愣,立刻跑了过来,殷勤地笑道:“好嘞,客官,您看您坐在哪儿?”

    王莽说道:“堂中也没有富余的座头儿了,我看就和这位兄台挤一挤吧。”

    说着,他一指身穿胡服的人。

    伙计赶忙走过去道:“这位先生。”

    那人闻声转过头来,果然是女扮男装的宁氏。

    伙计刚要说话,王莽抢先道:“这位兄台,堂里没有座位了,小弟二人能否与兄台合用这副座头啊?”

    宁氏四下看了看,堂里确实没有空位,她勉强笑笑,点了点头道:“二位兄台请坐。”

    王莽和李元芳对视一眼,二人眼中闪过一丝微笑,坐在了她的对面。

    王莽对小二说道:“给我们切两斤肉,再打一壶酒。”

    小二答应着跑了下去。

    二人坐定之后,王莽的目光望向了对坐的宁氏。

    恰在此时,宁氏也正好打量着他,四目相对,宁氏赶忙将目光移向了别处。

    王莽微笑道:“看兄台面如冠玉,目若朗星,言谈举止温文尔雅,定是一位饱读诗书的仕中举子。”

    宁氏笑了笑:“兄台过誉了。僻野寒儒,周游四方,何敢妄言饱读诗书。”

    王莽说道:“兄台真是太谦了,诗书礼义自孔孟沿传,遍达旷野八荒,谁能说僻野之中就无大隐名士呢。”

    宁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大隐名士岂能如小弟这般,这可真是侮辱斯文。”

    王莽笑道:“我等三人一番繁文缛节,互以兄台称之,实为不便。何不道出姓名年齿,以便叙谈。”

    宁氏微笑拱手道:“兄台所言极是。小弟宁无双,今年二十有二。”

    王莽笑道:“那,我可要尊称你一声贤弟了。在下王敬旸,痴长贤弟三年。这位是李元芳。”

    李元芳笑道:“在下李元芳,今年三十有二,恐怕要做两位的兄长了!”

    宁氏起身施礼道:“王兄、李兄,小弟有礼。”

    王莽和李元芳站起身来,赶忙还礼:“愚兄愧受。贤弟请坐。”

    “贤弟请坐!”

    三人二次落座。

    王莽和李元芳对视一眼,李元芳说道:“贤弟要到哪里去呀?”

    宁氏说道:“扬州。”

    “扬州!”

    “扬州!”

    王莽和李元芳吃了一惊,失声叫了出来。

    宁氏奇怪地看着王莽和李元芳二人。

    王莽解释道:“可恰凑巧,愚兄二人也要到扬州去。”

    李元芳笑地点了点头。

    宁氏挑了挑眉道:“哦,二位兄长也要到扬州?”

    王莽说道:“正是。我二人在扬州有些事情要办。”

    宁氏点了点头。

    这时,王莽给了李元芳一个眼神,李元芳会意地微微点头,他看向了宁氏,说道:“贤弟,愚兄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宁氏说道:“自家兄弟,兄长但讲无妨。”

    李元芳说道:“自我们兄弟见面后,便只觉贤弟愁眉紧锁,难道有什么为难之事吗?”

    宁氏一惊,抬起头来。

    只见王莽和李元芳关切地注视着她。

    宁氏长叹一声,眼圈顿时红了,她轻声道:“家兄在扬州出了事,而今生死未卜,小弟、小弟……”

    说着,泪水滚落下来。

    王莽赶忙道:“贤弟不必悲伤,一切皆有天数。也许尊兄吉人天相,能够逢凶化吉呢。”

    李元芳点了点头:“是啊,贤弟不必如此,也许令兄无碍呢!”

    宁氏轻轻擦去泪水,说道:“多谢二位兄台,借二位哥哥的吉言,但愿能够如你们所说。”

    三人说话间,鲁吉英带着掌固、车夫也走了出来。

    店伙计赶忙迎上:“三位爷,是要吃饭吗?”

    鲁吉英点了点头道:“好热闹啊。我说,连副座头也没有,这饭怎么吃呀?”

    伙计四下看了看道:“客官,您看这样好不好,您点好菜,我给您送到您住的客房里去。”

    鲁吉英沉吟片刻,点了点头:“也只能如此了。我看也不用点菜了,就由你来安排,只要够我们仨吃的就行了。”

    伙计吆喝道:“好嘞,您就放心吧!”

    鲁吉英转身向二进院走去。

    忽然,一只手扯住他的衣袖。

    鲁吉英一愣转头一看,拉他的人正是掌固。

    鲁吉英皱了皱眉头道:“拉我做什么?”

    掌固轻轻嘘了一声,朝墙角指了指。

    鲁吉英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墙角处的一张桌前坐着王莽、李元芳和宁氏。

    鲁吉英不解其意,看了掌固一眼,问道:“怎么了,那三个人你认识?”

    掌固趴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两句什么,鲁吉英暗惊道:“是她!”

    掌固点了点头指着宁氏轻声道:“那个穿胡服的就是宁氏。”

    鲁吉英一把将掌固的手打了下去:“别瞎指。”

    掌固急了,脱口喊道:“真的,那真是宁氏!”

    鲁吉英赶忙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你喊什么你,怕人家听不见呀!真是猪脑子。”

    掌固到嘴边的话伴着唾沫憋了回去。

    鲁吉英轻声道:“你可看清楚了。”

    “绝对没错,就是她。”

    “她身旁的那两个男人是谁?”

    掌固摇了摇头:“没,没见过。”

    鲁吉英转头望着王莽和李元芳,陷入了沉思。

    另一边,王莽、李元芳和宁氏的坐头上。

    宁氏轻轻揩拭着眼角的泪水。

    王莽安慰道:“而今,令兄情况不明,徒然伤神无异杞人之思。贤弟且请宽怀,愚兄陪你喝上几杯,聊解愁绪如何?”

    李元芳说道:“是啊,今日我们三兄弟可要好好地喝上几杯。”

    宁氏眼中含泪:“兄长所言甚是,小弟一番悲戚实为扫兴,望兄长宽宥。”

    李元芳说道:“哎,家中遇事,任谁也会如此。贤弟言重了。”

    正说话间,伙计将酒菜端上了桌。

    王莽替宁氏斟满一杯道:“来,贤弟,你和我们兄弟二人虽萍水相逢却一见如故,愚兄先干为敬。”

    说罢,举杯一饮而尽。

    李元芳也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宁氏也端起酒杯:“多谢两位兄长。”

    说毕,也将杯中酒饮尽。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