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六章 计擒恶贼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知何时,王莽腰间的长剑已然握在了手中,只是手中的剑并未出鞘,他连削带打将剑引向偏门。/

    云姑踏上一步,长剑陡然平平地转了回来,竟毒蛇一般刺向王莽的咽喉。

    王莽一声大喝:“好剑法!”

    话声中,他身形跃起,手中的剑鞘挽成一片光网将长剑裹在当中,丁铛几声,二人各退两步,复又猱身而上,刀剑幻出一片光雾。

    猛地,光雾中传来“铮”的一声,二人纵身跃起两下退开。

    王莽掌中的剑鞘竟然掉在了地上,云姑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就在此时,“刷”的一声,她头戴的斗笠竟然从中间裂开,落在地上,一头秀发披散下来。

    云姑登时惊呆了,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王莽脚尖一挑,剑鞘归位,微笑道:“好!好功夫!”

    此时,外堂中的随从们早就趁二人过招之时溜了出去,云姑望着王莽重重地哼了一声道:“今天便宜了你们!”

    说着,纵身倒跃出门,消失在夜色中。

    王莽看着云姑的背影皱了皱,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时,李元芳微笑着对身旁目瞪口呆的伙计说道:“怎么样,我们的房间安排好了吗?”

    伙计正看得出神,李元芳一问,如梦初醒:“啊,啊,请,请,客官请!”

    这时,王莽回过神来,压下心中疑惑,转身对着宁氏和鲁吉英说道:“我们走吧。”

    宁氏还没醒过味儿来,望着王莽机械地点了点头。

    鲁吉英长笑一声:“真想不到,我老鲁竟然有幸遇到了两位大侠!”

    王莽和李元芳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

    入夜,洛阳城中一片寂静。

    玄武街上,街道两旁的买卖铺户早已关张。

    除了偶尔能够听到远处传来几声爆竹的鸣响外,街上已几乎没有了任何动静。

    一阵寒风吹过,卷起几片落叶,飘飘摇摇地向黑暗的天空飞去。

    就在这夜阑人静,万籁俱寂之时,街尽头有条黑影急急奔走,正是方九抱着女儿小兰顶着寒风向京兆府大门奔来。

    眼见父女二人跑过了横街,不远处便是府门。

    猛地,黑暗中传来一声低喝:“站住!”

    方九一惊,停住了脚步。

    五六个身穿官衣手持钢刀的衙役从小巷中疾冲出来,转眼便到了面前,为首者低低的一声断喝:“动手!”

    衙役们举刀猛砍,眼见方九父女就要命丧乱刀之下。

    就在这危急关头,黑暗中寒光一闪,方九手中竟多了一柄钢刀,随着一阵金铁的撞击声,衙役们的身体向后倒纵而去。

    方九钢刀一展,猛地转过身来。

    衙役们这时才看清,来人哪里是方九,分明是化了装的狄春!

    衙役们顿时大吃一惊,为首者高声喊道:“不好!中计了,快走!”

    话音未落,街道两旁传来一阵呐喊,钦差卫队和京兆府的数十名卫士捕快杀将出来,立时将衙役们团团围住。

    为首的衙役手抡钢刀,高声呼喝,率众人向外闯去。

    怎奈钦差卫队都是身经百战、训练有素的精锐,转眼间,几名衙役便被砍翻在地,绳捆索绑。

    唯有为首的衙役甚为凶悍,手中钢刀霍霍竟从人群中杀了出来,向着街口奔去。

    身后,卫队和捕快随后紧迫。

    眼见衙役奔到街口,猛地,一家铺户的廊柱下窜出一人,飞起一脚正中衙役的小腹,衙役号叫着飞跌出去。

    那人一个箭步冲上前来,对准衙役的脸狠狠一拳,衙役头一歪,登时昏死过去。

    那人抬起头,正是军头张环。

    后面,狄春率卫士冲上前来,将衙役五花大绑捆了起来。

    公堂之上亮如白昼,三班衙捕分列两厢,公案之后狄仁杰正襟危坐,曾泰和沈府尹一旁相陪,悦来客栈的老板站在下首。

    堂中一片肃静。

    狄春、张环飞奔上堂,躬身施礼:“启禀三位大人,钦差卫队与京兆府捕快在玄武街设伏,凶手果然中计,现已全部成擒!”

    狄仁杰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辛苦了,将为首者带上堂来!”

    狄春、张环一声答应快步下堂。

    片刻工夫,捕快们押解着为首的衙役走进堂中。

    两旁站堂官高喊“威武”。

    张环喝道:“跪下!”

    “扑通”一声,衙役头儿浑身颤抖着跪在堂中。

    狄仁杰冷冷道:“抬起头来。”

    衙役头儿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

    狄仁杰喝道:“姓字名谁,哪里人氏?”

    衙役头儿紧张地咽了口唾沫道:“小的余忠。扬州人氏。”

    狄仁杰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悦来客栈掌柜,问道:“今天上午到悦来客栈之中寻找那些扬州纤户的是他吗?”

    店老板赶忙道:“回大人,为首者正是此人。”

    狄仁杰目光望向余忠,一字一句地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余忠点了点头:“京兆府。”

    狄仁杰说道:“我要给你提个醒,京兆府是可以当堂判死的衙门!”

    余忠浑身一抖猛抬起头来。

    狄仁杰喝道:“我来问你,今天上午,潜入客栈杀害纤户的是不是你们?”

    余忠一双贼眼转了转道:“回大人,小的不知您在说什么。”

    狄仁杰冷笑了几声:“哦,是吗?那么,你为什么要率人到客栈寻找那些纤户?”

    余忠说道:“回大人,小的不曾到过悦来客栈,是店老板看走了眼。”

    狄仁杰哼了一下:“本阁可没有说过,纤户们住在悦来客栈呀!”

    余忠登时傻了,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狄仁杰轻哼一声:“我再问你,刚刚你为什么率人在玄武街截杀方九?”

    余忠结结巴巴地道:“小、小的们认错人了。”

    狄仁杰挑了挑眉道:“哦,认错人了。那么,你们本来想要杀谁呢?”

    余忠登时语塞,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啪”的一声惊堂木重重拍在桌上,狄仁杰厉声骂道:“你们这班恶贼!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在天子脚下的神都洛阳,竟然如此丧心病狂,明目张胆滴闯入客栈,残杀穷苦的纤户们,真真是丧尽天良,禽兽不如!

    而今事败被擒,竟还不思悔改,巧言令色,你以为这里是扬州漕运衙门的公堂不成!”

    余忠登时大惊失色,抬起头来。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