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一章 鸿通柜坊
一本读|WwんW.『yb→du→.co
    鸿通柜坊位于扬州城中的永昌坊内,门面不大却很精致。/

    进出来往的都是衣着体面的富商大贾。

    远处蹄声踏踏,只见四五匹高头大马挟裹着一辆四轮马车缓缓驶来,停在柜坊门前。

    车门开处,狄仁杰一身商贾打扮走下马车。

    沈韬率几名护卫翻身下马,雄纠纠地随侍在狄仁杰左右。

    狄仁杰抬头看了看柜坊门前的招牌,大步向里面走去。

    大厅非常宽阔,厅内摆放着七八张大桌子,桌旁置银柜,每张桌前坐着一个管事,与商贾们洽谈存储业务。

    狄仁杰走进大厅,一名管事赶忙站起身迎上前来:“这位先生,您请坐。”

    狄仁杰点了点头,坐在一张大桌后,沈韬等人围在身旁。

    管事满面赔笑地道:“先生,您到小号是要办理存银、取银还是飞钱?”

    狄仁杰从怀中掏出一张白银凭信,递了过去,管事的赶忙接过一看,登时脸上变色,抬起头来:“您,您……”

    狄仁杰注视着他道:“我怎么了?”

    管事惊讶地问道:“这张凭信怎么会在您手中?”

    狄仁杰望着他,一字一句地道:“那它应该属于谁?”

    管事轻轻干咳一声,尴尬地笑了笑道:“啊,啊,没什么,没什么。先生,您想怎样处置这笔钱?”

    狄仁杰说道:“全部取出。”

    管事的一惊:“十万两,十万两全部提出?”

    狄仁杰笑了笑道:“怎么,不行吗?”

    管事的赶忙道:“那倒不是,只是这笔数额太大了。先生,您知道,到柜坊兑取一万两现银就要提前三日告知我们。因此,请您稍候,我请掌柜和您谈。”

    狄仁杰点了点头道:“好啊,那你就快去吧。”

    管事赶忙站起身,向后面走去。

    片刻,一个面容瘦削的中年人来到狄仁杰身旁道:“这位先生,您要兑付这凭信上的十万两白银,是吗?”

    狄仁杰点了点头道:“不错。你是掌柜的?”

    中年人一拱手道:“正是。敝姓周。”

    狄仁杰说道:“因有些急用,今日必须将银提走。”

    中年人踌躇片刻道:“啊,先生,敝号的存主只要过一万两的就要留底,您的凭信留下的是李翰的名字。您就是李翰吗?”

    狄仁杰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就是李翰。”

    中年人望着狄仁杰,脸上露出了诡诈的笑容:“可据我所知,这位存主李翰先生已经死了。”

    狄仁杰猛一扬头,双目如电望向中年人,冷冷地道:“你们的消息倒是灵通得很呀。”

    中年人镇静地道:“不好意思。”

    狄仁杰摆了摆手道:“没什么。据我所知,柜坊兑银不问身份,只靠凭信。怎么,你们鸿通柜坊不是吗?”

    中年人尴尬地道:“啊,这,这,是,当然是。”

    狄仁杰点了点头道:“我的凭信有什么可疑之处吗?”

    中年人忙道:“没有。”

    狄仁杰冷冷地说道:“那就不用废话了,兑银吧。”

    中年人赶忙笑道:“啊,当然,当然。不过数额巨大,您可能要多等一会儿。”

    狄仁杰笑了笑,从容答道:“不着急,我有的是时间。”

    中年人沉着脸向后面走去。

    狄仁杰和身旁的张环对视一眼,露出一丝冷笑。

    柜坊后门,一个伙计牵着马等在后门。

    柜坊掌柜的和接待狄仁杰的管事快步走了出来。

    掌柜的四下看了看,对管事低声道:“我先拖着他,你马上向主人禀告,看看到底怎么办。”

    管事点了点头,翻身上马而去。

    掌柜的转身走进后门。

    不远处的一棵大槐树下,坐着几个卖梨的小贩,旁边放着装梨的大车和牲口。

    其中一人推起了头戴的斗笠,正是肖豹。

    他望着管事骑马而去,飞快站起身来对身旁另几个小贩道:“继续监视。”

    肖豹伸手拉过梨车旁的战马,翻身而上,尾随管事奔去。

    ……

    高大雄伟的颖王府坐落在扬州城中的昌义坊内,王府朱门高阶,斗拱飞檐,极具气魄。

    府门大开着,两名卫士站在大门前。

    管事的骑马来到王府门前,翻身下马,沿台阶拾级而上,对守门卫士轻轻说了句什么,卫士点了点头,管事的快步走进府内。

    不远处的墙角后,肖豹静静地观望着,眼见管事走进王府,他牵起马从墙角后走了出来,向王府门前而去。

    王府门楹之上悬挂着一块巨大的匾额,上书“颖王府”三个大大的金字。

    肖豹牵马走到门前,假意给马整鞍,偷眼看了一下匾额上的字,而后牵马离去。

    狄仁杰坐在鸿通柜坊大厅内静静地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掌柜的从后面快步走到狄仁杰身边,满脸赔笑道:“对不住,让先生久等了。”

    狄仁杰点了点头道:“嗯,怎么样?”

    掌柜的说道:“没问题,十万两银子立即兑付。”

    说着,冲后面击了三下掌,十几名杂役抬着七八口大箱子走了出来。

    掌柜的说道:“就请先生验看银两。”

    狄仁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掌柜的冲杂役们一挥手,众人将银箱打开,里面整整齐齐地码放着一锭锭白银。

    狄仁杰拿起一锭看了看道:“嗯,没问题。沈韬,你引领他们将银箱抬到马车上。”

    沈韬答应着,领着抬银箱的杂役向门口走去。

    狄仁杰看了掌柜的一眼道:“李翰已死的消息,你们是从何处得来的?”

    掌柜的一惊道:“啊,啊,先生,这一点您就不用多问了。我们柜坊最重信用,只要是持凭信来兑银,不论是谁都是一样的。”

    狄仁杰笑了笑道:“记得我刚到这里时你曾经说过,李翰曾留下了自己的亲笔签名。”

    掌柜的脸色沉了下来,他轻轻咳嗽了一声道:“正是。”

    狄仁杰说道:“看来你是认识李翰的。否则也不会知道李翰的死讯了。我想问的是,这笔银子是李翰亲自存入扬州联号的吗?”

    掌柜的不悦地道:“先生,银子已经到手,您还问这些有用吗?”

    狄仁杰说道:“当然有用。李翰之死,与这笔银子有着很大的关联,而今钱落到我的手中,不问清来龙去脉,我会内心不安的。”

    掌柜的望着狄仁杰,脸上又露出了诡诈的笑容:“我明白了,先生。咱们是心照不宣,我知道您定是一位朝廷的官员,对吧?”

    狄仁杰假做吃惊地道:“你怎么知道?”

    掌柜的说道:“李翰是水部郎中,如今他为了这二十万两银子死了,要是我所料不错,您定是调查此事的京官,想在暗中将这笔钱划归己有。怎么样,我猜得对吧?”

    狄仁杰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所以我才要问清,你是不是认识李翰,是不是李翰亲自将银子存入柜坊的。”

    掌柜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是的,小的认识李大人,而且,对他很熟悉。正是李大人亲自将二十万两存入敝号的。”

    狄仁杰长出了一口气道:“这我就明白了。”

    掌柜的诡笑道:“不过您放心,从今天开始,对于这笔银子,我们鸿通柜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狄仁杰点了点头道:“好,一言为定。事毕之后,我定有重谢!”

    掌柜的连连点头:“多谢先生。”

    狄仁杰微笑道:“我的身份是你的主人告诉你的吧?”

    掌柜的登时惊呆了:“什,什么?”

    狄仁杰说道:“兑现十万两现银是大事,你定会向主人禀报,得到他的许可才能付钱。我说的不错吧?”

    掌柜的单挑大拇指道:“先生,您真是神了,一点儿不错。”

    狄仁杰笑道:“我们是心照不宣。”

    说着一拱手。

    掌柜的赶忙回礼,轻声道:“心照不宣。”

    狄仁杰笑道:“告辞。”

    说着快步走出门去。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