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四章 安顿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时众人才醒过味儿来,一拥而上,将邓通扶了起来,葛天霸大步走了过来。/

    一个头目责备道:“老六,你也太不给大哥面子了!小清姑娘今天刚刚回来,你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动起了刀子,这算什么!”

    另一人说道:“就是的。人家小伙子也没惹你,你这是做什么!”

    邓通满面羞惭地道:“大哥,对……对不住!是,是小弟……”

    葛天霸沉着脸,冷冷地道:“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大哥?”

    邓通一听这话猛地抬起头:“大哥,我……”

    葛天霸一声怒吼:“没出息的东西!我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说着,狠狠一记耳光抽在了邓通脸上,打得邓通趔趄了两步。

    葛天霸说道:“你给我滚回房中,好好想想!”

    邓通牙关紧咬,捂着脸快步走了下去。

    葛天霸望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

    身旁的头目们低声议论起来:

    “这小伙子练的叫什么功夫呀?要说六弟也算是高手了,怎么两下子就叫人家把刀夺了?”

    “是啊。咱们这一帮练家子,谁也没看出门道来。”

    “不是咱看不出门道,是人家太快了。”

    “对,对对。”

    葛天霸听着众人的议论,望着东院的方向,半天没有说话。

    卧虎庄东院院子很大,正房坐北朝南,两旁是厢房。

    小清领着王莽和李元芳走了进来,小清说道:“水生,水木,这就是东院,只有你们两个人住。你们俩愿意住哪一间都可以。”

    王莽随意地指了指正房。

    李元芳没有说话。

    小清笑道:“水生,你还挺聪明,选了间正房。水木,那你就住隔壁吧,我们先去看看房子,走吧。”

    说着,拉起王莽和李元芳来到正房门前,推门而入。

    房间宽大整洁,一应用具齐备。

    王莽坐在榻上,问道:“小清,刚刚动刀子的那个人是谁呀?”

    小清笑了笑道:“他叫邓通,是我爹的手下。本来我爹想要将我许配给他,我死活不答应,这才偷跑了出去。”

    王莽点了点头。

    这时,一旁的李元芳竟然出声了:“可水生又没惹他,他为什么那么生气?而且他好像对我也很不满的样子。”

    小清看了李元芳一眼,似笑非笑地问道:“你俩真的不明白?”

    这时,王莽想到了家里的小桃等女,没敢接话。

    李元芳摇了摇头。

    小清看了一眼王莽,问道:“你呢?你也不明白?”

    王莽不知如何回答,只能摇了摇头。

    小清的脸顿时红了,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他没好气地说道:“你呀,就是个笨蛋。不明白就自己慢慢想吧。好了,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带水木去他的房间。”

    王莽点了点头,小清带着李元芳转身离去。

    忽然,王莽看着小清和李元芳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葛天霸在小清房中缓缓踱步着。

    小清进来一见到葛天霸,笑道:“爹,您在等我?”

    葛天霸点了点头,注视着小清道:“清儿,那个水生和水木究竟是什么人?”

    小清一愣道:“我不是对您说过了吗,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葛天霸说道:“那倒没有,只是水生的那身功夫……”

    小清笑说道:“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身功夫是哪儿来的。”

    葛天霸惊讶地问道:“哦,他们俩真的失去了记忆?”

    小清点了点头道:“是呀。爹,您是怎么了,东问西问的?难道我说的话,您还不相信呀?”

    葛天霸笑道:“倒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觉得有他那种功夫的人,绝不会是等闲之辈。而且他们同时失去了记忆,总感觉是不是太巧了?”

    小清说道:“爹啊,你太多心了,不管他们从前是谁,现在就是水生和水木。”

    葛天霸微微叹了口气道:“清儿呀,你可能不知道,爹做的是多么大的事情,江湖上想要我死的人很多呀。

    我是怕你年幼轻信,缺乏经验,而有人恰恰就是要利用你这一点,打入卧虎庄……”

    小清问道:“您是说水生和水木?”

    葛天霸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小清说道:“我救起他们的时候,他们已是奄奄一息,当时,我们都以为他们死了,差点又将他们扔回到河里。爹,这怎么可能是装出来的?”

    葛天霸笑了笑道:“我并不是真的怀疑水生和水木,只是有些担心。这样吧,你容我再观察他们一下,而后再给他们俩安排职事。”

    小清别别扭扭地点点头道:“那……好吧。”

    葛天霸笑了起来:“好孩子。”

    小清说道:“爹,还有一件事,我想和您讲。”

    葛天霸点点头:“说吧。”

    小清顿了顿,说道:“那些盐枭都是穷苦人出身,提着脑袋干了这行,不过是为了能混一顿饱饭。

    求您让手下今后别再迫害他们,给他们留一条活路,行吗?”

    葛天霸望着她,一字一句地问道:“在运河上劫持你的歹人就是那帮盐枭吧?”

    小清惊呆了:“您,您怎么知道?”

    葛天霸笑了笑道:“从你的话当中,我就听出来了。你是我的女儿,我最了解你。”

    小清点了点头道:“是的。可他们也是被您逼得走投无路啊。”

    葛天霸冷冷地说道:“这群该死的盐枭!”

    小清拉住了葛天霸的手臂道:“爹,盐枭是一群可怜人,您就发发善心,放过他们吧。”

    葛天霸的脸沉了下来:“这些事情你不懂,也不是你该管的。”

    说着,站起身来就要离去。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停住脚步。

    小清望着他轻声道:“爹,您再考虑考虑。”

    葛天霸转过身来,沉吟着道:“盐枭的头子叫庞四……”

    小清脱口道:“他是我朋友。”

    葛天霸双眼一亮:“哦?你能联系到他吗?”

    小清想了想道:“也许吧。”

    葛天霸点了点头道:“好吧,如果你能够联系到庞四,就请他到卧虎庄来,此事我要和他面谈。”

    小清又惊又喜:“真的?”

    葛天霸点了点头。

    小清说道:“不骗我?”

    葛天霸和蔼地笑道:“当然,爹什么时候骗过你。”

    小清兴奋地说道:“谢谢爹!”

    葛天霸说道:“好了,你刚回来,好好休息。爹走了。”

    说着,转身走出门去。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