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一章 旧物
一本读|WwんW.『yb→du→.co
    王莽点了点头:“是啊,这把剑是我当年送给你的,水木,你还能记起来吗?”

    李元芳伸手接过宝剑,轻轻拔了出来,剑身寒芒四射,冷气森森。/

    他深吸一口气,没有说话,将剑插回了鞘中。

    狄仁杰指着案桌上的衣物,说道:“这些都是你的随身衣物。在扬州时,鲁吉英和宁氏对我说你和敬旸遇难了,可我始终不愿相信。故而,这些衣物我一直带在身边,现在终于可以物归原主了。”

    李元芳缓缓点了点头道:“怀先生……”

    狄仁杰和王莽对视一眼,狄仁杰对着王莽微微点头,王莽说道:“这位先生不姓怀。”

    李元芳愣住了。

    这时,狄仁杰笑了笑,解释道:“我之所以把你和敬旸请来,就是因为你们的从前牵涉了很多机密,而这些,是不能够让旁人知道的。你明白吗?”

    李元芳的目光看向了王莽,又看了看狄仁杰,点了点头道:“我不会对任何人说起,包括小清。”

    狄仁杰笑了笑道:“你依然有着准确的判断。我的真名叫狄仁杰,是朝廷的宰相,也是皇帝派到江南查案的大臣。”

    李元芳吃惊地问道:“哦,您是皇帝派来的?”

    狄仁杰点了点头道:“是的。此次临行之前,皇帝为我指派了三名副贰,一位就是江淮督察使曾泰,还有一位就是江淮监察使王敬旸。”

    说着,他指了指曾泰和王莽,李元芳吃惊地看着王莽:“你也是!”

    王莽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狄仁杰道:“最后一位,就是你。”

    李元芳惊呆了:“是我!”

    王莽笑了笑:“是啊,还记得你给我看过的那个小本子吗?你是朝廷正三品千牛卫大将军。”

    狄仁杰接着说道:“你们一直跟随在我身旁办案,已经有很多年了。这一次,你和敬旸奉命跟踪宁氏离开洛阳,不想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李元芳颤声道:“这些,我怎么一点儿也记不起了?”

    王莽和曾泰对视一眼,二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狄仁杰心疼地望着李元芳,和蔼地问道:“敬旸已经给我说了他的经历,能对我说说你的经历吗?”

    李元芳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小清对我说,她发现我的时候,我已在运河中漂了好几天,浑身被水泡得发白,是她将我搭上了快船。

    醒来后,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刚刚出生的婴儿,从前的一切都想不起来了,包括名字。

    脑海中唯一残存的一点碎片,就是熊熊燃烧的烈火,和你的样子……”

    王莽点了点头:“是啊,当时他失忆了,而我发现自己内力全失……”

    狄仁杰静静地听着,点了点头。

    李元芳说道:“后来,我和水生随小清回了她家,就在那里住了下来。”

    王莽说道:“大人,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狄仁杰微微地点了点头。

    “哦?”

    李元芳挑了挑眉。

    狄仁杰沉吟地道:“水生,你知道小清是葛天霸的女儿吧!”

    李元芳点了点头。

    王莽说道:“水生,我现在内力还未恢复,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李元芳摇了摇头:“我是不会伤害小清的。”

    王莽摇了摇头:“我们要对付的是葛天霸,并不是小清。”

    “他是小清的爹!”

    李元芳冷声道。

    王莽看向了狄仁杰:“大人!”

    狄仁杰说道:“水木,你就不想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对付他吗?”

    李元芳反问道:“你会告诉我?”

    狄仁杰沉吟片刻道:“如果对水木,我可能会有所隐瞒,但是对元芳,我不会。

    你来选择吧,是让我将你当作水木,还是当作千牛卫大将军,我的卫队长李元芳?”

    李元芳深吸一口气,沉思良久,长叹一声道:“我知道你们对付的是葛天霸,但为了小清,我不能这样做。现在我宁愿做水木。”

    说着,他转身向门口走去。

    狄仁杰望着他的背影,大声道:“难道水木的身上就真的没有一点正义感吗?”

    李元芳停下了脚步。

    狄仁杰站起身,缓缓地说道:“而今,淮北地区私盐猖獗,食盐竟然卖到五百文一斗,百姓们无力买盐,淡食过活,远的不说,你到盱眙附近看一看,有哪一家的饭桌上摆着放了咸盐的菜蔬!

    对于贫苦的百姓来说,他们能怎么样?

    只能忍受!

    我亲眼见到这盱眙城中的百姓一个个身形浮肿,脸色蜡黄,不要说干活养家,就连走路都要扶墙而行!

    这种日子有多么痛苦,你能体会到吗?”

    李元芳缓缓转过身来。

    王莽和曾泰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狄仁杰愤怒地继续说道:“可是那些操纵私盐买卖的大鳄们却毫无同情之心,丧心病狂地一次次抬高盐价,牟取暴利。

    他们自己则过着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生活!水木啊,难道这些你真的没有看见!”

    李元芳深吸了一口气,注视着狄仁杰。

    狄仁杰缓缓走到他面前说道:“你我都很清楚,淮北地区私盐的总源头就是卧虎庄!

    那些不法盐商就是从葛天霸手中买进高价盐,再提高价格卖给百姓。”

    李元芳长叹一声道:“是的,我知道。”

    狄仁杰问道:“那么,卧虎庄的私盐是从何而来,这你知道吗?”

    李元芳摇了摇头。

    狄仁杰说道:“据我们分析,卧虎庄售卖的私盐很可能就是朝廷淮北地区的平价官盐。

    然而这些盐却被歹人在邗沟劫夺,造成运河梗阻,漕运不通,从而致使淮北暴发盐荒。

    而歹人们则趁机将劫得的官盐偷偷运往卧虎庄,由葛天霸负责高价转卖,以牟取暴利!”

    李元芳闻听此言,惊得目瞪口呆,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狄仁杰接着说道,“目前,我们所要搞清的就是卧虎庄发售的私盐究竟是不是邗沟被劫的官盐,而彭春正是了解此事的关键人物。”

    李元芳吃惊地道:“你们早就知道彭春?”

    狄仁杰缓缓点了点头道:“正是。”

    李元芳望着狄仁杰,良久才道:“你已经将我当作了李元芳,是吗?”

    狄仁杰深深点了点头道:“是的。你本来就是朝廷的大将军李元芳!救民水火,伸张正义是你的职责!”

    李元芳沉默了,良久,他点了点头:“只要不伤害小清,我会尽量帮你们的。”

    狄仁杰和王莽、曾泰三人对视一眼,三人脸上露出了笑容。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