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一章 冰窖
一本读|WwんW.『yb→du→.co
    武攸德猛地将腿收回,冷冷地道:“你没听说过君无戏言吗?圣旨已下,由不得我,更由不得你!

    这两日,你要呆在房中,任何地方都不许去,只待两日后册封到来!”

    郡主的哭声戛然而止,她抬起一双绝望的泪眼望着武攸德,良久,缓缓站起身,向后堂走去。/

    望着她的背影,武攸德长长舒了口气,夫人抽咽着道:“老爷,孩子可怜呀,您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武攸德猛地回过身,恶狠狠地盯着夫人一字一句地道:“你以为我愿意将女儿嫁到突厥去,你以为我希望自己的亲生女儿到沙漠中去做傀儡!啊?还不是让狄仁杰给逼的嘛!”

    夫人满心疑惑抽泣着道:“狄仁杰,这和狄仁杰有什么关系?”

    武攸德深吸一口气道:“我与赵永荣倒卖羽箭的事发了,圣上命狄仁杰负责调查,几天的工夫,他连骗带诈,将案子问了个九成,再查下去,就不光是箭的事了……

    我不献出女儿,案子就会继续查下去,那时,我就是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伴着夫人的惊呼,窗外响起一声炸雷,闪电亮在武攸德的脸上,一丝狞笑缓缓在他阴鸷的面庞绽开。

    又是一道闪电,武攸德轻声道:“我献出的不过是女儿,可狄仁杰要献出的……”

    “轰隆!”

    一声霹雳炸响在窗前。

    窗外雷电交加,大雨倾盆。

    宝灵堂的一间地下冰窖里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王莽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小桃、小梅和小凤三女。

    小桃问道:“相公,你说的小清妹妹在这里吗?”

    王莽点了点头:“是啊,小清的意识已经深度沉睡,现在只能依靠这座冰窖来保持她身体的活力。”

    说着,几人来到了冰窖里面,在正中央摆放着一口水晶棺,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个人,正是小清。

    小桃三女走了过来,看着躺在棺中的小清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忍。

    本来她们还对王莽之前隐瞒她们去扬州,而且和小清产生情愫的事情很不满,但是看到如今小清的模样,她们顿时心软了下来。

    小桃和小梅、小凤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相公,难道真的没办法救一救小清姑娘了吗?”

    王莽略一迟疑地道:“恐怕很难,我在书上看到波斯有一种奇物能够救活类似小清这样的植物人,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就算是这样的奇物存在,恐怕也不容易找到啊!”

    王莽叹了口气。

    “那相公你的意思呢?”

    “看相公的样子恐怕心里一定有主意了吧?”

    小桃和小梅说道。

    王莽点了点头:“小清一定是要救的,而且据我推测,火行珠也可能在西域诸国,所以我准备西行一趟。”

    小桃三女顿时皱了皱眉:“相公,这么说,你过不久又要离开了?”

    王莽苦笑一声:“是啊,不是告诉你们不要来洛阳,反正我过不了多久就回回一趟凉州的。”

    “怎么?开始嫌弃我们姐妹了?”

    小桃顿时柳眉一竖。

    王莽赶忙摆了摆手:“怎么会呢,好了,既然你们来了,那咱们回去的时候就一起回去吧。”

    小桃三女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忽然,王莽问道:“对了,我让你们试验的火药怎么样了?威力能达到我说的那种级别吗?”

    小桃点了点头:“有了相公你的配方,试验很顺利,但是现在还不能大量的制造。”

    王莽点了点头:“这次你们回去后一定要加快速度,我看她也没多少时日了,到时候只要控制住太子和梁王,那一切都不是问题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给咱们的人一定都要配上火药。”

    小桃三女点了点头。

    ……

    夜,南平王府各院的风灯已经熄灭,只有绣楼上还亮着灯。

    郡主武元敏呆呆地坐在镜前,一动不动。

    丫鬟春红站在一旁忧心地望着她,良久,春红轻轻叫了声:“郡主……”

    郡主没有动,春红又叫了一声:“郡主……”

    郡主猛醒过来,轻声问道:“春红,什么时候了?”

    “四更了,郡主,您该休息了。”

    郡主没有说话,望着镜中的自己,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窗前滚过轰隆隆的闷雷。

    已是深夜,王府中一片寂静。

    绣楼的窗户轻轻打开,一条黑影窜了出来,转眼消失在夜色中。

    ……

    洛洲刺史府门前,一双手擎着鼓槌儿拼命敲击着堂鼓,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数十名老弱妇孺跪在刺史府大门前,手举诉状,高声喊冤。

    府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名掌固快步走了出来,看了看这些妇女道:“哎呀,怎么又是你们呀。

    几天前对你们说过了,刺史府出差全城查找,银匠们不在城中。你们,你们怎么又来了……”

    一位老妇人跪爬两步道:“上下,已经两个月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难道衙门不管?”

    周围妇女纷纷喊道:“就是,连走失人口都不管,你们算什么衙门!”

    “我丈夫离家几个月了,家里有老有小,已经揭不开锅了!”

    掌固一脸无辜地道:“我说各位大娘、大婶、大姐、大嫂、大妹子,你们各家各户都接了人家雇主的银子,也知道男人是外出做活儿,这晚回来几天有什么了不起的,您告什么呀?”

    一名年轻女子喊道:“几天?当时雇主与我们讲好的,三天便回,可现在已经两个月了,怎么能说是几天呢!”

    说话的人正是银匠李永的妻子乐氏。

    掌固看了她一眼,不耐烦地道:“那你们说,想怎么办吧?”

    乐氏说道:“收下诉状,替我们找回丈夫!”

    掌固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银匠们不在洛阳城中,你们让衙门到哪儿找去!”

    乐氏气愤地道:“可我们的男人是在洛阳城中被人骗走的,衙门凭什么不管?”

    掌固怒气冲冲地道:“你这女人真是岂有此理……”

    “怎么回事呀!”

    一个浑厚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掌固暗惊,抬头望去。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