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八章 再访沙府
一本读|WwんW.『yb→du→.co
    狄仁杰将手中的红泥块儿递过去道:“许大人方家法眼,请看一看,这种红泥的出处和用处。/”

    许方庆赶忙道:“不敢。”

    说着,伸手接过红泥仔细看了看道:“回国老,此土名为红胶泥,出产在洛阳附近的河南县,因其黏和力强。所以,专门用来搭砌冶炼金属所用的炉膛。”

    狄仁杰双眉一扬:“哦。那么,搭砌熔银炉,是不是也要用这种胶泥呢?”

    许方庆点了点头道:“正是。不管是善金局,还是民间的金银器制作作坊使用的大小熔炉,都是灰砖混合这种红胶泥搭砌而成。”

    狄仁杰脸上露出了微笑道:“非常好。有劳许大人。”

    许方庆施礼道:“卑职告辞。”

    狄仁杰冲许方庆一拱手道:“狄福,替我送客!”

    狄福将许方庆送出门去。

    王莽望着许方庆的背影笑了笑。

    待许方庆走后,李元芳兴奋地说道:“大人,我真是服了!您说得丝毫不差,红胶泥是搭砌熔银炉的,几万斤木炭是烧火之用。

    如果能够在沙府找到失踪的银匠,那就完全可以证明,善金局劫案的幕后主使,就是沙尔汗!”

    狄仁杰沉吟片刻道:“敬旸、元芳,我们再访沙尔汗府!”

    王莽和李元芳对视了一眼,二人点了点头。

    ……

    沙府中高搭灵棚,阖府举丧。

    往来吊唁的王公大臣络绎不绝。

    沙尔汗的夫人钟氏薄施脂粉,一身缟素,虽然乌云微乱,满面含悲,仍难掩其绝色天姿。

    她站在棺椁灵位旁,向祭拜之人回礼。

    脚步声响,一名管家飞奔而来,在她耳旁低语几句,钟氏吃了一惊,轻声道:“赶快迎接!”

    说着,疾步向灵棚外而来。

    狄仁杰在王莽和李元芳的陪同下站在灵棚外。

    钟氏快步走来,袅袅娜娜地行下礼去道:“妾身不知国老、大将军、王侯爷驾到,未及远迎,望乞恕罪!”

    狄仁杰赶忙道:“夫人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钟氏站起身来。

    狄仁杰说道:“沙大人一代巨匠,英年早逝,实是令人扼腕。请夫人节哀顺变。”

    钟氏低泣两声道:“谢国老抚慰。”

    狄仁杰对王莽和李元芳说道:“敬旸、元芳啊,我们去给沙大人上炷香吧!”

    王莽和李元芳对视了一眼,二人点了点头。

    很快,三人在钟氏的引领下走进灵棚。

    狄仁杰、王莽和李元芳在沙尔汗的灵位前上了三炷香。

    狄仁杰对钟氏说道:“夫人,请借一步说话。”

    钟氏低声吩咐了管家几句,对狄仁杰说道:“国老,请到二堂。”

    狄仁杰点了点头,冲王莽和李元芳使了个眼色道:“敬旸、元芳,你们在府门前等我。”

    “是!”

    王莽和李元芳会意地点了点头。

    钟氏引着狄仁杰向二堂走去。

    后园中一片寂静,五辆样式古怪的马车仍旧在后堂前一字排开。

    车身已经全部完工,从外面看就像是个铸造铁器用的模子。

    突然,后堂顶上两道人影一闪,王莽和李元芳身体倒跃,飞快地从屋顶滑了下来,二人双脚勾住回梁,身体倒挂而下。

    王莽伸出手指舔破窗纸向堂内望去。

    原来堆积在东墙根下的大批木炭,只剩下了一半,西墙根下的红土也不见了。

    王莽和李元芳对视了一眼,二人身体倒卷落地,将窗纸上的洞撕的大了一些,闪眼向里面望去。

    堂内空无一人。

    王莽深吸一口气,他对着李元芳摇了摇头,二人刚想转身离开,忽然,堂内发出阵阵轰鸣。

    王莽和李元芳顿时吃了一惊,二人赶忙凑眼向堂内望去。

    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后堂的西山墙在轰鸣中缓缓打开,露出藏在里面的一条暗道,矮子率领几名家丁模样的人端着畚箕从暗道中冲了出来。

    矮子低声催促着:“快,动作快点儿!”

    家丁们跑到炭堆旁,用畚箕盛满木炭,转身向回跑去。

    王莽和李元芳看到如此情形完全呆住了,想不到沙尔汗府里居然有如此机关。

    这厢只听见钟氏一声惊叫道:“善金局大火不是意外!”

    狄仁杰缓缓点了点头道:“正是。一批神秘的袭击者早已暗伏于善金局之内,他们先动手杀死了局内所有官属,劫走制器用的金银,最后,放火将善金局烧成白地。”

    钟氏颤声道:“也就是说,我丈夫沙尔汗是,是被人杀死的……”

    狄仁杰深吸一口气,未置可否地道:“而今,圣谕下达,此案由本阁负责办理。”

    钟氏望着狄仁杰,缓缓点了点头道:“妾身明白了,您是有话要问妾身。”

    狄仁杰笑了笑道:“夫人真是冰雪聪明,一点儿不错。”

    钟氏说道:“请国老放心,妾身一定知无不言。”

    狄仁杰点了点头道:“沙尔汗大人的出身是哪里呀?”

    钟氏说道:“国老可知西域三十六国有个大月氏国?”

    狄仁杰说道:“我知道,月氏国靠近波斯,其国王差斥与我天朝交好。”

    钟氏说道:“国老真是博闻。我丈夫沙尔汗便是月氏人。”

    狄仁杰说道:“哦,那他又是怎么来到天朝的呢?”

    钟氏双眉微蹙缓缓忆起:“听他讲起,二十多年前,月氏国内大乱,刀兵四起,百姓无以寄托。

    当时他只有十八岁,父母都在变乱中被杀,无奈之下,他背井离乡漂泊在外,从一名大食银匠学艺,因他心灵手巧,很快便干出了名堂,沙尔汗这个名字在西域三十六国盛传开来。

    后因仰慕天朝文明,他积攒了一些资财来到洛阳。

    当是时,洛阳城中金银制器之技方兴未艾,他开了一家金银器作坊,制作精致的金银器皿,深受洛阳城中王公贵胄的喜爱。

    没过多久,他便被召入善金局,两年后,得圣上眷顾擢升为将作大监。”

    狄仁杰点了点头道:“是这样。那夫人也是波斯人吗?”

    钟氏说道:“妾身就是洛阳本地人,是我夫到洛阳之后才嫁与他的。”

    狄仁杰说道:“难怪夫人是汉人的容貌。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