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六十五章 找人
一本读|WwんW.『yb→du→.co
    狄仁杰说道:“张环、李朗及府内卫士,还有洛州刺史府的三班衙捕都归你指挥。/”

    如燕一挥手,得意地道:“太棒了。”

    狄仁杰说道:“内卫府大阁领凤凰做你的副手。”

    如燕一听,脸色登时冷了下来:“还有内卫呀!”

    李元芳笑道:“怎么样,答应早了吧。让你想好再说。”

    如燕说道:“叔父,能不能跟皇帝说说,别让内卫跟着瞎掺和。”

    狄仁杰笑道:“这我可无能为力。你要是不答应现在还来得及。”

    如燕说道:“哎,别,我没说不答应啊。那……好吧。可,叔父,我没见过迎阳公主啊!”

    狄仁杰说道:“南平郡王府中的丫鬟春红一直伺候公主,由她跟随在你身边。”

    如燕点点头道:“这就好办了。”

    狄仁杰说道:“武攸德说,公主平素经常打扮成侠客的模样,在西市游玩……”

    如燕惊叫道:“啊?是她……”

    狄仁杰一愣,与王莽、李元芳、曾泰对视一眼道:“怎么了?”

    王莽问道:“怎么,如燕你见过郡主?”

    如燕说道:“是啊,今天下午,我和张环在西市的茶馆中遇到一个身穿戏装,打扮得像戏台上的侠客一般的人……”

    狄仁杰双眉一扬道:“哦?”

    如燕说道:“一听她说话,就知道是个姑娘,张口闭口称自己为本侠,说话云山雾罩,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狄仁杰惊道:“这一定就是公主啊!后来呢……”

    如燕说道:“后来,后来,张环和她呛了几句,我们就离开了。”

    狄仁杰一拍手道:“可惜!”

    王莽和曾泰对视了一眼,二人叹了口气。

    李元芳问道:“如燕,你能认清她的长相吗?”

    如燕想了想道:“应该差不多吧!”

    狄仁杰深吸一口气道:“此事还真是颇为凑巧。如燕呀,迎阳公主的安危事关两国合议,是目前朝廷最大的事情,绝不能轻忽怠慢。你要认真去办。”

    如燕正色道:“是,请叔父放心!”

    ……

    厚泽城门紧闭,全副武装的南衙禁军严密巡察。

    出城的大小商队、行商客旅、赶路之人在城门前排起了长队。

    众人议论纷纷:“都卯二刻了,怎么城门还不开呀!”

    “就是,往常寅末就开,从没有晚过卯初的。”

    “这两天,洛阳这城门也不知道怎么了,跟抽风似的,一会儿开一会儿关。前些日子说是要查突厥奸细,今儿也不是又唱的哪出!”

    一辆大马车的后槽堆满了干草,赶车人站在车辕上,与旁边人低声议论着。

    忽然,车后槽的干草发出“唰啦”一声,紧接着,草堆动了起来。

    一个人从里面慢慢地露出头来,正是打扮成叫花子的公主——武元敏,她机警地四下看了看,周围一片喧闹。

    就在此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名卫军军官手持令箭,飞马而来,口中高喊道:“圣上有旨,厚载门今日关闭,出城者赶往上东门!圣上有旨,厚载门今日关闭,出城者赶往上东门!”

    人群登时乱了起来。

    大马车上,车夫边嘟囔着边将车头调回。

    干草堆中,武元敏深吸一口气,慢慢爬了出来,顺着车帮溜到地面,扭身向街上跑去。

    如燕带着凤凰、张环、李朗率一干衙捕和内卫带着南平郡王府的丫鬟春红迎面走了过来。

    武元敏一见春红,登时吃了一惊,停住脚步,扭身躲进身旁的一条胡同中。

    如燕一行恰恰停在了胡同口,武元敏探头向外望去,只见春红满面伤痕,鼻青脸肿。

    武元敏一阵心疼又怕被他们看见,她连忙缩回了头,转身向胡同深处跑去。

    如燕对凤凰说道:“大阁领,我看咱们分头寻找,你带着春红搜查坊南,我率张环、李朗和衙役捕快搜坊北。”

    凤凰瞥了如燕一眼,冷笑一声道:“你还真把本阁领当成你的副手了。听着,我用不着你命令,内卫们当然更不会听你的。”

    如燕脸色一变,冷冷地道:“如此甚好,大阁领就随意吧!”

    说着,她冲张环等人一挥手道:“跟我来!”

    “等等!”

    凤凰拦在如燕面前道,“我们内卫要搜查西市,你去搜别的地方吧。”

    如燕说道:“大阁领,皇帝亲旨,你为本寻访使的副手,对吗?”

    凤凰笑了笑,挑衅地说道:“是,怎么样?”

    如燕说道:“现在有两条路供你选择,第一条,本使要率人彻底搜查西市,请你立刻带卫士去搜查别的坊市。

    第二条路,就是让本使将圣上赐予的便宜行事之权第一个用在你身上!”

    说着,她猛地转过身,双目死死地盯着凤凰道:“想好了,可别错打了算盘!”

    凤凰一时语塞,铁青着脸,轻轻咳嗽一声道:“好,如燕,我记住你了!”

    如燕冷笑一声道:“想吓唬我,可没那么容易。有件事让你知道,我亲眼看着你的上任肖清芳、前任黄盛彦两位大阁领死于非命……”

    凤凰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傻在那里,不知回宫。

    如燕说道:“干吗这么看着我?只是想告诉你,千万别猖狂。否则不会有好下场。”

    凤凰嘴唇颤抖,猛地转过身,对身后的内卫道:“带上春红,我们走!”

    说着,她率人快步向街口走去。

    如燕冷笑道:“真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别理她,大家仔细搜。从西门查起!”

    一行人向城门方向奔去。

    上东门前,南衙禁军严格盘查出城的行人、商旅。

    远远的街角处,武元敏露出头来。

    只见出城的人排成长队,等候检查。

    她深吸一口气,向城门奔去,猛地,她停住脚步,眼中露出惊恐之色。

    城门旁,武攸德在一干家丁的簇拥下,坐在一张紫色的大伞下,严密监视着出城的行人。

    武元敏四下看了看,扭身向回跑去。

    正值午后,街上熙来攘往。

    拐角茶棚里,如燕小脸通红,满面汗水,坐在桌旁焦急地等待着,张环、李朗带着卫士们奔了过来。

    如燕起身迎上前道:“怎么样,有线索吗?”

    张环摇了摇头道:“小姐,都找遍了,连人影都没发现。”

    如燕握紧粉拳捶在桌上。

    良久,她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对众人道:“来来来,大家先坐下。”

    众人围成一圈坐了下来。

    如燕说道:“咱们不能再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了,必须想个办法把公主引出来。”

    张环问道:“小姐,连她在哪儿都不知道,这可怎么引啊?”

    如燕瞪了他一眼:“闭嘴!”

    张环闭上了嘴。

    如燕说道:“这个迎阳公主平常最喜欢扮成侠客,行侠仗义,对不对?”

    张环笑道:“对呀。那天,她进门就问,最近有什么不平之事。”

    如燕点点头。

    张环笑道,“咱们那天要知道她是公主,就假扮成坏人,让她打一顿不就完了吗,还用今天费那么多事!”

    大家一阵哄笑。

    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一阵锣鼓之声,一队打把式卖艺的走了过去,后边还跟着一群瞧热闹的。

    如燕的眼睛亮了,她一拍张环肩膀道:“有了!”

    张环一愣:“啊?”

    如燕冲大家招了招手,众人凑上前去……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