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八十二章 如燕进山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时,王莽说道:“刚刚我和先生在村里的一座院落中发现了密道和地洞,那座院子与你刚刚去过的完全一样,暗门就在灶台下。/”

    李元芳说道:“哦,地洞里有什么?”

    狄仁杰说道:“地洞里面是空的,但可以肯定不久前仍有人居住。我想,上灵村中类似这样的院落绝不止一两个。”

    王莽说道:“狡兔三窟?”

    狄仁杰缓缓点了点头。

    李元芳说道:“先生,要不要冲进洞中,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狄仁杰沉思着,良久,缓缓摇了摇头道:“刚刚在洞中,没有找到失踪的银匠,却意外地发现了突厥人的踪迹。”

    李元芳吃了一惊道:“突厥人,这儿有突厥人?”

    狄仁杰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坎肩和破马靴递了过去,李元芳接过定睛一看,登时脱口惊呼道:“突厥人的‘袷袢’和骑兵的战靴!”

    旁边的武元敏嘘了一声道:“你小点儿声!”

    王莽、狄仁杰和曾泰对视了一眼,笑了起来。

    李元芳狠狠瞪了她一眼,压低声音道:“先生,这里怎么会有突厥人?”

    狄仁杰深吸一口气道:“还记得吗,几天前我们还曾提到过一件事情……”

    李元芳问道:“什么事情?”

    狄仁杰看了一眼王莽。

    王莽说道:“贺鲁太子带来的那支五十人的彪悍骑兵藏到哪里去了?”

    李元芳吃惊地道:“您的意思是,地洞中的突厥人,是,是贺鲁麾下的骑兵?”

    这时,王莽反问道:“当然是他们,否则这袷袢和突厥骑兵使用的战靴是从何而来呢?”

    李元芳与曾泰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道:“有道理。”

    狄仁杰一字一句道:“这些骑兵便是突袭善金局的凶手!”

    李元芳说道:“真想不到,他们竟然会躲在这里!”

    王莽沉吟着说道:“我想事情一定是这样的,贺鲁潜入洛阳之后,这些骑兵便在北山的安排下在这里躲藏起来。

    北山的手下深夜到刘老汉的菜店中买菜,就是为了给这些人安排食物。”

    李元芳道:“不错,我也是这样想。”

    狄仁杰点了点头:“不错,敬旸,你接着说。”

    王莽说道:“善金局血案发生前,北山用马车将这些骑兵接至洛阳,而后在他的安排下潜入善金局中,静候攻击时刻的到来。”

    李元芳说道:“事情一定就是如此,只可惜,让这些畜生逃走了!”

    这时,狄仁杰长长地出了口气:“真想不到,查找失踪银匠的下落,竟然找到了突厥骑兵的踪迹,这可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王莽笑了笑:“看来这几件案子都是围绕着一个核心。”

    李元芳点了点头,对着狄仁杰说道:“出发前您曾经说过,只要循着银匠失踪这一线索追查下去,对方的破绽便会一点点显露出来。”

    狄仁杰缓缓地点点头道:“是的,这就更加证明了我们的分析,这几宗案子之间有着紧密的关联,甚至有可能是一宗大案中的几个小案。”

    王莽、李元芳和曾泰对视了一眼,说道:“不错。”

    这时,曾泰问道:“您说,这些突厥骑兵还会回来吗?”

    狄仁杰双眉微蹙,道:“很难说呀。目前的状况,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但一切又都是未知数。然而,我们已经接近答案了,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沉住气,绝不能打草惊蛇。”

    王莽、李元芳和曾泰点了点头道:“您说怎么办?”

    狄仁杰沉吟片刻道:“我看这样,曾泰带两名卫士火速赶回洛阳调集衙役捕快。

    我和元芳、敬旸、小红率剩下的卫士们在村中选择一个观察点继续蹲守,看看他们究竟要做什么。”

    曾泰说道:“恩师,我们现在马上赶回洛阳。可来回有二百多里路程,最快明日清晨才能赶到,不会耽误事吧?”

    狄仁杰深吸一口气道:“要快,越快越好,我想他们很快便会有所动作。”

    曾泰一咬牙道:“恩师放心,我竭尽全力!”

    说着,他起身向村口跑去。

    王莽、狄仁杰和李元芳望着他的背影深深地吸了口气。

    ……

    五柳镇上的气氛异常紧张,大队内卫和洛州刺史府的衙役捕快将这里团团包围,挨家挨户搜查。

    狄仁杰曾经吃过饭的那个小饭铺门前,站着十几名内卫,正堂内坐着两个人,正是头戴纱笼、身着裲裆官服的如燕,和一身内卫打扮的凤凰,公主的丫鬟春红站在一旁。

    凤凰端起茶碗喝了口茶,不无讽刺地道:“已经追了两天,连公主的影子都没见着。

    而今尊使将大队人马带进了深山……

    我想问问,咱们还要追多久?”

    如燕看了凤凰一眼,冷冷地道:“怎么,大阁领有高见?”

    凤凰说道:“我早就说过,以公主的性格绝不会逃进深山,一定是出城向东,奔繁华热闹的驿馆区而去。”

    如燕说道:“公主是从尚贤坊逃出的,而尚贤坊离北门最近。你认为人在逃亡的时候,会舍近求远吗?

    这是其一。

    第二,对于一个仓皇出逃的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如何才能逃出城去,而不是选择哪里更繁华。

    洛阳北门是最后关闭的,因此,她最有可能从北门出城。”

    一旁站着的春红说道:“如燕大人说得有道理。”

    凤凰瞪了她一眼道:“你懂个屁!”

    春红低了下头。

    凤凰说道:“就算她出了北门,难道就一定会向深山里面走?”

    如燕说道:“公主一无盘缠,二不认路,你指望她会出北门之后,再绕道八十多里向洛阳城东的驿馆区而去?”

    凤凰身后的春红向如燕竖起大拇指,如燕笑了,凤凰猛地回过头,春红忙放下手,假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凤凰转过头,冷笑一声道:“这不过是你的臆断而已……”

    如燕冷冷地道:“你不也是吗?”

    凤凰说道:“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

    如燕说道:“记得吗,我们在洛阳讲好的,一切听从我的指挥。”

    凤凰哼了一声,扭过头去。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