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九十一章 继往绝可汗
一本读|WwんW.『yb→du→.co
    狄仁杰一惊道:“是他。/”

    李元芳笑道:“怪不得卑职奉命到兵部查找左屯卫大将军步真,可查遍所有封略籍册,都没有这个名字。

    这时,卑职想起了孝杰,他是右威卫大将军,而当时平定突厥的葱山道行军大总管,便是他的前任宿国公程知节老将军,于是卑职找到了孝杰……”

    狄仁杰笑道:“好啊,元芳找对了人,敬旸又查了出来。”

    王孝杰笑道:“步真老殿下乃是太宗皇帝亲封的继往绝可汗,地位崇高之极,在当时便称为半朝銮驾,就连太宗皇帝都与他兄弟相称。

    然他与我右威卫元宿程公却是老朋友,关系非常密切,与我也是忘年之交。他的籍册正是归宗正府管理,在兵部和户部是不可能找到的。”

    曾泰长出一口气道:“难怪,我在吏部考功、司封二司也是空手而归,原来事情竟然是这样。”

    王莽点了点头道:“继往绝可汗是第一次平突厥时,太宗皇帝赐封的管理东突厥之地的大可汗,爵同太子。

    然而,因他归汉已久,在突厥没有势力,无法立足,多年前受咄陆部围攻,回到了洛阳。

    我久闻继往绝可汗大名,只是不知他就是阿史那社步真。”

    狄仁杰和王孝杰点了点头。

    狄仁杰说道:“孝杰呀,步真殿下住在哪里?”

    王孝杰说道:“他就住在崇政坊内,已年近八旬。”

    狄仁杰点点头道:“我们立刻前去拜会!”

    王莽等人对视了一眼,众人点了点头。

    ……

    继往绝可汗府位于崇政坊内,朱漆大门,六层台阶,地位崇高之极。

    高宗亲题的金字牌匾高悬门庭。

    雨渐渐停了。

    官轿落在府门前,狄仁杰下轿向府内走去,王莽、李元芳、曾泰、王孝杰随后跟随。

    步真在内侍的搀扶下迎出银安殿,狄仁杰几人抢前三步,躬身行礼道:“内史狄仁杰、逍遥侯王敬旸、千牛卫大将军李元芳、大将军王孝杰、洛州刺史曾泰参见大王!”

    步真一把扶住狄仁杰笑道:“宰相大礼,步真愧不敢受!”

    狄仁杰说道:“大王威名,如雷贯耳,后生小子,安得不礼!”

    步真挥手让道:“久闻狄公贤名,今日得见,诚不虚也!快,快请殿内落座。”

    狄仁杰说道:“多谢大王!”

    步真笑道:“孝杰呀,替孤招呼王侯爷、李大将军、曾大人。”

    王孝杰笑道:“殿下就放心吧。”

    步真笑着拉起狄仁杰的手,向殿内走去。

    狄仁杰说道:“大王,今日造访,乃为铁勒而来。”

    步真一愣:“铁勒?”

    狄仁杰说道:“就是三十多年前,大王任流沙道安抚大使时,咄陆部归降的铁勒。”

    步真猛醒道:“啊,铁勒,铁勒,看孤这脑子,啊……”

    说话之间,五人已走进殿内,分宾主落座。

    步真说道:“狄公缘何问起铁勒呀?”

    狄仁杰说道:“不瞒大王,近来,铁勒牵涉了数起大案,而今,此人失去踪迹。而知道其生平之人少之又少,只得叨扰大王。”

    步真点了点头:“是啊。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铁勒是咄陆部首领莫度的儿子……”

    狄仁杰猛吃一惊,下座的王莽、李元芳、曾泰、王孝杰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脱口喊道:“铁勒是莫度的儿子?”

    步真点了点头:“是呀。莫度有两个儿子,长子叫铁勒,次子便是贺鲁。”

    狄仁杰倒吸一口凉气道:“铁勒是贺鲁的亲哥哥?”

    步真说道:“是的,但他与其父莫度、其弟贺鲁的性格却大不相同。”

    狄仁杰挑了挑眉道:“哦?”

    步真说道:“铁勒是一个善良耿直的人,不好杀戮,没有野心。

    当年苏定方大将军血战处木昆,咄陆部大败逃亡,在鹰娑川遇到了孤率领的大军,莫度和贺鲁本欲率族人做困兽之斗。

    关键时刻,是铁勒领卫队逼走了好战的父亲莫度和弟弟贺鲁,率全族投降于孤。”

    狄仁杰惊呆了,王莽、李元芳、曾泰、王孝杰面面相觑。

    步真说道:“后铁勒随孤与大将军苏定方进京献捷,先帝因功授其都尉,铁勒极力推辞。

    他对孤说喜欢金银制器之法,想到善金局供职。孤奏明圣上,圣上准奏,就这样,他才到了善金局。”

    狄仁杰说道:“之后,他和大王还有联系吗?”

    步真说道:“起初,铁勒经常来看望孤,然之后出了些变故,听说两年前,他的双手被金水所烫,成为伤残。孤曾遣人看他,他说伤残之人羞于见孤,于是来往便少了。”

    狄仁杰深吸一口气道:“大王,铁勒除善金局后巷的一间班房外,还有其他住处吗?”

    步真愣住了:“班房?铁勒住在班房?”

    狄仁杰说道:“怎么,不是吗?”

    步真笑道:“当然不是。堂堂四品轻车都尉,怎么可能住在班房之内?”

    狄仁杰急切地问道:“大王知道他家住在哪里?”

    步真说道:“当然知道。铁勒与很多突厥降人一样,都住在归义坊内。”

    狄仁杰站起身,长揖到地:“多谢大王!”

    ……

    轰隆一声巨响,朱漆大门被踹开,洛州刺史府的衙役捕快一拥而入。

    狄仁杰、王莽、李元芳、曾泰、王孝杰走了进来。

    这里正是贺鲁和乌勒质逃亡前所住的小院。

    曾泰高声喊道:“给我仔细搜!”

    众衙捕暴雷般诺了一声,迅速行动起来。

    王莽、狄仁杰、李元芳、曾泰、王孝杰快步向正堂走去。

    正堂门窗紧闭,里面没有丝毫动静。

    狄仁杰刚要推门,王莽和李元芳耳朵微动,二人对视了一眼,上前一步,挡在了狄仁杰的身前。

    狄仁杰一愣,看向了正堂。

    “仓”的一声,王莽拔出腰间的长剑,与此同时,李元芳回手拔出了腰悬的幽兰剑。

    王莽伸手在门上轻轻一推,“吱呀”一声,堂门打开,王莽和李元芳缓缓地走了进去。

    王莽和李元芳走进堂内,猛地,二人的眼前寒光一闪,两柄弯刀闪电般从门后击出,直奔王莽和李元芳的后心,快得异乎寻常。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