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九十四章 铁勒的消息
一本读|WwんW.『yb→du→.co
    铁勒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大人,这,这是怎么回事?什,什么雇主?”

    狄仁杰看了一眼王莽,王莽点了点头,上前一步,解释道:“在你被软禁期间,另外一个铁勒,替你在善金局当差。/此人不但提供马车送你的弟弟贺鲁逃出洛阳,还在两个月前,将二十多名银匠骗出城外,至今,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铁勒目瞪口呆道:“另,另外一个铁勒……”

    狄仁杰与王莽交换了一下眼色道:“铁大人的手似乎并未伤残?”

    铁勒一愣道:“卑职的手……是哪个说卑职的手有伤残?”

    王莽说道:“将作大监沙尔汗。他说两年前,你在一次范铸当中出了岔子,金水溢出,将双手烫为伤残。”

    铁勒咬牙切齿地骂道:“沙尔汗,这个奸贼!”

    王莽与狄仁杰对视一眼道:“沙大人可是当今圣上的宠臣呀?”

    铁勒哼了一声:“国老,侯爷,沙尔汗是个不折不扣的内奸!请你们立即具折,向圣上揭露他与贺鲁的奸谋!”

    狄仁杰精光一闪道:“哦,有这等事?铁大人不要着急,将事情的原委慢慢道来。”

    铁勒深吸一口气道:“那是两年前,也就是我出事前两个月。

    一天傍晚,卑职下值回家,在门口碰到了沙尔汗……

    沙尔汗从后面赶上来把我叫住,我问他有何吩咐。沙尔汗说他与我是兄弟,怎的如此客气。

    我也不知该如何作答。

    他约我下值后小叙,席间他与我言及自突厥归朝,已近三十年,我说岁月不居,当年还是个二十岁的小伙子,转眼已经垂暮了。

    他问我难道想在洛阳终老一生,我说他这话有些莫测高深了……

    他告诉我而今突厥国内的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我的弟弟贺鲁重掌咄陆五部,凭实力,已可与吉利可汗分庭抗礼……

    我问他为什么说起这些。

    他说如果我能够与贺鲁重归于好,兄弟二人内外并举,何愁突厥不重回我们手中。

    我告诉沙尔汗,铁勒自归降天朝以来,忠贞不贰,决无异心,再不敢起回归漠北之念。

    至于舍弟贺鲁,三十年前,铁勒便与之分道扬镳,经年之后怎能再有所寄托,说完此话我就告辞而去。”

    王莽和狄仁杰等人静静地听着他的诉说,铁勒继续说道:“经过那次事儿,卑职在局内尽量躲避沙尔汗,避免尴尬。

    反倒是他泰然得很。而且,再也没有提及此事。

    事情过了两个多月,一天深夜……”

    铁勒正在房间里歇息,门“嘭”的一声被踹开了,铁勒从榻上惊醒,坐起身来。

    寒光闪动,长刀架在铁勒的脖子上,乌勒质冷冷地望着他。

    铁勒惊问道:“你是什么人?”

    贺鲁缓缓地走进房中,阴森森地道:“我软弱的哥哥,怎么,不记得我了?”

    铁勒一声惊叫道:“贺鲁,是你!”

    贺鲁说道:“是我,没想到吧?”

    铁勒暗吃一惊道:“你,你怎么会知道我住在这里?”

    “当然是我告诉他的。”

    身穿黑斗篷的北山缓缓走了进来。

    铁勒惊问道:“你是谁?”

    北山徐徐摘下头上的风帽,原来竟是沙尔汗!

    铁勒不禁大惊:“是你!沙大人,圣上对你天高地厚之恩,你为何要做此悖逆之事!”

    沙尔汗与贺鲁对视一眼,两人一阵狂笑。

    沙尔汗说道:“圣上对我的确很好,可是我想要的,她却不能给我!只有贺鲁太子可以帮助我。”

    铁勒看了贺鲁一眼道:“贺鲁,你想做什么?”

    贺鲁目露凶光:“我来讨债呀!十八年前,在鹰娑川,你出卖了我和父亲,向步真投降。现在偿还的时候到了!”

    铁勒没有答话,贺鲁话锋地转,接着说道,“我来,并不想伤害你。而是给你一个还债的机会。”

    铁勒看了他一眼:“哦,怎么还?”

    贺鲁说道:“五年前,父亲死在吉利可汗和狄仁杰等手中。现在我要你帮助我杀掉这些仇人,重掌突厥大权!”

    铁勒长叹一声道:“只要你做了可汗,战火就要重燃,百姓们又要遭殃了。贺鲁,放弃这种想法吧,安安稳稳地生活不好吗?

    为什么一定要像父亲那样?想一想二十年前那场惨祸,就是因为你们要与天朝开战,结果我们的部族险些灭种……”

    贺鲁一声大喝:“你给我闭嘴!你这叛徒,不许你提父亲!你不帮我,我就宰了你!”

    他从乌勒质手中接过长刀,用力一推,鲜血从铁勒的脖颈流了下来。

    铁勒心一横道:“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帮你。动手吧!”

    说着,他闭上了双眼。

    贺鲁望着他,双眼血红,猛地,他调转刀柄狠狠砸在铁勒的额头上,铁勒登时昏死过去。

    王莽和狄仁杰听到这里,二人对视了一眼,王莽深深地吸了口气:“他们的计划是要杀死吉利可汗和我们?”

    铁勒答道:“贺鲁是这么说的。”

    狄仁杰缓缓点了点头。

    王莽、李元芳、曾泰、王孝杰面面相觑,堂上一时鸦雀无声。

    铁勒看了看堂上众人,轻声道:“国老,您可能也知道,贺鲁为好战的咄陆五部贵族所拥戴,吉利可汗是他的绊脚石,只有杀死吉利可汗,他才能够重掌突厥大权,也才能够与天朝开战。

    众所周知,狄国老主张边境和平,支持吉利可汗,说句实话,如果没有你们二位,两国早已开战。

    我想,贺鲁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才要对您和吉利可汗下手。”

    狄仁杰点头道:“是的,本阁知道。铁大人,贺鲁没有对你说起这个计划的具体内容吗?”

    铁勒摇了摇头道:“没有。从那天起,我就被关进了密室。但从贺鲁的话里不难听出,他们到洛阳来就是筹策这个计划的。”

    狄仁杰缓缓地点了点头:“现在一切都清楚了。铁勒被关押之后,沙尔汗用身高和外形与铁勒相似的塔克假扮铁勒。

    然而,塔克的双手是天生残疾,于是,沙尔汗才编出了金水溢出将铁勒双手烫毁这套谎言。”

    王莽、李元芳和曾泰点了点头道:“不错。”

    狄仁杰说道:“从刚刚乐氏看到铁勒时的反应已经完全可以证实塔克就是失踪银匠们的雇主。”

    王莽笑道:“大人,现在可以说证据确凿了!”

    狄仁杰点了点头,微笑道:“铁大人,你提供的这些情况非常重要。而今你身体未复,好好休息,改天我们再谈。”

    铁勒说道:“谢国老。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