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零八章 火行珠的下落
一本读|WwんW.『yb→du→.co
    狄仁杰笑了笑:“陛下,这只黄金大盘,是赐予吉利可汗的礼物,臣说的对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武则天。/

    武则天望着狄仁杰,缓缓竖起了大拇指,狄仁杰笑了。

    众臣一片赞叹。

    王孝杰钦佩地道:“嘿,大帅,您这脑子,真是绝了!”

    李元芳、曾泰相视而笑。

    王莽笑了笑,没有说话。

    众臣低声议论着:

    “真是赐给吉利可汗的!”

    “这可真说得上是天恩浩荡了!”

    “可不是,别看突厥位在商路,东接波斯,西近大食,为金银器物集散之地,但我敢说,体量如此巨大,制作如此精良的金银器具,吉利可汗不要说见,就是想都不敢想。”

    “此物一派天朝气度,足具威严!”

    武则天听着群臣的赞赏,脸上露出了笑容,但一想到沙尔汗,又立刻闪过一丝阴云。

    狄仁杰缓缓走到她身旁,轻轻叫了一声“陛下”。

    武则天抬起头,望着狄仁杰,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狄仁杰关切地问道:“陛下又想起了沙尔汗?”

    武则天看了他一眼:“老狐狸,什么也瞒不过你的眼睛。”

    狄仁杰笑道:“老臣是来领所赐之酒的。”

    武则天说道:“赐酒!”

    力士端着一觥酒快步走来。

    狄仁杰拿起酒觥道:“陛下,这黄金大盘再重,也重不过陛下追寻和平的诚意。

    臣替两国百姓,替边关将士,替吉利可汗谢陛下天恩!”

    说着,他举觥就口,一饮而尽,“陛下是圣明之君,臣之幸,天下之幸,万民之幸!”

    武则天点了点头:“朕知道,你这番话是肺腑之言。”

    说毕,她将杯中酒喝净,命力士斟满,而后,走到李元芳、曾泰面前道,“李元芳、曾泰,突厥之事就托付给你们了。来,朕再敬你们一杯!”

    话到杯干。

    李元芳、曾泰双膝跪倒叩头谢恩道:“臣蒙陛下信用擢升之恩,敢不用命。请圣上安心,臣等殚精竭虑,务使此行圆满!”

    力士递上两只巨觥,李元芳、曾泰二人接过,一饮而尽。

    这时,武则天微微笑了笑,对王莽和狄仁杰几人说道:“怀英,你们几个随朕走走。”

    几人躬身领命。

    武则天君臣在廊上边走边说着。

    狄仁杰说道:“陛下,我已派张环骑快马赶往突厥的西庭石国,给吉利可汗送信,想不日即可到达。”

    武则天点点头道:“很好,元芳啊,使团何时动身?”

    李元芳说道:“明日辰时。由孝杰率右威卫主力护卫使团至凉州,出关后,再由吉利可汗派卫队护送至石国。”

    武则天又问:“贺鲁和乌勒质呢?”

    狄仁杰说道:“臣已在信中询问吉利可汗此二人如何处置。臣看这样吧,使团安抵凉州后,李元芳、曾泰等一等吉利可汗的消息,再作区处。”

    武则天说道:“如此甚好,此事要妥善处置,绝不可纵虎归山!”

    狄仁杰微笑点头道:“陛下派了两位武艺高强的日本遣唐使随行,不是没有用意的吧?”

    武则天说道:“日本人在朝中无根无基,不会被他人利用。让这二人看守贺鲁和乌勒质岂不是好?”

    狄仁杰点了点头:“陛下果然是忖度周详,臣不胜钦佩之至。还有一事……”

    武则天回头看了狄仁杰一眼,示意他讲下去。

    狄仁杰说道:“不知陛下想过没有,沙尔汗为何甘冒奇险,袭击善金局,难道真的仅仅是为了那一百多万两金银?”

    武则天停住脚步,转过身来诘问道:“什么意思?”

    狄仁杰说道:“臣从沙尔汗口中得到了半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洛阳东一百二十里上……

    臣查过了,洛阳东一百二十里处,乃是小刘庄。可以肯定,这个小刘庄定与沙尔汗一伙和银马车案有关。”

    武则天缓缓点了点头道:“嗯,有道理。”

    狄仁杰奏道:“据获救的铁勒叙述,贺鲁与沙尔汗曾对他说过,他们的最终目的是要除掉吉利可汗和微臣……”

    武则天猛地转过身道:“哦,有这等事?”

    狄仁杰点点头道:“正是,其目的已是昭然若揭,除掉主和的吉利可汗,挑起两国战火。”

    武则天咬牙切齿地道:“这些恶贼!”

    狄仁杰说道:“因此臣以为,善金局劫案只是这个阴谋的开始,要想全盘破解奸谋就必须深入虎穴。”

    武则天深吸一口气道:“你想怎么做?”

    狄仁杰果断地道:“乔装改扮,驾驶银马车赶往小刘庄,而后顺藤摸瓜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武则天沉吟良久抬起头道:“准奏!”

    狄仁杰的脸上浮出一丝笑容道:“谢陛下!”

    ……

    夜色如墨。

    钦天监,位于长安城之内,距皇城不到三里之远。

    钦天监有着高大的楼阁,高达八十八米,最顶端有着那八斗星象图,这里是夜观星象之地——占星台。

    占星台上,王莽双腿盘坐于地上,地上摆着三才阵法,放置在阵眼之中的正是三颗五行珠。

    分别为水行珠,金行珠,土行珠。

    此时夜空乏暗,极为静谧。

    就连那一丝丝风吹草动的声音都听得极为清楚。

    忽然,坐在地上的王莽猛地睁开了双眼,他的目光望向了西方:“西方?”

    他站起身来,喃喃道:“火行珠难道真的在西域诸国。”

    想到这里,王莽的面色阴晴不定起来。

    ……

    与此同时,洛阳西南方。

    这里有一座牢城,也就是老百姓常说的天牢,它正是坐落在洛阳的西南方。

    这里关押的都是因大逆罪锒铛入狱的臣辅阁僚、亲贵元宿。

    忽然,伴随着一阵震人心魄的轰鸣声,牢城营的万斤铁闸缓缓升起,静夜中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有则理惠与义直古麻吕率一队千牛卫飞奔入城。

    一阵紧似一阵的鼓声回荡在公堂之上,气氛异常紧张。

    千牛卫的虎头攒金靴飞快地走着。

    管营率合衙僚属飞奔而出,撩袍跪倒在石阶前,合袖平胸高声道:“臣恭候圣谕!”

    理惠压低声音道:“圣上密札。”

    说毕,将密札递过,管营打开飞快地看了一遍,叩头道:“臣遵旨!”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