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一十二章 大汉之戒
一本读|WwんW.『yb→du→.co
    齐戈头上已渗出一层密密的汗珠,一听此言忙叩头谢罪:“可汗饶命,末将再也不敢了。/”

    吉利可汗哼了一声,转面对张环说道:“张将军,麾下无礼冲撞,还望见谅。”

    张环连忙还礼道:“可汗言重了。”

    吉利挥手让道:“请上马,我们到牙帐叙话。”

    张环应诺,说着,翻身上马。

    吉利可汗狠狠地瞪了齐戈一眼,率卫队护送张环一行向城内奔去。

    齐戈望着吉利可汗的背影,咬牙切齿地嘟囔道:“等着吧,你的死期就要到了!”

    他一挥马鞭,众骑兵飞身上马,向城外奔去。

    统叶护大街上号角阵阵,鼓声隆隆,吉利可汗率卫队簇拥着张环一行来到牙帐门前,众人翻身下马。

    吉利笑着对张环说道:“我道信使是谁,原来是你!”

    他转头对儿子拔那汗说道:“我们可是老朋友了。当年,就是狄公、王敬旸、李元芳和他们几位协助我平定了默啜的叛乱!”

    拔那汗应道:“啊,父王,这就是您常常说起的,狄公手下的八大军头吧。”

    吉利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正是。来,张环呀,我给你介绍,这是我的小儿子,拔那汗。”

    张环连忙躬身道:“太子殿下。”

    拔那汗说道:“张将军不必多礼。”

    吉利可汗拉着张环的手道:“怎么样,狄公、敬旸和元芳他们还好吗?”

    张环笑道:“狄大人他们很好。大人也非常惦念可汗陛下。这一次末将带来了他的亲笔信。”

    吉利可汗点点头,长叹道:“转眼又已两年没见了……啊,我们进去说话。”

    牙帐内,吉利可汗、拔那汗和张环三人分宾主落座。

    张环递上了狄仁杰的书信。

    吉利可汗拆开看了一遍,猛地,他抬起头道:“大周天子要赐婚于我?”

    张环微笑道:“正是。赐婚使团由李元芳大将军和曾泰大人率领。”

    吉利可汗站起身来,兴奋地道:“李元芳,曾泰!”

    张环笑道:“是啊,都是陛下的老熟人、老朋友!”

    吉利重重一拍桌案道:“太好了!这可真是雪中送炭呀!近些日子,咄陆五部的贵族屡屡要求对大周开战,我正愁无法说服他们,现在好了,只要迎阳公主一到,突厥与大周便成姻亲,亲戚之间岂能开战。这才叫永绝战祸!”

    张环说道:“这正是皇帝与狄仁杰的意思。大人修好书信命末将先来打个前站,一来给可汗陛下送信儿;二来,还有一件绝密之事,在书信中不能提及,大人令末将口述,请陛下定度。”

    吉利可汗道:“哦,什么事?”

    张环四下看了看道:“请可汗屏退左右。”

    吉利可汗一摆手,帐中的卫士快步退出。

    张环压低声音道:“贺鲁太子及其亲信乌勒质已落入我们手中。”

    吉利猛吃一惊,抬起头来“哦”了一声。

    张环继续说道:“此次这二人混在赐婚使团中,由大军押运至凉州秘密关押。

    狄公让我问问陛下,这二人该当如何处置?”

    吉利可汗吃惊地道:“问我?”张环点点头:“临行前狄仁杰说,贺鲁虽然为天朝所擒,毕竟是突厥十部的大俟斤,如何处置应该听从可汗陛下吩咐。”

    吉利感动地道:“狄公真是有心人呀,得友如此,夫复何求!张环,兹事体大,你不要着急,且安心住下,让我好好考虑考虑。”

    张环点头道:“末将不敢催促陛下。”

    吉利可汗深吸一口气,陷入了沉思。

    ……

    狄府。

    狄仁杰猛地抬起头道:“什么,虎头飞鹰?!”

    下坐的银匠李永点了点头道:“正是。”

    一旁的如燕吃惊地道:“你是说,沙尔汗让你们仿制大汗之戒?”

    李永奇怪地道:“大汗之戒?”

    狄仁杰说道:“那是一个很大的纯金戒指,下面是品字形排列的三个虎头,一只飞鹰凌驾其上……”

    李永说道:“对,对,对,塔克就是让小的在金片上錾刻飞鹰。大人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呀?”

    狄仁杰双眉紧锁,解释道:“那是象征突厥可汗至高无上权力的大汗之戒。多年前在幽州,吉利可汗将这枚戒指送给了我。”

    李永似有所悟道:“是这样。”

    狄仁杰看了看如燕,把头转向李永说道:“李永,你将详细情况一字不漏地对我说一遍。”

    李永点了点头,回忆道:“两个月前的九月三号深夜,塔克将我们骗上马车。第二天来到了邙山深处的一个废弃村庄,将我等关入了地洞中。

    第二天,塔克拿着一张很旧的图纸来到地洞……”

    李永等一干银匠正坐在地洞之中长吁短叹,塔克领着几名手持钢刀的家丁走了下来,众银匠连忙站起身。

    塔克笑了笑:“众位师傅,不必担心,只要你们按照我的要求完成活计,我保证安全送众位回家。可是,要是有人意图逃走,我可是要迁怒到所有人身上!”

    众银匠面面相觑。

    李永颤声问道:“要,要我们做什么活计?”

    塔克走到桌前,冲后面人一努嘴,身后的家丁将一张旧图纸铺在桌上,冲李永招了招手,李永赶忙走过来,低头一看。

    图上绘着一枚戒指,正是大汗之戒——虎头飞鹰。旁边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制作之法。

    李永看了图纸皱眉道:“尊驾,这,这小小一枚戒指,鎏金、钑镂、錾刻、铆接、点焊镶嵌都得用上,这是大师之作呀,不要说小的一人,就是把大伙儿拴在一起,也做不出来……”

    塔克笑了笑道:“这还用你说吗?这枚戒指是几十年前一位西域金银器大师所制,工艺之复杂,技术之高超,无与伦比。”

    李永说道:“不错,那尊驾要我们做什么呢?”

    塔克点了点图上的文字,说道:“看看图旁的记录。”

    李永拿起图纸,仔细看了一遍记录道:“我明白了,您是让我们每人完成一道工序,而后再将戒指组合起来。”

    塔克笑道:“聪明,此戒共有二十三道工序,这就是为什么要请二十三位同时到此的原因。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