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一十四章 猜疑
一本读|WwんW.『yb→du→.co
    塔克连连磕头道:“是,是,小的一定好好想想。/”

    狄仁杰一摆手,两名卫士押着塔克快步走出门去。

    狄仁杰站起身,对如燕说道:“他所说的情况与李永所说基本相同。”

    如燕点了点头:“真怪,这个沙尔汗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啊?”

    狄仁杰忧心道:“如燕呀,我有一丝隐隐的不安,似乎将有大事发生。”

    如燕劝道:“叔父,我看是您过虑了,不管怎么样,沙尔汗已经死了,一个死人能怎么样?”

    狄仁杰缓缓摇了摇头:“直觉告诉我,事情绝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

    如燕吃了一惊道:“哦?您的意思是……”

    狄仁杰深吸一口气,沉吟片刻道:“如燕呀,你随我到沙尔汗府再走一遭。”

    ……

    大汗之戒拿在皇帝武则天手中,她猛地抬起头,吃惊地道:“这是吉利可汗的大汗之戒——虎头飞鹰。五年前在幽州,他将这枚戒指赠予了狄怀英。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凤凰咳嗽了一声道:“陛下,臣正要向陛下回禀此事。”

    武则天双眉一扬道:“什么事?”

    凤凰回道:“今日,内卫在城中捕获了一名突厥奸细,在此人随身携带的马袋中,臣找到了这枚戒指和一封书信。”

    武则天问道:“书信在哪里?”

    凤凰说道:“就在臣的手中。信是用突厥文写成的,臣请教了崇文馆精通突厥文的学士。”

    武则天道:“信里都说了什么?”

    凤凰拿出书信展开道:“这封信是突厥太子贺鲁的堂弟齐戈写给,写给……”

    武则天眼中精光大盛:“写给谁的?”

    凤凰答道:“写给狄国老的。”

    武则天登时惊呆了:“狄,狄国老……狄怀英?”

    凤凰点点头:“正是。”

    武则天倒抽一口凉气紧紧追问:“信中都说了什么?”

    凤凰咽了口唾沫道:“说,说……”

    猛的,武则天重重一拍桌子,厉声喝道:“说什么?”

    凤凰吃了一惊赶忙道:“说谋划之事已经圆满完成,贺鲁太子没有白白受苦,金银现已顺利地落入狄仁杰手中,而一切罪责都由死去的沙尔汗一人承担。

    他已接到狄仁杰传信,营救贺鲁太子之事,将按照约定好的计划在凉州进行。

    下一步请狄公尽快驾驶银马车前往突厥会面。”

    凤凰停住了嘴,殿内一片寂静。空气似乎凝固了。

    武则天张大了嘴,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喃喃道:“齐戈在信中说,是狄怀英替他谋划了善金局劫案?还要在凉州营救贺鲁?”

    凤凰点了点头道:“是,是……得知信的内容后,臣以为兹事体大。不敢随意处置,这才匆忙进宫,请圣意亲断。”

    武则天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道:“也就是说,狄仁杰才是朝中最大的内奸,整个案件的主谋,而沙尔汗不过是帮凶……”

    凤凰咽了口唾沫,一声都不敢出。

    猛地,武则天站起身来道:“不,不可能!这是反间计!狄怀英志虑忠纯,与吉利可汗乃莫逆之交。

    过去几年间,他屡屡协助吉利粉碎好战贵族妄图挑起两国战火的阴谋。

    可以说,他是突厥好战贵族的眼中钉,肉中刺,他又怎么可能去协助贺鲁和齐戈!”

    凤凰赶忙道:“臣也是这样认为,说狄公是内奸,实在令人难以相信。”

    武则天说道:“你们抓到的突厥内奸何在?”

    凤凰答道:“审讯中,他只字未露,咬舌自尽了。”

    武则天吃惊地道:“自杀了?”

    凤凰说道:“正是。”

    武则天沉思道:“如果这是歹人栽害狄怀英的阴谋,那么,这个内奸该当顺水推舟,假作招认,趁机栽害狄怀英,又为什么要自杀呢?”

    凤凰屏住呼吸,没有说话。

    武则天看了看手中的戒指,缓缓坐在龙椅中道:“而且,这枚戒指的的确确是狄怀英之物啊……”

    凤凰试探着问道:“陛下,有没有可能是歹人仿制,用来栽害狄国老的?”

    武则天看了看戒指道:“嗯,有这种可能。凤凰,召南平郡王武攸德、内侍省监路正及善金局掌固铁勒进宫。”

    凤凰说道:“是!”

    ……

    “吱呀”一声,书房的门打开了,狄仁杰、如燕在钟氏的陪同下走进堂中。

    狄仁杰问道:“夫人,这就是沙尔汗的书房?”

    钟氏说道:“正是。国老,这几日妾身一直在思索,那个顶替我丈夫的人究竟是谁?想起来就令人不寒而栗。”

    狄仁杰点点头:“是啊,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因此,才要再到沙府来看看。也许之前我们忽略了什么。”

    钟氏缓缓点点头道:“那您就再看一看吧。”

    狄仁杰点点头,目光飞快地搜索起来。

    书房正中陈设着书案和座榻,两旁墙壁是落地书架和百宝阁,百宝阁中放着很多制作极其精良的金银器。

    书案后陈设着一扇屏风,狄仁杰的目光停在了屏风上。

    屏风立面以凸银镌着几行字:“翘翘束薪,不安其室。岂彼金夫,贤二千石。”

    狄仁杰静静地望着这几个字。

    一旁的如燕轻声道:“叔父,这上面写的什么呀?”

    狄仁杰笑了笑:“写的是汉武帝时的朱买臣。”

    如燕奇怪地道:“可这上面没有朱买臣三个字呀?”

    狄仁杰笑道:“翘翘束薪,不安其室,说的就是朱买臣年轻之时,靠打柴卖薪为生,挑柴的路上大声朗诵诗文,他的妻子跟在后面,很看不起他,要他不要再唱了,朱买臣却越唱越欢。

    其妻嫌恶他穷困潦倒,便离他而去。

    过了几年,朱买臣诣阙上书,汉武帝封他做了会稽太守,衣锦还乡。

    他不念旧恶,将其前妻夫妇恩养起来,不想几天后其前妻羞愤自缢。

    这后两句,岂彼金夫,贤二千石。

    就是说他的前妻没有看出他是位月俸两千石的金夫,轻易地离他而去。”

    如燕这才明白:“啊,是这个意思。这个朱买臣是个好人,他那老婆不怎么的,嫌贫爱富,死了活该!”

    狄仁杰笑着摇了摇头。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