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三十七章 银子
一本读|WwんW.『yb→du→.co
    狄仁杰、钟氏、陈氏、月生、刘大昆和十几名手持铁锤铁钎的壮汉站在大门前。/

    “吱呀”一声门开了,侯寄昌和月娥走了出来。

    一见这阵势,侯寄昌一愣,旋即冷笑道:“怎么着,小娘,要不着家产,就请来了族长,想要动粗啊?”

    刘大昆说道:“侯寄昌,按照庄中刘姓族谱,你是个外人,没有资格跟我说话。今天我之所以到这儿来,是要为我们刘姓子孙,月生主持公道!”

    侯寄昌冷笑一声道:“哦,怎么主持呀?”

    刘大昆说道:“有人能够证明,我侄子刘文庆死后给陈氏和月生留下了大笔财产。”

    侯寄昌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月娥拽了拽他的衣袖道:“你听叔祖说呀!”

    侯寄昌一把甩开月娥的手道:“家产是我的,衙门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是谁敢替这娘儿俩出头啊!”

    狄仁杰踏上一步道:“我!”

    侯寄昌一怔道:“你,你是什么人?”

    狄仁杰笑了笑道:“走方郎中。”

    侯寄昌哈哈大笑道:“一个走江湖的,竟然骗到老子头上来了,我问你,你凭什么说老头子给他们留下了财产?”

    狄仁杰一举手中的两张画儿道:“就凭刘文庆留下的这两张画儿。”

    侯寄昌与月娥对视一眼道:“不错,这画儿确是老头子留给他们娘儿俩的。”

    狄仁杰说道:“这就好。废话我也不说了,这两张图中说明刘文庆给陈氏和儿子月生留下了大笔财产,而且,就在月生居住的二进院西厢房。

    而今,当着族长的面儿,咱们写下字据,如果在房内找到了财产,则全部归陈氏母子所有。

    否则,你现在就写下文书,将所得到的家产分给陈氏母子一半。”

    月娥赶忙道:“不用找了,我们愿意把家产分给小娘和月生一半……”

    泪水滚过陈氏的面颊,她轻声道:“月娥,谢谢你。”

    钟氏赞道:“这还像一家人的样子……”

    话音没落,侯寄昌蹦过来,狠狠给了月娥一记耳光,口中骂道:“你这败家娘儿们,啊,有俩子儿就想着给撒腾出去!”

    他转身冲众人吼道,“你们别想合起伙儿来诈我!想从我这儿拿走一文钱,想都别想!”

    狄仁杰说道:“好啊,那我们就立下字据,只要在月生房中找到财物,尽归陈氏母子。”

    侯寄昌说道:“立就立,想诈我,没那么容易!”

    狄仁杰说道:“你可别后悔,也许到那时你便一无所有了。”

    侯寄昌哈哈大笑道:“你少来这欲擒故纵之计,老子从小就是被人骗大的!”

    狄仁杰点点头,看了刘大昆一眼道:“族长,那就由您作保,双方立下字据,各安天命!”

    刘大昆说道:“好!”

    忽然,侯寄昌说道:“等等!”

    刘大昆问道:“你还有何话说?”

    侯寄昌说道:“如果你们在房内找不到财产怎么办?”

    狄仁杰代答道:“陈氏母子承诺,离开小刘庄,永远不再纠缠于你。”

    侯寄昌双手一击道:“好,就这么办!”

    刘大昆担心地望着陈氏说道:“你看……”

    陈氏的目光望向钟氏,钟氏坚定地点了点头。

    陈氏牙关一咬:“好,我答应!”

    陈氏在两张字据上按下了手印。刘大昆也在两张字据上按下自己的指印。

    而后他拿起字据念道:“我侯寄昌、刘月娥,在此立下字据,凡在月生所住之西厢房内找到的一应财物,均归刘陈氏及刘月生母子所有。立契人:侯寄昌、刘月娥。”

    念毕,他举起字据,侯寄昌点了点头。

    刘大昆拿另一份念道:“我刘陈氏、刘月生在此立下字据,只要在月生所住之西厢房内找不到亡夫刘文庆所留之财物,我二人立即离开小刘庄,永不提财产之事。”

    念毕,他举起字据。

    陈氏点点头。

    刘大昆高声对众人说道,“契据已立,双方各安天命!”

    侯寄昌冷笑道:“好啊,现在就开始吧!我倒要看看,你们从哪儿能找出这笔财物。”

    狄仁杰与钟氏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走到东山墙前,在墙壁上方画了个圈,而后对手持锤钎的壮汉道:“将这里的墙壁凿开!”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侯寄昌说道:“哎,谁让你毁坏我家房屋的?”

    狄仁杰双眉一扬,冷冷地道:“怎么,你要毁约!”

    侯寄昌登时语塞。

    刘大昆说道:“那我就只能将你送交官府了!”

    侯寄昌咽了口唾沫道:“好,现在由得你们猖狂。看看找不到财物,尔等如何收场!”

    狄仁杰一挥手,两名壮汉跑上前来,按狄仁杰所指,锤钎齐下,房内烟尘腾起,碎砖落地,不一会儿,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大洞,洞内安放着一只陶瓮。

    在场众人不由一阵惊呼。

    刘大昆倒吸一口凉气,目光望向身旁的狄仁杰。

    侯寄昌夫妇目瞪口呆。

    陈氏大睁着双眼,似乎不太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她死死抓着钟氏的手,嘴唇不停地颤抖。

    此时的钟氏紧张得连气儿都喘不匀了,她轻声道:“先生……”

    狄仁杰气定神闲地道:“将陶瓮搬出来,放在地上。”

    两名壮汉赶忙上前,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才将陶瓮搬出,放在地上。

    众人围上前来。

    只见陶瓮的泥封口处用毛笔写着:“纹银五千两。”

    狄仁杰走过去,接开泥封,登时露出了里面一个个五十两的银锭。

    众人再次发出了惊呼。

    陈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进钟氏怀中。

    钟氏也激动得泪流满面。

    刘大昆张大了嘴,再也闭不上,他结结巴巴地道:“真,真的有银子,真的有银子……”

    他直起身望着狄仁杰说道,“神了,真是神了!您定是菩萨下凡……”

    狄仁杰笑了。

    那壁厢,侯寄昌面色如土,双手微微颤抖。

    身旁的月娥长长出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狄仁杰对另外的几名壮汉道:“请大家分头将南墙、北墙和西墙相同的位置凿开。”

    壮汉们眼望刘大昆,刘大昆一摆手道:“没听到老神仙说嘛,快动手啊!”

    众人一拥而上,动起手来,不一会儿,南北西三面墙都被凿开,果然每个墙洞中都安放着一只陶瓮。

    大家七手八脚将瓦瓮抬到地上,南北两墙中的瓦瓮中,各藏五千两白银。

    西墙瓦瓮中藏着三千两黄金。

    西厢房中登时欢声雷动,陈氏搂着儿子喜极而泣;侯寄昌面如死灰,呆立原地。

    钟氏望着狄仁杰,眼中尽是仰慕之色。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