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四十五章 计擒武攸德
一本读|WwんW.『yb→du→.co
    方形房屋外,数十名马匪仨一群俩一伙地站在屋门前闲聊着。/

    不远处,狄仁杰四人快步走来,转眼便来到了房门前。

    小翠快步走到马匪们跟前,低声吩咐着。

    狄仁杰对武攸德和赵永荣一展手道:“二位请进。”

    武攸德和赵永荣迈步走进屋内,狄仁杰猛地一伸手,“砰”的一声房门关闭。

    武攸德和赵永荣大惊,不等二人反应过来,门外,狄仁杰飞快地打开门旁墙壁上的暗门,拉动内藏的扳掣。

    “哗啦”一声巨响,一道铁门从天而降,立时将屋门封死。

    武攸德厉声喊叫道:“狄仁杰,你要做什么!”

    狄仁杰一声大喝:“动手!”

    小翠等一干马匪被眼前的情形惊得目瞪口呆,直到此刻才反应过来,小翠拔出腰刀,一声大喝,向狄仁杰奔去。

    说时迟那时快,房屋后面红影闪动,两条快如闪电般地的身影闪电般弹射而来,二人手中双刀直取小翠后心,来人正是李文忠和如燕。

    小翠猛吃一惊,顾不上狄仁杰,转身回刀,“铛”的一声,勉强架开了这一刀,只是,她的身体被震得连连后退。

    如燕双脚落地,大声叫道:“叔父!”

    狄仁杰高声赞道:“如燕,来得好,来得正是时候!”

    那边厢,小翠稳住身形,厉声喊道:“弟兄们,大家齐上!”

    众马匪一声呐喊,杀上前来。

    李文忠一人迎了上去,和众马匪站在一起。

    如燕抬头对房上喊道:“放响箭!”

    房顶上,钟氏跳起身来,发动手中的响箭,耳轮中只听得“吱”的一声锐响,响箭升空。

    转瞬之间,四面山谷中号炮连天,鼓角动地,王孝杰、凤凰率右威卫前营和内卫杀将过来。

    不到一刻钟工夫便将众马匪分割包围。

    小翠脸色大变,高声喊道:“弟兄们,快上马,撤退!”

    如燕大喝一声:“想跑,晚了!”

    她纵身上前,双刀一摆,朝小翠搂头剁来,小翠惊慌之下,连躲带闪,一个不留神,如燕的双刀在她后背划开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登时渗了出来。

    小翠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如燕随后紧跟,举刀便要结果她性命。

    猛地,只见小翠身形猛翻,双手一抖,寒光点点直飞而来,如燕心知是暗器,纵身跃起……

    只听房上的钟氏一声尖叫:“先生!”

    如燕赶忙回头,此时她才发现,小翠的暗器并不是冲自己而来,而是奔着狄仁杰去的。

    “砰!”的一声,暗器被李文忠手上的刀给击飞了。

    小翠顿时面如死灰,一个不慎,被如燕手中的刀割破了喉咙。

    “大帅!”

    这时,不远处传来王孝杰激动地叫声。

    狄仁杰抬头看去,王孝杰、凤凰率几名军士抬着一副担架飞奔而来。

    狄仁杰赶忙将钟氏交与如燕,起身迎上前去,王孝杰奔到近前,一把抓住他的手,激动地道:“大帅,您,您还安好吧?!”

    狄仁杰点头道:“好,好,我一切都好!”

    一旁的凤凰说道:“国老。”

    狄仁杰喜道:“大阁领,狄某逃难途中多承照应,感激不尽呀!今日你又悖逆圣意,与孝杰共同救助我这天字第一号钦犯,狄某真是无言可表心中感佩之意,我,我……”

    凤凰笑道:“您就别说客气话了。不瞒您说,凤凰还从没有怀疑过圣上的判断,只有这一次,从一开始,我就觉得陛下错了。”

    狄仁杰感慨地道:“我狄仁杰能蒙诸位朋友信任于斯,虽死无憾!”

    说着,他长揖到地。

    王孝杰和凤凰赶忙扶住了他。

    王孝杰激动地道:“大帅,您这是做什么!当年我王孝杰被诬指为反贼,是大帅命元芳将我救出契丹,返回崇州。今日大帅遭人陷害,孝杰敢不用命!”

    凤凰赞道:“孝杰大将军真是了得,在大将军府当堂抗旨,怒斥南平郡王,险些将武攸德就地斩首!”

    狄仁杰拉着王孝杰的手,动情地道:“孝杰……”

    王孝杰咧嘴笑道:“大帅,你这个谢字再也莫要说出口了。这件事还多亏了凤凰,为了给你洗清冤屈,她派人跟踪武攸德,这才找到了如燕她们。”

    狄仁杰的眼圈湿润了,道:“大阁领,孝杰,自今日起,我们已是刎颈之交!”

    二人重重地点了点头。

    如燕走过来道:“叔父,凤凰率内卫跟踪武攸德赶到乜家客栈,正值我和五娘逃出生天。

    我二人将前因后果对她言讲,我三人立刻返回凉州搬兵。

    大将军二话没说立刻率右威卫前营昼夜兼程,终于在昨日午后赶到老虎沟。”

    狄仁杰长出一口气道:“好,好啊,你们来得正是时候!今天可以告诉大家,南平郡王武攸德便是继沙尔汗之后另一个隐伏在朝中的大内奸!”

    凤凰吃惊地道:“他,他真的是内奸!”

    狄仁杰说道:“正是。沙尔汗化名为北山,而武攸德就是南山!”

    话音未落,被关在方形屋中的武攸德扒在窗前冲外面喊道:“王大将军,大阁领,赶快抓捕钦犯!别让狄仁杰跑了!”

    王孝杰和凤凰对视一眼,发出一阵冷笑。

    狄仁杰走到窗前斥道:“武攸德你这奸贼!你以为我会和你同流合污,沆瀣一气;

    你以为我会助纣为虐,帮你去做那等禽兽不如的勾当!

    实话告诉你,早在小刘庄圆通寺,我们就已经知道你就是隐伏在朝中的另外一个内奸——南山,只是当时没有足够的证据指认于你。

    我断定,以你贪婪的性格绝不会任由我将上百万两金银带走,一定会想方设法夺回来,我正是要利用这一点,将你内奸的身份彻底揭露出来!”

    武攸德脸上变颜变色,他咽了口唾沫,看了赵永荣一眼。

    狄仁杰继续说道:“就这样,在小刘庄,我请银匠们将银马车切分开来,装在十几两马车上,昼伏夜行秘密赶奔凉州迤北,荒无人烟的老虎沟。

    在这里搭建起熔银炉和这几间内藏机关的小屋,目的便是以我为目标,将你们引至此处,一网打尽!

    果然,在宣化堡,堡主赵永荣反常的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当时我就感到,机会就要来了。”

    众人静静地听着。

    “当时,我知道你一定躲在我的房间附近偷听,于是,便将下一步计划写成书信,放进五娘的口袋中。

    我在信中约定,只要他们设好了埋伏,就在这座方形房屋门上钉一块小小的黄纸以为暗号。

    果然,今日一到,我便看到了门上的黄纸。

    于是我依计而行,将你们这班奸贼赚入彀中!

    可笑事到如今,你竟还在妖言惑众!

    武攸德,听我好言相劝,将你勾结贺鲁和沙尔汗策划的阴谋和盘托出,否则狄某今日就要你粉身碎骨!”

    武攸德强撑体面狞笑道:“姓狄的,你才是圣上钦定的内奸,三司行文,州郡海捕,这已是众所周知了!

    而今,你竟然大言不惭反诬于我,我问你,你说本王是内奸有何凭据,啊?

    我与内卫府大阁领凤凰是奉圣旨前来,目的正是抓捕你这通敌卖国的逃犯……”

    他的目光望向凤凰,厉声道,“凤凰,钦犯狄仁杰在此,你还不下令将其拿下,救本王出来,难道要抗旨不成!”

    凤凰看着他那色厉内荏的样子,发出一阵冷笑:“既然狄仁杰是钦犯,那你为何与他同路而来,却不将他抓捕?”

    武攸德登时语塞:“我,我……”

    狄仁杰走到窗前对武攸德道:“你要证据是吗,要不要我把宣化堡地下的造箭场搬回洛阳,请圣上看一看呀?”

    武攸德的脸色益发难看。

    狄仁杰怒斥道,“你这佞贼,与赵永荣狼狈为奸,倒卖国家军械,这还不算,竟然丧心病狂勾结突厥败类,为其开战提供凶器,屠杀自己同胞,真是狼子野心,禽兽弗如!

    今日落在狄某手中,实话实说还自罢了,否则,你来看!”

    他伸手一指空中的绳索和铁链。

    武攸德抬起头,惊惧地问道:“这,这是什么?”

    狄仁杰发出一阵冷哼道:“刚刚你曾问起,我要将这一百万两白银熔化的银水铸成什么,是吗?”

    武攸德咽了口唾沫。“你马上就要看到了!”

    说着,狄仁杰冲土屋招了招手,“哗啦啦”一阵巨响,九座小土屋的屋顶登时挑开,里面缓缓升起九个中型范铸炉。

    在场所有人发出一阵惊呼。

    狄仁杰再一挥手。

    土屋门前的银匠李永一声大喝,数十名银匠拉动木架旁的绳索,九个被火烧得通红的范铸炉顺着铁索滑向方形房屋,转眼之间便停在屋顶之上。

    众人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知狄仁杰要做什么。

    狄仁杰的目光剑一般射向对武攸德:“我最后再说一遍,将你们的阴谋和盘托出,尚可暂保性命,否则休怪狄某无情!”

    武攸德强自镇定,冷笑道:“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你说的什么阴谋我一概不知!我只知道你才是通敌卖国的钦犯!”

    狄仁杰望着他,猛地,发出一阵大笑,大笑声中,他的手重重一挥……

    狄仁杰大喝一声:“倒炉!”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