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四十七章 恢复原职
一本读|WwんW.『yb→du→.co
    王孝杰双眉一扬道:“也就是说,是你和藤原骗了他们?”

    武攸德说道:“正是。/”

    狄仁杰叹道:“你们可真是处心积虑呀!”

    武攸德叹了口气道:“本来,我与沙尔汗将一切都计划得非常周密,想不到善金局劫案竟然被你勘破,银车没收归官。

    我本想放弃计划,然当时的情形已势成骑虎,我只得暗中与贺鲁的亲信齐戈联络,请他协助我实施栽害计划。至于后面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

    狄仁杰深吸一口气道:“武攸德,常言道,虎毒不食子呀,迎阳公主是你的亲生女儿,你竟然明知她此去便成俎上鱼肉,却还忍心行此等毒计,真是心比蛇蝎狠,血如玄冰寒呀!”

    武攸德低头不语。

    狄仁杰斥骂道,“你们为了一己之私,助纣为虐,置两国数十万百姓于不顾,公然刺杀吉利可汗,引燃两国战火,真真是罪无可逭,死有余辜!

    我真想将你们活生生地铸在这银屋之内,叫你眼睁睁地看着上百万两白银在眼前,却无法得到;叫你们在痛苦之中一点点死去!

    可我不是你们那样的残忍之辈,更不能背信弃义,即使对你这样的大奸大恶之徒!

    但相信我,你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他深吸一口气,对身旁的李朗:“叫他签供画押!”

    李朗将记录的供词递进窗中,武攸德和赵永荣乖乖地按上手印,递了出来。

    狄仁杰对王孝杰吩咐道:“孝杰,命军士将这座银屋架在马车上,拉回洛阳,请圣上亲眼看看这两个贪婪恶鬼的丑态!”

    王孝杰领命道:“大帅,末将也作此想!我立刻将前营留下,筹办此事!”

    狄仁杰点了点头,王孝杰快步走去。

    狄仁杰说道:“为今之计,我们要立刻赶往凉州,一旦敬旸、元芳、曾泰脱险,定会首先回到凉州与孝杰会合。”

    如燕忧心道:“叔父,如果他们没有到凉州呢?”

    狄仁杰深吸一口气道:“那我们就乔装,潜入石国和月氏,首先是寻找到他们的下落;其次,一定要找到沙尔汗,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而今两国战事方起,但愿我们的努力还不算太晚!”

    如燕和凤凰对视一眼,缓缓点头。

    ……

    听到这里,王莽长出了一口气:“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大人,您放心吧,吉利没事。”

    李元芳笑道:“要不是敬旸一直带着他的指南针,恐怕我们真的就中计了!”

    狄仁杰笑了起来:“好啊,虽然贺鲁已经伏诛,不过,目前还有一人一直在逍遥法外。”

    王莽抬起头来:“大人,您是说沙尔汗?”

    狄仁杰和众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看来,我们要去一趟月氏了。”

    王莽等人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

    ……

    一月后,洛阳揽胜亭内,武则天端坐在龙书案后,一页页认真地看着厚厚的供词。

    凤凰和张柬之凝神屏气,注视着她的表情。

    只见皇帝的脸色从无所谓到关注,从关注到吃惊,从吃惊到愤怒,猛地,她重重地合上奏折,脱口喊道:“武攸德,是他!”

    凤凰上前奏道:“正是。南平郡王武攸德与大内奸北山沙尔汗早有勾结,武攸德将从凉州军械局仓库中盗出的羽箭通过沙尔汗卖给突厥太子贺鲁,以牟取暴利。”

    武则天倒吸一口凉气道:“早在年前,狄怀英奉旨查察凉州军械局案就发现武攸德与其堂弟凉州军械.局司正赵永荣合伙倒卖羽箭。”

    凤凰说道:“陛下说得极是。大将军王孝杰配合臣所率内卫在宣化堡的地道中起获了武攸德和赵永荣为突厥人制造羽箭的造箭场,缴获组装好的羽箭一百多万支。”

    武则天脸色铁青,浑身发抖,颤声道:“一百多万!”

    凤凰继续道:“据武攸德交待,这一百万支羽箭不过是他卖给突厥军总箭支的三分之一。”

    武则天狠狠一掌拍在龙椅扶手上,厉声喝道:“这个逆贼!”

    凤凰说道:“倒卖羽箭事发之后,圣上命狄国老负责调查,武攸德非常惧怕,因此处心积虑想要除掉狄国老。

    这正与贺鲁和沙尔汗阴谋除掉吉利可汗和狄仁杰、挑起两国战火的目的不谋而合,于是,在沙尔汗的引见下,武攸德与贺鲁一拍即合,贺鲁将其引为内援,化名南山。”

    武则天又惊又恼,颤声道:“好啊,好啊,朕的好侄子!朕的好侄子呀!”

    凤凰继续道:“据武攸德交待,那枚从突厥奸细身上搜出的大汗之戒乃是北山沙尔汗亲手仿制而成,目的就是要陷害狄国老仿制的戒指与原物完全相同,几可乱真。

    臣从赴突厥议和的大将军李元芳手中取回了原物,请圣上比对。”

    说着,她从袖囊中取出吉利可汗赠给狄仁杰的大汗之戒,呈上前去。

    武则天颤抖着接过戒指,仔细端详。

    对下站的力士道:“快去御书房取那枚大汗之戒来!”

    力士高声答应,飞跑下去。

    凤凰说道:“还有,武攸德收买国子监伺学日本专使藤原,向使团护卫使有则理惠和义直古麻侣假传圣旨,命二人暗中将贺鲁和乌勒质放走。”

    武则天倒吸一口凉气道:“怪不得武攸德接二连三地向朕荐举藤原手下的两名遣唐使,原来是为了营救贺鲁和乌勒质。”

    凤凰说道:“正是,武攸德一直处心积虑地筹划如何营救这两人,只是慑于狄国老精明过人,他才不敢造次行事。

    后狄仁杰被诬逃离洛阳,武攸德终于放开了手脚,他直接指挥藤原假传圣旨,命护卫使有则理惠和义直古麻侣在纳拉特山口协同劫持囚车的突厥将领齐戈将贺鲁和乌勒质救走。”

    武则天怒喝道:“这个恶贼,真是罪不容诛!罪不容诛!我要将他千刀万剐,剁成肉泥!”

    凤凰待武则天稍作平复,又奏道:“后有则理惠和义直古麻侣发现受骗,毅然杀出突厥联营赶赴石国,会同大将军李元芳保护吉利可汗。”

    武则天深吸一口气,缓缓点了点头道:“这二人倒是深明大义之辈。”

    凤凰应和道:“陛下说得是。”

    话音未落,力士手托那枚仿制的大汗之戒飞奔进亭,双手高举过头顶。

    武则天颤抖着拿起假戒指,与手中的真戒指两相比对,竟是一模一样。

    武则天登时脸色大变,双手不停地颤抖起来,良久才痛悔道:“朕冤枉了狄怀英……朕冤枉了他!”

    凤凰悄悄与张柬之对视一眼,长长出了口气,脸上微微现出笑意。

    凤凰说道:“陛下,狄公虽身遭冤陷,亡命天涯,却从未怨天尤人,更不曾怨怼朝廷。

    逃亡途中,他屡设巧计,诱使内奸武攸德一步步暴露了真面目。

    最后,狄国老不惜孤身犯险,引诱武攸德进入我们设下的伏击圈中,终使这只狡猾的狐狸落入法网!

    陛下,凤凰不会说话,只是觉得狄国老真是个忠肝义胆、为国为民的大忠臣呀!”

    泪水模糊了武则天的双眼,她缓缓站起身,良久,发出一声沉痛的叹息:“狄怀英志虑忠纯,襟怀坦荡,像这样的人竟被逼走蛮荒,浪迹天涯,是朕失察,朕之过也,朕之过也……”

    凤凰与张柬之垂手侍立,低头无语。

    武则天揩去眼角的泪水,问道,“狄怀英现在何处?”

    凤凰仰面奏道:“为彻查此案,狄仁杰率王敬旸、李将军、曾大人等人前赴月氏国进行调查了。”

    武则天点了点头,沉吟片刻,抬起头道:“柬之。”

    张柬之说道:“陛下!”

    武则天传口谕道:“即刻下旨追回前诏及各部院衙门、各州县追缉狄怀英的海捕文书。

    复狄怀英内史职,兼洛州牧,加葱山道行军大总管、流沙道行军大总管,并两道黜置大使,统领安西、北庭、崑陵、濛池四都护府,辖地内一切军政大权皆由其节度。

    遇不决之事,不必请奏,可行便宜之权!”

    张柬之满面喜色,躬身道:“陛下圣明,臣遵旨!”

    武则天继续说道:“免李元芳和亲大使之职,复检校千牛卫大将军之职,加葱山道行军副大总管。

    免曾泰和亲副使之职,复洛州刺史之职,加黜置副使。

    右威卫大将军王孝杰,加流沙道行军副大总管。

    免有则理惠、义直古麻侣护卫使之职,复兵部校军郎之职,在狄仁杰麾下戴罪立功。

    圣旨即刻下达,由内卫府大阁领凤凰携圣旨前赴凉州传谕!”

    凤凰精神一振,上前一步躬身道:“是!”

    “对了,这里还有一封秘旨交给王敬旸。”

    凤凰微微点头:“是!”

    武则天缓步走出揽胜亭,目光望向远方,轻声道:“老家伙,你,还好吗……”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