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五十六章 奇怪的钟氏
一本读|WwんW.『yb→du→.co
    王莽说道,“此事也怪不得李将军,贵国王差斥所行之事实在是令天人共愤。/”

    狄仁杰说道:“还有一件事王妃殿下可能还不太清楚,这名突厥特使对于我们来说,可以说是老朋友了。因此,隐瞒是多余的。”

    娜鲁望着狄仁杰,良久,长长出了口气道:“是的。你们说得很对,是有一位突厥特使住在后宫之中。”

    王莽、狄仁杰、李元芳和曾泰对视道:“哦,他叫什么名字?”

    娜鲁失神地道:“他,他叫亚喀,秘密潜入月氏找到国王,随身携带着贺鲁的亲笔信。但,他们具体要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狄仁杰缓缓点了点头:“王妃殿下,此人现在何处?”

    娜鲁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先王差斥死去的那天夜里,亚喀也中毒身亡了……”

    王莽倒吸一口凉气,与狄仁杰、李元芳二人对视道:“他死了?”

    娜鲁点点头。

    “殿下怎么能够确定他是中毒身亡?”

    娜鲁答道:“他脸色紫黑,身旁还放着一小瓶毒药。”

    狄仁杰缓缓点了点头:“以王妃殿下看来,差斥有没有可能是被亚喀杀害的?”

    娜鲁抬起头道:“亚喀与先王的关系非常融洽,他为什么要杀害先王?”

    李元芳推断道:“我们没有中计,亚喀害怕天朝兴师问罪,因此才来个杀人灭口。”

    娜鲁说道:“既然如此,他为什么又要自杀?”

    狄仁杰双眉一扬道:“王妃殿下怎么知道他是自杀?”

    娜鲁登时语塞:“我,我……我只是推测。”

    狄仁杰说道:“原来是这样。”

    这时,王莽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娜鲁,只见她很不自然地咽了口唾沫,整了整衣襟。

    王莽和狄仁杰对视了一眼,二人的脸上现出一丝冷笑,“殿下,亚喀死后,尸身葬于何处?”

    娜鲁说道:“我命内侍将他的尸体运出城外焚化了。”

    狄仁杰说道:“哦,按波斯习俗,信神者可得永生,因此,死者都是土葬,王妃殿下为何要将亚喀的尸身火化呀?”

    娜鲁轻轻咳嗽了一声道:“啊,是,只因突厥特使之事乃是绝密,不欲为外人所知,这才选择了火葬。”

    王莽、狄仁杰与李元芳、曾泰对视道:“原来如此。”

    娜鲁轻轻捶了捶胸口道:“狄公,我有些胸闷,回后宫歇息片刻。”

    狄仁杰起身道:“王妃殿下请便。”

    娜鲁站起身,在内侍和宫人的簇拥下向后宫走去。

    王莽和狄仁杰望着她的背影,长长出了口气。

    ……

    夜色降临,苏特大街上的夜市灯火阑珊、熙熙攘攘。

    这是一条整齐的小巷,巷子里只有一户人家。

    宅院的大门是圆拱形铁门,里面的房舍清一色的银色穹顶,显见是贵族宅邸。

    远远的,钟氏飞奔而来,在大门前停住了脚步,轻轻叩了叩门环。

    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名仆役模样的人走出来道:“你找谁?”

    钟氏低声说了几句。

    仆役赶忙道:“快,快请进!”

    钟氏四下看了看,走进大门。

    ……

    驿馆中,狄仁杰缓缓踱着步,门声一响,王莽、李元芳和曾泰引着忠节走了进来。

    狄仁杰停住脚步,转过身。

    忠节问道:“狄公,你找我?”

    狄仁杰点了点头微笑道:“怎么样,忠节兄,这两日在驿馆中还住得习惯吗?”

    忠节笑道:“有李大将军和王侯爷的严密保护,我是吃也吃得下,睡也睡得着,啊……”

    大家笑了起来。

    狄仁杰询问道:“忠节兄,今天我从娜鲁口中探知,那个隐藏在宫中的突厥特使名叫亚喀,你可知此人的来历?”

    “亚喀?”

    他沉吟片刻,缓缓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狄仁杰沉声道:“搜查洛阳沙尔汗府时,曾在暗格之中找到了沙尔汗的弟弟亚喀写给他的信。

    在老虎沟,武攸德说到沙尔汗的孪生弟弟亚喀顶替其留在洛阳,而沙尔汗本人则前往月氏筹备阴谋。

    今日从娜鲁口中我们又确定了那个神秘的突厥特使名叫亚喀。

    将这些串联起来,我们可以确定,所谓的‘亚喀’应该就是沙尔汗本人。

    但我想知道的并不是这个,而是真正的亚喀究竟是什么身份?

    他是不是月氏人?生前与月氏王室有没有关联?沙尔汗潜伏在月氏,为什么要化他之名呢?”

    忠节看了王莽、李元芳、曾泰一眼,道:“狄公,能不能说得更这清楚些?”

    狄仁杰说道:“换句话说,沙尔汗潜伏在月氏王宫中筹备阴谋,为什么不用别的化名,却一定要化名为自己的孪生弟弟亚喀。”

    曾泰试探道:“恩师,也许他并没有特殊的用意,只是用了这个名字罢了。”

    狄仁杰缓缓摇了摇头道:“不然。如果他能够随便用一个名字,又为什么要使用与自己有关联之人的名字,这岂不是很危险、很容易暴露?”

    曾泰说道:“有道理,恩师的意思是,沙尔汗的弟弟亚喀与月氏王宫有所关联?”

    狄仁杰点头道:“这一点正是我想知道的。”

    王莽说道:“今日王宫之中,大人追问亚喀的死因,娜鲁的回答前言不搭后语,神色非常惊慌。我想她是在撒谎,化名‘亚喀’的沙尔汗一定还活着!”

    曾泰赞同道:“嗯,我也这么想。”

    李元芳点了点头:“不错。”

    狄仁杰点点头:“日前,忠节兄得到消息,几名后宫内侍亲眼看到娜鲁命人将亚喀的尸身偷运出宫掩埋。”

    忠节点头证实。“而今日娜鲁却说,尸体已被焚化了。这其中定有蹊跷。”

    狄仁杰转向忠节,说道:“此事还要请忠节兄费心,让宫中内侍暗中探听,亚喀究竟是被火焚还是被掩埋。

    如果是被掩埋,那么尸身葬于何处?最好能够查到具体地点,只要我们开棺验尸,亚喀便再无所遁形。”

    忠节深深点头,应道:“请狄公放心,这是我分内之事,明日立办。”

    狄仁杰深吸一口气叹道:“这个神秘的‘亚喀’、沙尔汗的孪生弟弟究竟是什么人难道就真的没有人知道?”

    忠节叹了口气道:“如果委它还活着,应该能够了解一些后宫的内幕。”

    王莽说道:“大人,要不要问问琼塔亲王?”

    狄仁杰转过身道:“哎,要不是敬旸提起,我还忘了,这两日没见了琼塔亲王,琼塔亲王呢,她是国王的亲妹妹,是不是能够知道内幕?”

    忠节缓缓摇摇头道:“琼塔负责国王的马厩,平素很少与兄长见面,只有委它……”

    忽然,狄仁杰抬起头,脱口道:“马厩!”

    王莽猛地一惊:“马鬃?”

    忠节吓了一跳:“是呀,琼塔亲王负责管理国王的马厩,各地进献的良种马都养在那里……”t21902181